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用事實說服我

(本文說的主要是事實,也有據此而作的「推論」。事實或推論如何,無關認同與否﹕我可能覺得部分有理,也可能十分反感。先此聲明,免節外生枝。)

香港近期經過七十多天「佔領運動」,道路算是大致開通,但「問題」明顯仍是一籮籮,有水有汗有血,路通人未通,心更一時難以平復,表面纍纍痕跡既抹不掉,遑論深層烙印。以下文字,有興趣者無妨細看回味,不想看,也沒什麼。

資料

這些文字,出現時大概學聯周永康仍未出生,黃之鋒更不用說了。不賣關子,原文出自1989年2月編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草案)》的「參考資料」附件一。這就是我說的「原始資料」。這份「參考資料」有三項重要資料,其中的「基本法(草案)徵求意見稿與基本法(草案)對照表」,此時此刻,我認為最堪細味。文末我會將整個附件一的對照表列出,以見其詳。下面再列第四十五條的草案對照﹕

資料5

沒錯,都是這幾十天以來我們看到藉佔領行動力爭的「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最終達至普選產生的目標」。是否先有「提名委員會」,「正文」沒有列明,而是由香港這「一制」先自行「決定」,才將「結果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不過,1990年4月「米已成炊」的《基本法》,第四十五條卻是這樣的﹕

資料2

這都是事實。「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要說「落閘」,閘早在1990年就落了。這種「突變」之來,想想1989年五六月發生的「六四事件」,自可「心領神會」。

2014年12月12日《明報》「觀點」版有曾志豪的〈2個過時的觀點〉,其中一個是「信任問題」﹕

這個觀點充滿漏洞,只要看看澳門,基本就是一國一制,反對聲音只是弱勢社群,但結果得到什麼普選的承諾嗎?

澳門大學能得橫琴大片土地擴充校園,是否只是經濟而不涉政治「甜頭」,我不敢解說。但曾志豪若看過香港基本法由徵求意見稿到定案的資料,知道中間有「六四事件」這個決定性因素,大概不會斷言今天要力爭改變的政改方案,不是由「信任問題」而來;要說過時,就不會在「爭吵聲中」有「落三閘」的決定了。

接著下來,會不會出現更嚴重的「不信任問題」,我不敢說。不過,若再堅持沒有提名委員會而要什麼「公民提名」的「真普選」,「正途」除了先修改基本法,我知識有限,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途徑。

資料1資料4

資料6

資料7

資料8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