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餘不分的笑話

2014年12月28日《明報》世紀版

2014年12月28日《明報》世紀版

同一報紙同一版面同一作者該是同一簡繁互換而來的同一「笑話」,印象中已不止一次出現,之前仍以為只是一時之失或不小心,沒有看出「互換」時的「疏漏」,但這次顯而易見並非如此,不能不說了。

先抄下六個究竟是「余」還是「餘」才對的句子﹕

1. 晚食時與曹禺談之所見

2. 覺諸幕不集中

3. 謂曹禺前作《雷雨》《日出》

4.又舉出有關古代文物之數點

5. 眺望之

6. 組緗、老舍聽所說

這版的編輯袁兆昌也是作家,年輕,但早已不是初出茅廬之輩,據知編過教科書,也有(小學)語文教科書收錄他的文章作範文,按道理文字根基不會也不應太差。不過,由這樣一篇短文所引用的近代淺易文言文,卻出現三個余餘不分的不該有錯處,實在令人驚訝,甚而大驚。

語文根基,學習時真的不能不由古及今。談餘聽餘固然可以成詞而說得通,但也要上文下理,就如陳子善那篇〈葉聖陶批評《膽劍篇》〉,那三個「餘」,怎說也知道不該是「荼餘飯後」等的談話之「餘」所見所聞,而是將「余」即我的看法聽聞一一道來。「余又舉出」為什麼不是「餘又舉出」,也不用多說了吧。

中文簡化字已是全球最多人使用的中文字,不喜歡不想學,可以;痛罵極詆也無妨,但這種「殘體字」已存在多年更不可能在短期內消失,已是鐵一般的事實,不想「自絕」的話,怎樣不想看到不想運用,一旦遇上,避無可避之下,非要「變回」繁體字也好正體字也罷,若「中文」根基打不好,繁正互換之下,徒增笑話事小,引來不必要誤會甚而——喔,還是不說好——就事大了。

余餘2余餘2a《簡化字繁體字對照字典》

之前的「余餘」談,可以參考這幾篇﹕

〈余餘〉

〈空.馀〉

〈余生未必是餘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