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籍相通不宜再通

籍藉1

不時在網絡甚而紙媒上看到有人將「書籍」尤其「籍貫」等錯書成「書藉」和「藉貫」。我說錯,若要跟我抬槓或死拗,可以的,因為藉籍確曾是相通的。

與其由別人拿諸如《康熙字典》等「權威」字典來駁我,不如自己先找一些較現代的工具書來鋪墊。較遠較「舊」的如《辭源》,較「新」的如《漢語大字典》,都說「藉」通「籍」和「籍」通「藉」,總之,一句話,藉籍可以互通。不過,我認為執著這點來「不認錯」,實在很無謂。無妨再舉一例,如書札札記的「札」,有人寫作「扎」,說是錯,硬要不認的話,引經據典,確是不難找到「古」例的:難道《史記》《漢書》王羲之米芾等經典大家也會錯嗎。我早已沒好氣再去分辨這等回話了。古人沒有錯,但今人早已從「嚴」劃分這些字了,就請不要再拿古書相通的話來「抗辯」遮醜了,否則只會愈遮愈醜,醜態畢露。

為了找「證據」,我倒學會了一個「舊」詞:籍籍

先不要笑。我們形容某人或某些人並不出名時,會用什麼「藉藉無名」或「籍籍無名」或「寂寂無名」之類詞語,卻往往只知音而不敢確定該用寂還是藉或籍,但古書就愛跟我們開玩笑,原來「籍籍」一般不是用來形無名,而是名聲盛大。

我有時很懷疑古書中某些所謂相通寫法,其實是古人書寫時每將某些筆劃弄混了,明顯的如竹頭(⺮)往往會寫成草頭(艹),木旁則寫成 扌。於是,筆、節等字,都由原來的竹頭變了草頭;據此而推論籍藉之相通,無非因為這種書寫「方便」而造成,未必沒有道理。不過,既然「後來」已「各有所屬」,就不宜再「相通」了。

籍藉2籍藉3籍藉3A籍藉8籍藉7籍藉6籍藉9籍藉10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