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遊

本想再寫幾筆張家界,但自問寫景已難以寫出什麼新意,與其搜索枯腸用這種那款形容詞來說高呀峭呀險呀特呀奇呀來堆砌,不如寫一寫人;人情,大概比景情要動人些。導遊,再加上司機,時日不長,相處下來,多少還是有點感情可言。談情,喔,還是用說情好了,我最愛。

導遊,不高,不瘦,也不胖,但紮實。一句話,不太年輕,也非大美人;當然不醜啦,夠爽甜就是了。整個旅程,主要說粵語。如她所說,說得並不太好。不過,她只「學」了幾年,而且「母語」其實是土家話;正如我的「母語」是粵語,即廣州話或廣義而言的廣東話。她說普通話很流利,起碼比粵語字正腔圓,比我好不知多少倍。在旅遊車上不用介紹風景時,跟司機時有對話,我問過,說的果然是土家話;內容我一句也沒聽懂,倒是有不少感嘆語,就是不知內容也知是感嘆。鳴,噢,呀,啊。語調,大概是天下偕同的,她說得不算誇張,倒是突出,也算耐聽,即聽來不覺厭煩。我問她,她毫不諱言是土家話。

一頭淡金髮,喔,染的。剪得很短,不算是冬姑頭,但也髮尾不沾肩;染了的金,早已遮不住新長的「本色」,正如全程有時掩不住的倦容累態。她都沒有刻意掩飾過。她是怎麼樣的人,我就是懂相人知人,大概也難在短短數天摸清。但她似乎一直都是要說就直說要流露愛惡就直接流露。行程最後一天,車快到機場時,她說了短短一番話,既真且直更白,似乎有點吐怨氣,下面再表。

且說她的「身世」。她父親是苗人,母親是土家人。她於焉是土家人。這種大概只有中國人才有的籍貫該怎麼說呢。漢人的習慣是子女都跟父親的;卻原來這些少數民族如苗族和土家族,是子跟父女隨母的。以這位導遊而言,她跟母親,就是土家族;她的兄弟,隨父親,是苗族。至於她的兒子,自然是漢族,女兒則是土家族了。這種分類,大概是按少數民族的習慣。中國是多民族國家,「共和」之下,已逐漸難分誰是什麼什麼族了吧。

既是一家一國人,分不分,或許不用太介懷或有多大分別吧。且慢。

導遊介紹景點時,自然提到歷來或歷代少數民族與朝廷之間的爭奪戰;當然,自也有少數民族為國家出力的豐功。就是來到近代,交戰歷史也不少。所以,這些少數民族至今仍有備戰的心理準備,「漢化」了的男孩子念中文習中華民化卻依然會課餘習武。於是,就是不打鬥,要表演時,自是隨時可以派上用場。

導遊說自己有點心高,她不說,我也看得出來。要不然她也成不了如此出色的導遊。她不時會「外借」,替別的遊行社當導遊。在中國,人人有書讀,並不容易;尤其她是來自「落後」的少數民族。她提起她的父親,是很早由「山區」走進城市的人,成為職業司機,到家鄉開始有電,買回家中一台掛牆電風扇,左鄰右里穿門子時看到,讚嘆她父親真厲害,竟然買到一架飛機了。

可笑,也不可笑。

這位導遊,是當地少有或僅有懂粵語的導遊。

這位導遊,每年暑假,都要放假陪伴兩名孩子。她們一家人也愛旅遊,常常自駕遊,沿途經過一些地方,如河如江如山如鎮,她們都自行遊過。

六天遊程,有三天就在她的家附近,她可以回家住宿;要離家住在酒店時,她晚上會跟兒女通電話,她說有一晚談著談著竟睡著了。她談家談家人尤其談子女時都特別開心。她有一對窩心且聰慧的兒女,談起就由心笑出來。她母親近年中風,行動不便,她兒女從小由這位婆婆照顧,現在兩名孫兒女也不厭煩照顧住得不遠的祖母。一家,或兩家,三代,如此樂也融融,聽著都開心。

導遊說,她雖然沒有上過大學,她一直努力讀書工作,毫不含糊。臨別到機場的車上,乭能是我有點累了,沒集中精她說話,就沒完全聽清楚她之前說了些什麼,只聽她忽然說,有人問她做不做這樣那樣之類,她說她會盡量滿足客人的需要,但她會做很多事,但不會「做雞」就是了。只因之前說過某餐原說有雞或雞蛋之類什麼的,結果那次竟然沒有。這次「忽然」說起不會做雞的話來,且說時面上沒有笑容,也即有點嚴肅硬朗。我一時呆了,不知她說的是多久之前的事。

若真有人跟她「暗示」過那種「交易」,真是太不知人也太沒譜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