煢煢孑立

煢孑1

煢孑2在微陡的坡路旁,看到這棵樹,不期然想到「煢煢孑立」一詞,特別拉近拍下來,回家逐一檢看,在另一張照片中,才發覺其旁一前一後有兩棵姿態截然不同的同類樹。說這棵「煢孑」,似乎不十分貼切,起碼旁邊還有一棵形貌相近啊。

沒看錯,這三棵都是松樹,小時慣見,卻在兩場山火之後,消失得無影無蹤似的,好像在繞村的好幾個小山崗上,都一下子絕了種似的,再不相見。這種松樹,有雞蛋般大的松果,隨便掛上聖誕裝飾,就是很有氣勢的聖誕樹。樹幹樹枝樹果,無不是「惹火」之物輕易就燃著。

小時候我愛在這些松樹之間穿梭,無非因為一種小鳥既愛在這些樹之間之上飛舞,也愛在樹上築巢;在千百棵松樹間找這種鳥巢,找到之後看巢中的鳥蛋如何變成小鳥,是我這種野孩子的童年樂趣之一。

煢孑3這種全身深藍而近黑色的小鳥,尾部長得有點像喜鵲,末端卻又分叉成燕尾的剪刀狀,我到今天也不知名,只因其叫聲而呼之為「邪刁」。邪刁邪刁,如絕代美人般真有點令人百看不厭愛養在身邊的邪艷和刁鑽,通體一色而非烏鴉的黑,又不是藍寶石那種藍,深藍近乎黑卻發亮而不反光,好多年沒再見依然難忘,想來倒跟我愛摺的一種紙鳥形影相近。

就那麼一次短程山行之旅,一段路,一花一樹一叢草,就有源源不絕的懷想,足見我有多愛大自然了,真要好好多親近山山水水,風花雪月,雲淡風輕。

廣告

3 thoughts on “煢煢孑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