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鳥

%e8%a7%80%e9%b3%a510

%e8%a7%80%e9%b3%a511

%e8%a7%80%e9%b3%a53

搬到現居鄉郊已一年多,可說愜意,用快樂不知時日過來形容,也無不可。說起來,家居附近其實頗有可觀可遊之處,不時看到遇到有人「老遠」來「參拜」,自己近在咫尺,明知是寶,卻一直動心多動身少,拖得就拖,總以為時日多的是,不用急。一次又一次的經驗告訴我提醒我,到真要「實行」時,大多是「一時都到眼前來」,最後只落得措手不及,日後要「參拜」,只好「老遠」而往,否則徒呼奈何。

做與不做,總會有理由,說來,理由總是無不充分。這天,我橫起心,多少有點「一意孤行」,幾乎將「阻擋」的理由都排除掉。結果,用「意外」來形容最貼切不過。

也不過是一段通往西鐵站的路,估計以日常的步速,不用半小時即走完。單車我不懂也怕騎,更不懂駕駛汽車,什麼「自駕行」當然不可能。步行於我最稱心合適不過。每天乘車經過幾乎呈平行狀態的一段路,其實也可步行到西鐵站,但沿途行人路既窄,途經的車不多也塵多,難以令我動心。至於那段我一直想走的路,最吸引我的,也無非無非因為一段排洪河道。我不知整條河道有多長和有多少縱橫支道,但年多以來,我坐在車上,不時會經過這段那段,看到的變化,雖未至千變萬化,但晴雨之間,看到流水時大時小時寛時窄,實在心儀。也禁不住浮想連連,日常所見那麼窄小的流水,為何要闢建那麼寬闊的河道;原來不是無因的。下圖才是我年多以來在不同路段常常看到的大致面貌。比對上面三圖,莫說是你,我也不敢相信,是相距不遠的河道實況。

%e8%a7%80%e9%b3%a55

老實說,我從沒試過如此觀鳥。鳥不多,既是數目不多,種類更少。差不多一個小時,沒有人在身邊打擾催促。日光之下,我主要在兩個相距不遠地點觀看和拍照。過程中,固然有途人三兩出現,自也有汽車單車經過,印象中,經過的人和車,都比寥寥可數的鳥還少。經過的車,固然沒有令河道中的鳥驚慌;人嘛,包括我,該也沒令河中水鳥惶惑不安。偶然飛起幾隻,不是在河道旁的樹叢巡迴,就是由這邊的水域,飛向另一方,無非要找更有利的覓食場地。

都是什麼鳥呢,腿長,在淺水地帶自由走動,配合長長的嘴,任誰都不難明白,無非是方便覓食。生物,包括動植物,更包括人,各自有不同的「進化」,不管是外形還是「內在」的腦部,最終無非是要活下去,或是要活得更好而已。在「眾多」的同類水鳥中,「忽然」出現的那隻體型較大的白鳥,沒認錯的話,該是白鷺;沒有大剌剌佔盡地勢覓食,其他鳥多勢眾的水鳥,也沒下「逐客令」,而是各自悠閒「搵食」;這是大自然的鐵律,抑或只是「偶發」情況,「一時」即一次是作不得準的。

真的沒有所謂「地頭」之分。我想也未必。稍向下一段河道,水又「回復」既淺且污濁,就有一隻腿短嘴短且體形細小的鳥,只在泥漿中小心徘徊巡視,連窄窄的水溝也似不敢走得太近去看可有游魚可啄食,簡直是斯鳥獨憔悴。

沿途,整個過程,我只作遠觀,鳥鳥,各不相干。我也只有,喔,我實在很想如此,才可細看。

%e8%a7%80%e9%b3%a54

%e8%a7%80%e9%b3%a56

下圖有點煮焚琴。是,這是排洪河道更前的一段,在民居旁,似污水渠吧。不想多說。

%e8%a7%80%e9%b3%a59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