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整頓.自由

承上文〈懶不得〉,續談懶人包〈李國章爭議之懶人包Q&A〉因懶而惹出來的一些問題。

先再說這個懶人包所提的「題外話」,即「那些經常說要去殖的人是否應該支持廢除這個殖民地時代的制度?」上文我仿而另作一問:「那些經常說要維持五十年不變的人是否應該反對廢除這個殖民地時代的制度?」看似無謂鬥嘴,其實已算溫和;若真的廢除了那個殖民地時代的制度,即自製了一個缺口,有如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真是茲事體大。沿用百年的地方首長特權,你不喜歡就要廢除,算不算破壞了「五十年不變」的《基本法》總則。在「對方」看來,是你既然做了初一,我做十五要破壞其他制度或生活方式,你可以反對嗎?試看這個「食住上」的說法:

(題外話:那些經常說要去殖的人是否應該支持廢除那些殖民地時代的制度?)

恐怖嗎?

續說以下的「觀點」:

由港督出任校監然後委任校委和校委會主席的制度和英國本身的大學傳統不同。這是一個方便殖民者控制殖民地高等學府的制度。幸運地,殖民者從來沒有「善用」這個制度去任命一些人去鉗制大學的自主和學術自由。但這不代表這是一個好制度。

這個制度好不好,先不論,但殖民者是否「從來沒有『善用』這個制度去任命一些人去鉗制大學的自主和學術自由」?我沒研究過,不敢多說,而且,還要看此中的「大學的自主和學術自由」究竟包括些什麼。對香港高等教育稍有認識者,大概都知道有一個香港府管轄下的機構叫「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簡稱教資會或UGC,負責各受資助大學的撥款事宜。如何撥款,當然是這個機構的主要任務,但「明顯」如每間大學要設立院系甚而某些課程,就不是完全自主要有就有,簡單地說,實際大都由教資會「按排」或曰「操控」,別的不說,香港大學到今天還沒有傳理系有新聞或傳理本科課程,雖經過「爭取」,至今也只能開辦新聞碩士課程。較「熱門」的新聞,是香港城市大學要成立獸醫學院,何嘗不是經過教資會成立專責小組來研究一關,同樣仍未成事。這都是殖民時代沿用而「遺留」下來的操控方式。這種操控方式,對「大學的自主和學術自由」是否有影響,我不敢多說,畢竟我已有好些年月沒「研究」香港的高等教育情況了。呀,忘了說,最近露面說要再「搞」香港教育的梁錦松,曾任1993年-1998年的教資會主席,說得上是兩朝元老;我就曾在這期間親身看過並感受過他的意氣風發。

再說廢除特首成為「八大」受資助大學的必然校監,不是沒可能;香港樹仁大學不就是很現成的例子?但不能不知道,樹仁大學是沒有香港政府資助的啊。要完全自主?最大命脈即錢從何而來,解決了,就有如各間大學附屬的所謂校外課程或專業進修學院,自負盈虧,或可較大程度做到自主自由。再說,特首不做必然校監,由誰來做,或由誰來委任?還有校委會主席呢,再說下去,這些繁複的組織架構關係,我想著就覺頭痛,就此打住好了。

最後要說的是「整頓」問題。殖民時代我曾在某大學任職「研究助理」一段短時間,得以聽聞好些大學的傳聞,羨慕甚或「眼紅」香港大學的講師甚而教授大不乏人,恨得牙癢癢甚而發出「整頓」之聲也有。當然,要我舉例誰誰誰說過,我做不到,但李國章說過厘整頓香港大學,可說人所共知。不妨想想,港大真的沒有需要整頓之處?我不敢說,若有,李國章是否適合人選去整頓,我更不敢說。至於說他「誓要將港大弄個天翻地覆,將百年老店的招牌打個稀巴爛。」恐怕他沒有這個能耐吧。

那篇懶人包的其餘說法,我不再多說了。我只能說,真有意了解真相,真的不能懶的。

廣告

One thought on “求真.整頓.自由

  1. 引用通告: 懶不得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