艃是船,不是帆和[巾里]

2014年11月4日《明報》D5

2014年11月4日《明報》D5

閉關前讀到這篇,實在忍不住要談一談那句廣州俗語中的一個字,只因李柱銘用了一個「與俗不同」的字。

「有風駛盡艃」之「艃」,是有理還是沒道理呢。

老實說,一直看慣用慣的是「有風駛盡」,那個其實是「帆」的「」([巾里])字,是巾旁一個里字;不過,這個「」([巾里])字,不要說一般常用字典詞書都找不到,幾乎盡收「天下中文字」的《漢語大字典》也欠收,可見這個字之生僻,難免令人興起「是否真的有這個字」之嘆。

好,不如先看《廣州俗語詞典》,就收了「有風使盡」詞條,解說為﹕「([巾里])﹕船帆。有風的時候把風帆放滿,讓船全速前進。比喻充分地利用有利條件去做有利於自己的事。」李柱銘用這句話可說用得精準而傳神。只是可能用錯了一個字而已。

駛盡2a駛盡2b按「艃」其實與「帆」無關,百度百科說「艃」是「古書說的一種船」。但《漢語大字典》雖有這字條,卻不能單獨使用,要與另一字合成詞,才成為「舟」。真是愈搞愈複雜,愈弄愈糊塗,也可能因而成為放進「資源回收筒」的字。然則,既然([巾里])是「無中生有」的字,是否該用已有的字來代替呢,那就要看所謂的「約定俗成」之例了。

駛盡3駛盡4之前寫過一篇〈藏弓.烹狗.駛𢃇〉,找到一個有趣的連結「有風駛盡𢃇」,提到一個有趣的說法﹕

巾+里 is a Cantonese word specifically coined to replace the word 帆 ‘the sail’. In Cantonese, 帆 is pronounced [faan4] similar to 煩 which means ‘troublesome’ (麻煩), considered to be an inauspicious word. So 巾+里 [lei5] is coined by borrowing the 巾 radical from 帆 and also retaining the meaning of ‘the sail’. 里 is chosen for the right-hand side component because 里 [lei5] sounds like 利 [lei6] which means ‘smooth’ (in 順利), the very opposite in meaning of ‘troublesome’. Subsequently, 看風駛帆 becomes 看風駛巾+里; 有風駛盡帆 becomes 有風駛盡巾+里.

這種語音「不吉利」而改字的說法,在粵語用語中多的是,《通書》變成《通勝》;「豬肝」成了「豬([月閏] )」,都是耳熟能詳的例子。駛盡「煩」不吉利,於是成了駛盡「利」,可謂順理成章。以上連結的說法,也不是毫無「根據」的,《廣州方言詞典》就有這種說法﹕

俗字。帆與煩同音,不吉利,故改為,音近「利」。

駛盡5所以,有風駛盡的還是與帆相近而音不同的「」([巾里])好。不過,你一意孤行說「有風駛盡船」,我也沒法。

廣告

2 thoughts on “艃是船,不是帆和[巾里]

  1. kure :

    據知李柱銘交的不是手寫稿,在報紙上印出來的「錯」字,也可能因為傳送的稿案無法顥示[巾里]字,報紙編輯「只好」以艃代[巾里]。真相還是由李先生解疑好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