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成文之難

今時今日再說粵語是「方言」,贊成的人不會「出聲」,反對者看到聽到,忍得住的或只會搖頭「嘆息」作罷,脾氣火爆即「不好老脾」者,很可能會臭罵。其實知道北京話也被「定性」為方言,就可以放下這種不必要的爭論。

讀過老舍的小說尤其他的戲劇者,都知道他愛用或擅用北京方言。要完全讀懂他的作品,「語文」上非要過北京方言這一關不可。廣東人聽到北京話被指為方言,大抵不會心中有氣;似乎也沒聽過北京人因而說過氣話。

「標準國語」或「標準現代漢語」究竟是哪省哪地的「語文」,相信誰也不敢「斷言」。今天的「語體文」,有「三言二拍」甚或《水滸》《紅樓》的影子,其實都只能說「脫胎」自那些作品的語文風格。說起來,「古文」又何嘗固定於一方一格呢。

不說什麼五四提倡的白話文,將古文革了一命,所謂「白話文學」,至今不足百年,細味一下,其實也如古文一樣,一直在變化,依然沒有定格;誰也看得明白讀得舒服就是好。不過,某些用語和行文,始終不能太「離經叛道」,毫沒「規範」。「死」就是「死」,動物停止了呼吸不可能說成是「生」;由山上到山下,不能說「登山」;父是男母是女,都有規定,除非另有「說明」而成「文學」喻意之類,才可「破格」;日常使用只能按照「規定」,否則只會造成混亂而亂晒大龍。這個,中外古今,大抵如一的吧。

古文和「語體文」或曰現代漢語,發展到今天,無論用詞和句法,大都已有一定標準,有疑問大可以字典詞書來「定奪」。至於方言,相關的工具書,相對較少,說得上「權威」的,更少。我是廣東人,一直在香港這個以廣州話為語文重心的地方成長,自小即知要有「兩文三語」來「行走江湖」,但我只敢說自己只有一文一語可以「暢通無阻」,就是中文和粵語。我多年來學寫的中文,都希望能全球令「懂」中文的人都看得明白,所以盡量避免用「方言」。我懂的方言,自然以廣州話為主,「三言兩語」的潮州話客家話東莞話等等,真是「略知一二」,除非有「必要」,我都不會在「行文」中採用方言。無他,有利「溝通」而已。

所以,我可以寫一篇「粵文」,但相信都用「純正」的粵語入文,沒有幾個香港人讀得懂,遑論不懂粵語者。

近年頗有人「翻舊帳」,將日常慣用所謂約定俗成的粵語用字用詞忽然來個「正字」,一點點並指那個的「」【口的】字用「」,我表示過不以為然。其實很多字可「正」可不「正」,如痛「錫」正為痛「惜」,單看字義,「惜」在語體文也可知其義,「正」了也無妨。不過,有些字,純粹只是借音,以為就是粵語,就未免「授人話柄」。

剛好有一個很好的例子。區聞海已寫作多年,雖是西醫,也寫過與中醫相關的「著述」,中文底子不算差,而且該是「地道」香港人,懂廣州話,可是,一旦用起粵語,也難免「露底」。這篇〈路線鬥爭有牌煩〉,看題目還是以為涉及「有牌」和「沒牌」的問題,卻原來是「有排」,即「還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

說時間,用「有牌」還是「有排」,不是我說了算,意會一下,也知道該用哪個。

是不是方言,要好好運用,還是要好好學習的;否則只會令「旁人」見笑,以為只有音而無字,難以「成文」,更不用說要登「大雅之堂」,未免委屈了粵語。

有排

廣告

13 thoughts on “粵語成文之難

  1. zpdrmn chang﹕

    登是個多義字,除了有上、升之意,也可解作記錄、刊載等。登「大雅之堂」,有褒義,自可「借用」登;登入登出自然就可「借用」其記錄之意。

  2. //智者//
    What kind? This kind:「我被聰明誤一生」? Let’s say that it is so, I still don’t want 「生兒愚且魯.」
    Well, as for 聰明, I’m not one of the stupidest but I’m not one of the cleverest folks either. As for 誤一生, hmmm, yep, that’s me. I admit it. No excuses.

    //視(簽)「退」為「上」//
    It is about 插秧…or not:
    布袋和尚 《插秧偈》:「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心地清淨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
    Not only did he suggest 退, but he also said 低頭. (Maybe he foresaw iPad and cellphone with wifi.)
    Disclaimer: I don’t know about 心地清淨.

    I quote a lot these days. Haha. Lazy.

  3. zpdrmn chang﹕

    「智者」似乎與聰明與否沒必然關係,「愚且魯」也可以成為智者;當然,這也要看如何介定智者了。

    布袋和尚 這四句偈,第二句可能與「事實不符」,在插秧的水田,水既渾濁,也在「波動」,就算能反映,也是破碎或起皺的天,看著就算不「傷心」,也會心煩。
    至於「心地」,其實是佛家用詞,簡單而言,就是「用心、存心」。

    你的留言,時有我沒看過想過的東西,每能啟發我,有興趣,無妨繼續下去。

    • 「愚且魯」: 大智若愚?
      //第二句可能與「事實不符」// True. 混沌. 混沌. 無用心煩. 「七竅出而浑沌死」could be worse.
      //I don’t know about 心地清淨. // It means I’m not sure about it. It’s a polite way to say I don’t agree with 心地清淨方為道. Now, I’ve said it.
      I joke a lot in my comments. Don’t take them too seriously.

  4. 引用通告: 偷懶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