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

以下「笑話」出自清吳趼人《俏皮話》,題為〈羽毛訟〉。說起來,我們都習慣將羽毛連用而成「羽毛」一詞,卻原來,羽是羽,毛是毛,其實有別,且要爭貴。搞不清,或會以為是無風故起浪,其實,這中間也與「識字」相關。

X    X    X    X

毛與羽爭貴。

羽曰:「必有軍功者,乃得賞戴花翎,是羽貴也。」

毛曰:「必官至四品以上,乃得服貂褂,帶膆貂,非特賜,雖一品大員不得服,是毛貴也。」

羽曰:「昭代右文輕武,凡文臣之補服,皆羽屬,武官之補服,皆毛屬,是羽貴也。」

毛曰:「凡官署之堊,其照壁及堂壁者,皆毛屬,是毛貴也。」

二者爭執不已,共訟於冥王,冥王不能斷,乃歎曰:「不圖堂堂人類,且人類中之做官者,其貴賤之間,乃以羽毛為代表。」

x    x    x    x

查網上《萌典》,都各有不止一個字義,與上述「笑話」相關的,該是以下所列的,若無法聯想與上述話有何關係,就只看笑話末句所興嘆之言算了:

[羽]鳥類的毛。《易經‧卦‧上九》:「鴻漸陸,可用為儀,吉。」《韓非子‧老》:「人不衣則不犯寒。」

[毛]特指人身上的鬚髮。如:「眉」、「鬢」、「睫」、「嘴上無毛,辦事不牢。」

是艷是愛‧是柳是桃

要忘記一個人,怎說,也不容易。舉例,在我,又要人所共知的,莫如梅艷芳了。

說來「慚愧」,我其實從沒「面對面」face to face 也即親眼見過她;雖然我很有機會也想過要替她寫傳記。那時她已很紅,但仍未紅至我不可以「親近」。那時候,我曾想過,她雖然在香港人所共知,報刊已你寫我寫,我總覺未夠全面,要是由我來寫,該能寫出更多她的真心話。我一直相信我可以做到的。

這晚,在YouTube 看到一段片,我能不懷疑,我過往的想法,很可能只是一廂情願。很簡單,就算當年我可以跟梅艷芳見面,甚而得到她的「信任」,她會直白心事,我又能否一如自己所想,「完美」地寫出來,從而有一個更全面更真的梅艷芳,今天我會直說,「成疑。」

遙想當年,梅艷芳何嘗沒有「推」她姐姐梅愛芳一把呢。看看這段片,就知道,她姐姐不差(吧),但一對比,到底有分別,那分別,誰也拉不近;柳不可以桃代,只能認,認命。

 

有影之手

早前拍毛邊書,心中眼中只是書,卻原來,還有一雙手,是執機之手。

管他是有形之手,還是只見其影之手,到底是效過勞之手,未必能與什麼什麼終老,大概還值得在此留個印記吧。

手影1手影2

名著笑話

名著笑話一般是對名著詩詞等的惡搞、調侃,以達到搞笑的效果。
x    x    x    x
西遊:猴哥救我 ;
紅樓:妹妹救我;
水滸:叔叔救我;
三國:軍師救我。
x    x    x    x
沙師弟台詞:
大師兄,師父被妖怪抓走了!
大師兄,二師兄被妖怪抓走了!
大師兄,師父和二師兄被妖怪抓走了!
大師兄,救我!

騷胸與酥胸

2015年8 月7日《明報》D5

2015年8 月7日《明報》D5

2015年8月8日《明報》C4

2015年8月8日《明報》C4

無意談論這篇專欄文章的內容,只對其中「騷胸」一詞出現別字感到意外或曰失望。這種錯,作者和編輯是否該犯呢,我先是堅定認為不應該;但經過一番查找之後,也只能搖頭嘆息,可能早已沒有多少人關心錯字別字這碼事了。原因且讓我慢慢道來。

曾幾何時,「酥胸半露」不時在報刊出現,隨著時代變遷,什麼露半胸之語之圖早已沒有多大吸引力,遂有「露半球」之類用語出現。也真難為一眾新時代編輯,既發揮中外文混合借音借意借形的無限創意,,再加「食字」,甚而不惜冒別字之錯而無所不用其極,總之要引人注目「吸引眼球」。於是,也無怪乎隔了一天,在同一份報紙的娛樂版就出現了「騷胸」圖文,我再沒想到錯別字問題。什麼「比堅尼騷胸 曬S曲線」,大概不用看圖片,也令人想入非非--真想知道這四字詞又會否有人「食」出一些更有聯想意味的詞語來呢。

忍不住谷歌一下,猗歟盛哉,「騷胸」何其多!什麼是「騷胸」?知道「做騷」「做秀」或「騷場」「秀場」的,當知道「騷」 show 的親密關係;只懂粵語的,許或難以明白何以會有「秀場」,自然不會「創作」出甚而無法接受「秀胸」之語。當年有議員「搓我胸」(try my breast)固然可成笑柄,就讓「騷胸」或「搔胸」也盛行起來吧,反正人人愛看,沒有爭議,皆大歡喜。

酥胸3說了些字典詞書也沒收入的詞語「閒話」後,不如斬多二兩,講一些詞書收納的字詞解釋,算是正經一下。

先說「騷」,只引錄網上《萌典》的「形容」解釋算了:

(1) 淫蕩的、輕佻的。如:婦」、「騷包」。

 (2) 風雅的。如:「騷人墨客」。

既屬「 淫蕩輕佻」又是「風雅」的,簡直令人精神分裂。會胸半露,大概不會是巾幗「騷人墨客」,實難言風雅吧;至於又是否如婦」、「騷包」般可能是輕佻甚或是淫蕩的婦女,我不敢說了。不如說「酥」吧。

再參考《萌典》「」字的「形容」釋義:

(1) 柔軟無力的。如:「酥軟」、「酥麻」。

 (2) 柔嫩而光潔的。如:「酥胸」。

酥胸4

《辭源》

《辭源》

終於出現「酥胸」一詞了。順便列出此詞的解釋。百度一下,也可找到「酥胸」一詞(圖片也多得很啊,愛看的請慢慢欣賞)。不過,《現代漢語詞典》及一些大陸版漢英大辭典卻沒有收納此詞,只能在《古代漢語詞典》中找到,不少香港人雖音義不分或食慣了字,以致錯用了同音別字也不察覺,但「說來」也知有「so胸」一詞,不能不說很夠古雅啊。

無妨再補充幾句「有趣」閒話。

先說大陸版《現代漢語大詞典》和台灣版《國語活用辭典》雖然都沒有另立「酥胸」詞條,倒在其中一個釋義中舉出此詞之意,算是盡了詞典的責任。

商務印書館《古代漢語詞典》「酥」字條只列「酥胸」一詞,認真給足面子,雖有引用古詞作例,但釋義是「形容婦人之胸」,可謂平淡;相比中華書局舊版《辭海》的「言胸肌之白膩」,也不知誰高誰低。不過,數有趣之最,還是《辭源》的「精簡」釋義:「酥嫩之胸。」酥,究是鬆脆還是酥軟呢;怎樣的胸才稱得上「嫩」呢。

再「研究」下去,可能不雅,還是就此打住好了。

《現代漢語大詞典》

《現代漢語大詞典》

《國語活用辭典》

《國語活用辭典》

《古代漢語詞典》

《古代漢語詞典》

《漢語大詞典簡編》

《漢語大詞典簡編》

中華書局版《辭海》

《辭海》

致電.來電

來電1說「來電」之前,能不先說「致電」。 不過,之想到「來電」,無非因為太多人你致電來我致電去,聽著看著有點不是味兒;總覺得你來我致,方才合情合理。說是請人給你電話卻又要人家恭恭敬敬「致」電給你,到底有點兒過份吧。 致,意思可多,單說「給」,就不無敬意,常見的「致意」,最簡單的解說是「表達思慕、問候、感謝等的情意」(to send one’s greetings, to send best regards, to devote attention to),看網上《萌典》即知。可是,同出《萌典》,「致電」就沒所謂敬不敬了,不過是「打電報」;但看看英文解釋,除了「to telegram」,還有「to phone」即打電話,可見所本的中文釋義有點追不上時代了。 就算不那麼拘泥於恭敬不恭敬,「致」到底不宜用於給自己,而是給對方或自己以外的另一方。倒是《現代漢語詞典》的部分解釋和例子較好:

給對方打電報或發電傳等:~祝賀|~慰問。

今時今日,大概不會再打電報了吧,但要別人發電郵或打電話給自己,用「致電」,是否有點那個;何不說「來電」呢。想想,既有「來函」「來翰」(就是「來信」啊!),怎會聯想不到「來電」之意呢。 可是,原來「來電」也不可亂來或輕易說出口。先說香港的「習慣」。不能不說奇怪,香港人似乎大都知道什麼是「來電顯示」,也即將打來電話的「號碼」呈現出來,刻意隱藏或來自非本地也即「沒有號碼」的電話,都會「如實顯示」沒有號碼。可是,一旦要將給我電話的意思寫出來,卻總會寫成「請致電(號碼)」而不是「請來電(號碼)」,究意是「不懂」還是別有原因呢,老實說,不是為了寫這篇蕪文,我會十分肯定地說,是不懂;不過,一經「查找」,倒又有點狐疑了。 不如先列台灣出版《國語活用辭典》「來電」條的解釋: 來電3「本詞多用於兒女情長方面。」按此,你敢向對方直白「請來電」嗎? 況且,無論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還是《萌典》,中文解釋都說「來電」是(第一個解釋其實大可不理):

(1)將電力送入設備中。相對於停電而言。 (2)男女之間相互吸引,互生情愫。如:「你們交往了半天,到底來不來電?」亦作「觸電」。

不過,《萌典》的英文解釋卻超越了「兒女情長」界限:

incoming telegram or telephone call, your telegram, telephone call, or message, to send a telegram or make a telephone call here (i.e. to the speaker)​, to have instant attraction to sb, to have chemistry with sb, to come back (of electricity, after an outage)​

再翻看大陸出版的詞典,即知道「來電」還包括「打來的電報、電話或發來的電傳等」: 來電2不單如此,上圖所列三個解釋採自第六版《現代漢語詞典》(2012),除了沒有「將電力送入設備中」一項,其餘解釋可說與《萌典》的英文解釋沒多大分別。「故事」至此似乎可以完結了;卻又不能不再說「且慢」。 不說政治,單說「文化」或所謂的社會面貌,大陸近十年來,變化之大,真可以「驚人」來形容。而最能「見微知著」的,就是「克盡厥職」的《現代漢語詞典》,既「按時」更新,且新版都能與時並進,不但添新汰舊詞語,更不忘加減詞義;「來電」就是個好例子。試看以下的釋義,第六版以前,就我看到的「現代漢語」詞典,不管純漢語還是漢英詞典,「來電」都不涉「兒女情長」之事,就是不管介紹人怎麼撮合,似乎都不會有內心激起對異性好感的「來電」感覺。政治固然有壓抑,原來連兒女私情也不能見諸詞書,真是情何以堪。

漢英雙語《現代漢語詞典》(2002年增補本)

漢英雙語《現代漢語詞典》(2002年增補本)

《漢英大詞典》( 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1997)

《漢英大詞典》( 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1997)

《現代漢語大詞典》(海南出版社,1992)

《現代漢語大詞典》(海南出版社,1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