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仔鋸大樹

鋸相了又想,究竟用「刀仔鋸大樹」還是「鐵杵磨成針」來形容這次鋸鋼管的過程好。

這支鋼管雖幼,掛在浴室一年多,倒顯示了不鏽鋼的本色,既不生鏽,也不見怎麼彎曲,沒記錯的話,價錢相對不低,但確是物有所值。完成了「歷史任務」之後,棄之不單可惜,更非「環保之道」。於是想到另一用途,只是太長,要「循環再用」,得要裁短。以為沒什麼,做起來卻不如裁布剪紙般易,而是超乎想像的難。

不如先說兩句話,一是「鐵杵磨成針」;典故可謂耳熟能詳,但有人可能會寫成「鐵柱」。杵和柱,都是「棍」狀,分別主要在大小而已;試作一個數字比喻,就是磨「杵」成針要個月甚而三年,但磨「柱」成針許或要三五十年,其或百年。所以,磨杵成針可望可即,但將柱磨成針嘛,倒要細想才好。

至於「刀仔」,就是小刀。用小刀切割或「鋸」大樹,還有點「鐵杵磨成針」的況味;但一般的比喻,是以小博大,,與「恆心」未必相關。

好,來到我要將這支不算粗大的鋼管鋸斷,談不上以小博大,倒有點像要磨杵成針。

看看這把小鋸吧,真的很小,只因是專用來鋸鐵的。一般的鐵枝,比那支鋼管粗實幾倍,也不難鋸斷。說來,我這把小鋸的鋸片已大部分生鏽,有如「古劍已沉埋」般,久已備而不用。最初我以為可以「不難」將這支小管一鋸兩斷。忙中試了十多分鐘,幾乎說得上不損鋼管「皮肉」。刀仔鋸大樹,還可以割割切切將樹皮割切出「深痕」來。可這把專門用作鋸鐵條的小鋸,卻沒能動這鋼管分毫似的。此情此境,能不放棄。

不過,睡了一晚,雖然睡不好,到底人也清醒了點,念念不忘,就是不服氣,於是在完成了其他必做的事後,要嗎休息,要嗎就百無聊賴或看書,這些天要好好看一下書,實在有點難。心有不甘,就再拿出小鋸和鋼管來;心想著的是鐵杵既然也可磨成針,刀仔鋸大樹說的何嘗不是說有望將樹「鋸倒」。何不再試試。

十分鐘過去,細看,有磨花了表皮的痕跡,不如就試下去吧。二十三十分鐘過去,鋸痕轉深了,就換一下位置,有效。這時握管的手尤其食指其實有點麻,握鋸的手倒還可以,心就有點「雄」了。如此這般,慢慢將小管轉動換位置,每分每毫都要經歷最初的「難動皮肉」的階段,而且更要感受手指脹痛的「苦況」。停還是繼續,念頭不時出現,真是問題。直徑才半吋左右的空心管,單是在表皮鋸出一道看得見的凹痕,差不多就用了一個小時,指脹臂痛肩麻的感覺此起彼落,放棄的「呼聲」卻在腦中不斷響起。

幸好終於看到一點曙光,其實該說是裂口。既然多堅硬都可以鋸出裂縫和斷口,還有什麼不可能。問題就只在是否持續下去而已。

好像有人說過,快要成事了,更要有如開始時的決心和毅力,否則會為山九仞,功虧一簣。

其實,只要拿到五金店「引刀成一快」,不用十秒即成兩段。可惜早已搬離了那個輕易就走到這種店舖的社區,更不想輕易「求人」。也就只能自助,否則放棄,另謀他法或將物品改變用途;反正放棄也沒什麼。

結果如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