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漲

多年前寫過一篇〈吹〉文,提到「吹脹」一詞,說此詞其實有點「不文」,但早已被廣泛使用,只作「奈何」或「氣壞」解,別無他意,我點出來實是太多心且懷芥蒂了。

我對文字無疑是敏感的,有時寧願不用某字某詞,唯恐引起誤會甚或有錯,造成風波或傷害;說這是婆媽也無不可。最近偶翻一本李叔同選集(《悲欣交集》,李叔同著,趙海燕編,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0),讀到他在〈辛丑北征淚墨〉一文引錄自己的一闋詞,其中就有「吹漲」一詞,即時倍加留意內容。「脹」「漲」不同義,自然「吹脹」與「吹漲」也意義有別,李在詞兩用「吹」字,先吹起後吹漲,都恰到好處。文中也提到填這首詞的緣起,且一併錄下,以見其文采:

二月杪,整裝南下,第一夜宿塘沽旅館。長夜漫漫,孤燈如豆,填《西江月》一闋詞云:「殘漏驚人夢裡,孤燈對景成雙。前塵渺渺幾思量,只道人歸是謊。誰說春宵苦短,算來竟比年長。海風吹起夜潮狂,怎把新愁吹漲。」(頁6)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