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治.免痔

巴士、的士、士多之類名詞,都來自英文音譯,bus、taxi、store,說準確,似乎差了那麼一點點,就算不是香港始用,大概也是在香港「發提光大」。現在不但在香港通同,連大陸和台灣也知道是什麼,大陸更因而創作了一個新詞,「打的」是也。這些詞語都來自日常生活,已屬所謂的「現代漢語」或現代活用詞語,相信世界通用的語言,都無可避免會出現這種「交流」而成成的用語,好不好,到底已通行慣用,早已普遍為人接受,編進字典辭書。

不說外文,再說很有香港本土特色的一個用詞,本來不算冷門,卻依然未能「扶正」成收入詞書中。也或許,「免治牛肉意粉」或「免牛治」已不是香港茶餐廳的耀目主食,更遑論打入大陸和台灣的飲食主流中;因而仍未或可能難以登入「正規」詞典條目之中。不過,維基可能要求更高,所以百度有條目,仍未能在維基中看到。不如就先看看百度的「免治肉」條目吧。引錄這幾句自了:

免治肉就是絞碎肉。其實是源于英文的Mince(minced),音譯。在香港比較常用。

這也沒什麼令人訝異,倒是在其他條目中看到一個一時難以不目瞪口呆的詞語--免治馬桶。這個嘛,還是要求助百度百科。不過,維基百科有「日本廁所」條目。這就是了。

也真難為台灣的「創意」,免治雖然也「食」音,但不是Mince音,而是,喔,免痔的痔音。還是再抄百度百科的解釋:

免治馬桶在日本稱為【溫水洗淨便座】、【ウォシュレッ`(Washlet)】、【シャワートイレ(shower+toilet)】。在台灣,翻成免治馬桶是取免「痣」(荒言按:該是「痔」吧。)馬桶同音。因為,免治馬桶的發明乃針對患有痔瘡的人在便後能夠用溫水沖洗肛門,減輕痔瘡的症狀和增加排便順暢。另外,有習慣性腹瀉的人,可免除擦拭的痛苦,更可避免因為不當擦拭引起微血管破壞出血之細菌感染物。

可不可信?到雅虎奇摩用「免治馬桶」搜尋,真的有與「痔瘡」相關的廣告。免治牛肉,免治馬桶,最好不要聯想,否則嘛,可能會惡心。

說起來,近年到過日本的香港人,都會「津津樂道」這種「溫水洗淨便座」,聽說更有人「衝動」至要買回家長期「享用」。果有這種想法的港人,真要仔細思量才好。日本可以,台灣也可以,為什麼香港不可以?

這就是香港經常面對的實際情況。未必不可以,但要付出的代價可能很大或太大,不划算而已。我沒查找過資料,全球究竟有多少地方如香港般,主要以海水沖廁,若以可能沒經過徹底消毒的海水沖洗屁股,或會「得不償失」。香港,海水可說是取之不盡,但淡水嘛,嘿嘿,主要還是靠「外援」,得付錢買回來。買一副如此好用好享受的裝置,可能花費不算太大,但日後的水費,飲進或吃進肚中的,大概不如沖刷屁股的高昂,更可能要背負「浪費」的「惡名」,實在犯不著啊。

免治1

廣告

不好被無知者欺騙

2016年2月6日《明報》D5

2016年2月6日《明報》D5

香港人甚而台灣人一般慣稱的「簡體字」,大陸則有「官方」定名,即「簡化字」。我慣用簡體字之稱,但有時在討論或引用資料時,也會採用簡化字一詞。大致上我看簡體字書都沒多大問題,但寫嘛,既因一直不愛寫,自然少寫,所以很多字的簡體或簡化寫法,一時都寫不出來。 至於執筆手寫為文,幾乎都取繁捨簡,總覺更得心應手。哈哈,再長氣一點,有人不愛用「繁體字」之稱,認為「正體字」才是正名,這個我不反對,但也不贊成或認同必須採用。

很多年前已有人以「繁簡由之」為書名,將「問題」簡化了,似乎再沒有引起更大更多爭議。不過,近年有所謂「反大陸化」或「抗紅」的強烈思想行動,反對簡體字甚而將簡化字定為「殘體字」,火火熱熱一番後,以為火頭已漸微弱,卻因教育局最近「忽然」推出文件,就小一至中六的中文科課程要學習簡化字資詢公眾,烽煙又再起。本來,問題可以很簡單,但又來了一個「老問題」,就是意見四起,有些更自說自話,意見未必不好或錯,但論據或資料卻每多錯誤,有些更跡近無知卻充有料更扮專家,不單「教壞」細路,也誤導別人,尤其一些懶人,愛吃「懶人包」,中毒日深,每易將毒素廣傳擴散,害人害己。

不妨先拿一篇專欄文章〈為何要學簡體字〉「開刀」,簡釋其中一二無知之處和錯誤資料,以稍正視聽。作者陳惜之這幾年有點火紅,猜想影響力會較大,不點出,當會更害人不淺。

先不說作者既然懂寫也不時「使用」簡體字,卻反對現今的小中學生學習簡體字,認為學生都會「捨難取易」,只學簡體字,不再懂繁體字,卻忘了自己也抄了資詢文件提到的那句:」學生在掌握繁體字後,……」。或者說,作者也跟我一樣,是自行學會簡體字的,只是反對在學校「強行」學習「只有幾十年歷史」的簡體字而已,更相信當局的目的,「推動簡體字和普通話教中文,不只是表面的理由,掌管語言就是掌管權力,語言從來是政治的手段。」是耶非耶,問問已多年被積極推行國(語)教中(文)的台灣人,就知道此中的道理有多「非必然」。 不過,我不打算在這方面爭議,只說此文作者的其他混亂和無知之處。

作者竟有此一問:「『簡化字』又是什麼」,真不是一名「資深」記者作者和現任大學新聞系講師所該提出的疑問;連上谷哥或百度一下都不想或不去做,又如何教導學生,或讓人對她的言論有信心呢。不說百度百科的「簡化字」條,單是維基百科的「簡化字」,劈頭即說「簡化字,民間俗稱簡體字」。陳惜之以自己的無知意圖將教育局一軍,卻先出了醜。再下來,簡體字是否只有幾十年歷史,維基也說了:「其簡化字形很多來自草書楷化或文獻中筆畫簡單的俗字、異體字、古字、假借字,也有當代人的創造。」其實,早在中共建國之前,也即「1935年(民國24年)8月中華民國教育部公布《第一批簡體字表》,採用了錢玄同所編《簡體字譜》(2400餘字)中的324個,附說明:1)簡體字為筆畫省簡之字,易認易寫,別於正體字而言,得以代繁寫之正體字;2)本表所列之簡體字,包括俗字、古字、草書等體,俗字如『体、宝、岩、蚕』等,古字如『气、无、処、广』等,草書如『时、实、为、会』等,皆為已有而通俗習用者。」

陳惜之或其他有興趣興者,可以瀏覽一下手抄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裡面多的是簡體字,這本二百多年前流傳至今而成研究紅學的著名手抄本,似乎沒有人認為它破壞了幾千年來的中國文化精粹。

再提一篇網絡文章〈采(採)花的賊沒有手,一棒打去犬成(龍)〉,只就一個「采」字,即知作者連最簡單的中文字知識也不識,再講什麼文字學小學之類,可說費浪時間,但錯誤又不能不指出。網上《萌典》都說「」「」有些詞義相同即互通。上文作者Rosian可能從沒讀過《詩經.周南.關雎》:「參差荇菜,左右采之。」原來二千多年前的人可以沒有手而「采」荇菜,莫非不用手而用口?非也。「小學雞」都知道,「采」字,木之上,就是抓東西之手。這不過是很普通的「小學」常識而已,還有的,不多說了。

不如再說兩個「龠」字部的字。一是「龢」字,「飲龢食德」和「翁同龢」的「龢」字;另一是「龡」字。

說「龢」與「龡」是「和」與「吹」的古字,也無不可。龢之為龢,龡之龡,都可由「本字」解釋,雖然《說文》也將「吹」之為吹解釋了(出氣也。從欠從口。),但龡本來就與樂器即龠相關,解釋起來就順當得多。一字多義,於是由簡變繁,如采演變成採、彩、啋、睬等,不難理解,但龢與龡之變和與吹,有沒有破壞了中文造字的原意即將中國文化的精粹破壞了呢,大可細味一下。

繁簡1a繁簡1b繁簡2繁簡3

《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

《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

爆竹連聲迎新歲

鄉居生活到底有點不一樣。

兩天前,晚上,忽然響起了不算張揚的聲音,很快就看到火樹升在半空,七彩鮮艷,只是一枝一朵,接連上升也只有一二十秒,就足以令人明白,原來閃亮就是此等模樣。昨晚回家路上,經過一個祠堂,雖在車上,仍可見滿地厚厚的紅色爆竹碎屑,踏上去相信會有軟綿綿的感覺。今早,大年初一,算是清早,人還懶洋洋躺在床上,就傳來一串爆竹聲。

聲音不近非遠。沒多久,又是一疊連聲;稍停,又來了。也不知是人已醒了,抑或聲音漸近,那些砰砰嘭嘭的聲浪,一串跟著一串,非交響似環迴,最初以為只是一串只是十秒八秒,有一次,忍不住,望著手錶,竟有超過一分鐘的,可以想像那串爆竹有多長。也不知是否因為不在耳邊響起,還是大節日當前,這種代表喜慶的聲音,前後維持差不多半小時,竟然不覺吵耳。

鄉居生活,不時響起狗吠鳥叫蛙鳴風吹葉沙沙,加上一年一度算是「犯法」的真爆竹聲,管他是不是天賴,聽著聽著,總覺是好聲音,說一聲好,也沒什麼不好。

猴年好,人健康,自快樂。

真話

真難啊,

究竟你要我,在你耳邊,呵氣柔聲,綿綿細語,

還是,於不知不覺間,傷人,如密雨,或蜜語。

你是知道的,我只會,唉,

說真話……

該如何說下去,呢。

好,好,好,就說罷,但不要氣啊,請,……

就,不要怪我直言。

你其實,……

很,很,很……

很溫柔,很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