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用與無用之材

《莊子.人間世》有一個千古傳誦的有用與無用之材的比喻故事,原來《伊索寓言》也有。「喻意」或「教訓」如何,真是各自表述,作為「通識」、「閱讀理解」甚或哲學課題去閱讀理解,也無不可。其實,以我這個文學愛好者來看,可以說「什麼也不是」,不用管「分數」,愛怎麼看就怎麼看,沒有「標準答案」,才是「正路」。

先錄《伊索寓言》(上海﹕世界圖書出版公司,2009)的〈冷杉与荆棘〉故事(頁370-1)﹕

有用無用1有用無用2再看網上的版本

THE FIR-TREE AND THE BRAMBLE
A Fir-tree was boasting to a Bramble, and said, somewhat contemptuously, “You poor creature, you are of no use whatever. Now,look at me: I am useful for all sorts of things, particularly when men build houses; they can’t do without me then." But the Bramble replied,"Ah, that’s all very well: but you wait till they come with axes and saws to cut you down, and then you’ll wish you were a Bramble and not a Fir."
 Better poverty without a care than wealth with its many obligations.
冷杉與荊棘
一棵冷杉樹用輕蔑的口吻對著荊棘誇口道「你這可憐的東西,一點用處也沒有。你看看我,我可是對萬物都有益處,尤其是當人類要蓋房子的時候,沒有我根本就不行。」但是荊棘回答﹕「是啊!那的確很好。不過,等到他們拿著斧頭和鋸來把你砍倒時,你就會希望自己是荊棘,而不是冷杉樹了。」
寧可貧窮而無人問津,也不要富貴而責任纏身。

同一「來源」的故事,卻有分別頗大的「教訓」﹕一說「沒人在意的貧困勝過被人覬覦的富有。」一說是「寧可貧窮而無人問津,也不要富貴而責任纏身。」我們或可認為是「傳抄」有別,大可各自理解和表述。

再說《莊子》的比喻故事,在一二千年前的世代,關山阻隔,人與人之問有沒有交往已成疑問,「文化」根本難言交流,更不用說什麼互聯網你抄我襲你的千禧世代「交流」方式了,竟然都能「師法自然」,有雷同的故事,不是「心有靈犀」,就是人類根本所思所想從來都沒有多大分別;又,若不管「標準答案」的「教訓」,這個故事其實要說的都是同一回事﹕「有用而夭折。」

當然,論故事和內涵的「豐富」,《莊子》還是稍勝一籌的。不過,這無疑也有「篇幅」所限的問題啊。

陳鼓應註譯﹕《莊子今注今譯》,北京﹕中華書局,2009,頁148-9

陳鼓應註譯﹕《莊子今注今譯》,北京﹕中華書局,2009,頁148-9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