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動山移海枯……

香港政府「工務司署地政測量處」繪製「大嶼山及離島」圖(部分),1980

香港政府「工務司署地政測量處」繪製「大嶼山及離島」圖(部分),1980

乘機離開香港,問大部分香港人,說得出甚而只會說要去的機場,在香港境內的,相信離不開赤鱲角機場;可是,無論「維基百科」還是「百度百科」,就算以「赤鱲角機場」搜查,點擊後無不以「香港國際機場」立目,然後在內文不是說「亦稱赤鱲角機場(Chek Lap Kok Airport),是香港現時唯一的民航機場,位於新界大嶼山赤鱲角」,就是說「香港赤鱲角國際機場(ICAO:VHHH;IATA:HKG),位中國香港特别行政區新界大嶼山赤鱲角」,總之,「赤鱲角」才是關鍵詞。曾幾何時,赤鱲角當然不是機場,更是一個小島,我敢說沒有多少人在島上走過。

曾幾何時,呵呵,即係想想當年囉,我在東涌隔水望著赤鱲角(島),想,並問人,那個島有人住嗎,可以上去走走嗎?於是得知,那是個有人居住的島,即不是無人孤島,有街渡即小艇定期前往,可惜我一直沒有上去走過看過。然後,不用多說,那個島就成為了「國際」機場,最高處不是山,而是機場建築;一個本來不甚為人所知的名稱「赤鱲角」,一下子「舉世知名」。

又是那句,曾幾何時,興建這個機場與否,也忘了有沒有經過真.諮詢,但確是經過不少討論或爭論,最記得更曾被形容為(部分)「玫瑰園」工程(包括大欖隧道),浪費。

回帶,到今天依然只是使用在市區即九龍城的啟德機場,香港的「發展」會否「停滯」呢。發展不是硬道理喎,不是很多多「智者」的說「永遠不會錯」的道理嗎?

今天當然不是要「追究」過去的「豪言」「找數」啦;但今時今日又到「三跑」要不要爭個不休。硬說不要的,道理似乎多了點,但主要還是那句「發展不是硬道理」(即「發展大晒呀!)。

條毛,我懂;條鐵,我懂,上面那些,我.真.的.不.懂。

偶翻地圖,舊的,新的,找一部分對比一下,又好像似懂不懂。舊圖,1980版;新圖,2014版。二三年,恍如眨眼間的事;對比,令我,心驚。不知當年罵得最兇的人,是否那些最享受這個因地動山移海枯石爛而來的機場。既然當年罵過,現在還可繼續.罵,時興嘛,喔,罵。呵呵呵。

%e8%b5%a4%ef%bc%92

香港特區政府「地政總署測繪處」繪製「大嶼山及離島」圖(部分),2014

香港特區政府「地政總署測繪處」繪製「大嶼山及鄰近島嶼」圖(部分),2014

是9是6,也不只是角度問題

6%e8%88%879a

半杯水,不同的人,可以看出希望和失望;就是同一個人,在不同心態下,其實也可有不同觀感。這或就是簡而言之的所謂「悲觀」和「樂觀」的「心態」吧。我之前談過,這裡不贅,要看那些演繹,請自行搜尋。

至於6與9之辨,看似簡單,似乎與半杯水理論若合符節,不過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其實不是,或曰不是那麼簡單。對,同一個阿拉伯數目字,站在不同位置,或更清楚地說,站在相對的位置來看,是不同的數字。這個可說是該有絕對的「答案」。其實,又不然。為什麼?

中文有一句成語是「設身處地」,用英文說,大概是to put yourself in somebody’s shoes,也就是你願不願換一個角度去看去感受同一事或物,即設身處地。可是,就算願意換個角度去看,但不願意承認那是實情,也是枉然。

(補充:去盡一點,可以拿「689」的「8」來抽水。試將8字平放在四人馬將枱面上,相信有二人會說是∞,另外二人則堅持是8;四人重新「執位」,依次跟旁邊的人換位,「看法」和「說法」大概會不一樣了。)

珮與佩,陶傑又獻醜了

《萌典》

《萌典》

西九建「故宮」事件,又來一輪「爭拗」;真是難得的一件「寶」。我敢說,再爭吵千年萬年,都不可能有「真正」的是非對錯,我不想談,也實在不懂,自也不敢談,免出醜。不過,難得陶傑借此談「錯別字」,更不忘藉此取笑人,我倒可以拿來取笑他一下。既然「簡單」的一個兩字,尚且可以「出錯」獻醜,「更大」的問題「出錯」,又怎會沒可能呢。

陶傑1月6日在《蘋果日報》的專欄文章〈爭看大白菜〉,一如我一直以來的看法,意見可以基於事實任意發揮,就算有多不贊同,我都可以「接受」,就如說陶傑其實是女子,直到今天我都認為是「錯」的,不可接受。不要跟我說什麼他的「行為」其實跟女人沒分別;但他是男不是女,到今天仍是「事實」就是了。這可能不是太貼切的借喻,或可點出以下想說明的事實。

先看〈爭看大白菜〉幾段話,有一點足以令我失笑:%e4%bd%a9%ef%bc%8e%e7%8f%ae7

武俠小說家梁羽生有一次跟我晚飯,我請教前輩:「梁先生的小說卷首詩,有『明日天涯路遠,問誰留楚珮,弄影中洲?』之句,請問『楚珮』有何特別?為何只是湖南特產?」
梁羽生很博雅地解說,我上了一課。許多年後,我在成都三星堆博物館見到珮、珪、璋、珏,全部是春秋戰國時貴族和祭祀用的玉器種種,由於不是翡翠、金子、勞力士錶和鑽石,所以館子那一角很靜,沒有一點人聲。
梁羽生解說完畢,我臉色略一沉:「中國人是文盲,先生這首詞,在印刷品、在網絡,我見過的,十之有九,都將『珮』字植成『佩』。看見這等錯別字,像一碗湯裏看見蒼蠅,你憤怒嗎?」

這篇大概就是陶傑所說「在印刷品、在網絡,我見過的,十之有九,都將『珮』字植成『佩』」之一的「表表者」。但「佩」真是「珮」的錯別字嗎?

這次我偷懶,不列舉太多字典辭書了。主要以「舊版」《辭海》和《辭源》和台版《國語活用辭典》等為例;無非要說明,「佩」與「珮」相通,不是什麼佩是珮的錯別字。不如先列《辭海》的「珮」字條,很簡短,卻很「爆」:

%e4%bd%a9%ef%bc%8e%e7%8f%ae6

再列《國語活用辭典》的「珮」字條:

%e4%bd%a9%ef%bc%8e%e7%8f%ae3

還列《辭源》「佩」和「珮」字條的相關詞條,本屬多餘,但也無妨「示眾」,以表「佩」非錯別字之「清白」:

%e4%bd%a9%ef%bc%8e%e7%8f%ae4%e4%bd%a9%ef%bc%8e%e7%8f%ae5

老實說,今時今日,這些簡單的「資料」,隨便在網上鍵入相關的字即可找到,若要「確認」,找台灣的《國語辭典》或《萌典》,輕易便可找到可以信任的答案。自以為是,沒所謂,卻還要取笑「天下人」,未免更可笑了。「梁羽生只打了個哈哈,他是蘇東坡一樣的性格,覺得無所謂。」

陶傑啊陶傑,梁羽生當時打的哈哈,其實是笑你連「佩」與「珮」相通也不懂的淺薄啊。「老人家離世八年了」,你依然沒學懂,還拿來取笑人。唉。

%e4%bd%a9%ef%bc%8e%e7%8f%ae1%e4%bd%a9%ef%bc%8e%e7%8f%ae1a

2017年1月6日《蘋果日報》

腦子是個好東西

曾幾何時,「我的網友」都是一時之亮。也不知是網誌已沒落,還是那些網友太忙太累太什麼什麼,自從這年那年之後,就不太甚而再寫,喔,或無意「經營」網誌,以致實在難得看到好網文。

我算是有點「堅持」的一個,只可惜不才,寫是寫了,總沒有可以令人「眼前為之一亮」之作。至於什麼才是「一亮」之作,我寫不出,倒還可以舉實例說明之。

這篇網文,不長,不到一年還有一篇,時間上真的不算長(哈!);文字,更不長(太短啦,你興許會說。哈!)但,能「好奇,遂觀之。」你會嗎?

果真看了,請不要錯過這句:「腦子是個好東西。」

用腦。思之,味之,喎。哈。

夠串,夠不留情面吧。有點張師太或亦姑奶奶的味道?

%e8%85%a6

看什麼

住在新界,尤其是村屋,交通不太方便,是難免的事;但有千般好,縱有不盡善盡美之處,怎說也可接受,尤其不好用忍受來形容了。

好處之一,輕易用一個形容詞來概括,說鳥語花香,已夠引人;然而,也要打個五六折的。無他,花香,怎也掩不掉狗糞之臭。有負責任的遛狗人,也不乏放之任之的狗主;就是拖拉著一隻兩隻狗的,狗放尿固然任由在路上自乾,就是狗糞,也會由它,誰踏上了,算你有運就是了。這個,不如也不算太差,因為很快就習慣,懂得避之則吉。如此刻意形容,也不過想說明一下,花不多,香花更少,樹也日漸減少了。唉。

鳥語倒真是不缺的。早上,天未亮,啁啁噍噍,咕嚕咕嚕,「傻佬傻佬」(哈哈!),諸如此類,比鬧鐘還準時;或曰,更吵耳。那就看你如何看了。半杯水也可以有不同的演繹啊。

其實,鳥語固然可聽或悅耳;鳥姿可更迷人。也不用看什麼特別的鳥,只要是在空中自由飛翔的,就讓人忘其所以,想入非非();停下來時,其實更有可觀之處。鳥語,我當然聽不懂;但鳥姿,就算不完全準確,也大概知道有所謂的喜與愁,樂與怒。是,愛恨情仇,不過是人類的用語而已,動物哪管你用什麼詞語來形容。來,遠距離看一看牠們。算是我自得其樂好了。

落了單,獨個兒看什麼。望盡天涯路?

%e7%9c%8b%e4%bb%80%e9%ba%bc1

還是成雙或成對好些吧。看什麼都是美總是好的。不是嗎。

%e7%9c%8b%e4%bb%80%e9%ba%bc2

成眾又如何?好像各懷心事喎。哈哈,又來了。

%e7%9c%8b%e4%bb%80%e9%ba%bc7

%e7%9c%8b%e4%bb%80%e9%ba%bc8

各據一柱,佔地頭,論英雄?遲來的,只好……

%e7%9c%8b%e4%bb%80%e9%ba%bc3

展翅,停在半空,成雙,是相好,還是純屬嬉戲;我看過,不止一次。上次是燕子,今次,姿態似乎一樣;該是白頭翁吧。沒有惡形惡狀,似要擁抱,大概不會是打鬧吧,還是,唔……。可憐了旁觀的,喔,不是我呀。

%e7%9c%8b%e4%bb%80%e9%ba%bc4

血肉之軀的鳥,固然好看,也隨時看到;其實,鐵鳥也會不時經過。就是飛過而已,毫無美態可言,但可以點綴,天空。也好。

%e7%9c%8b%e4%bb%80%e9%ba%bc5

不過,還是不要看到這個好。直升機我愛看,但吊著如此的一個兜,就非好事了。我解畫,因為那是載水的兜,救山火用的。唉。%e7%9c%8b%e4%bb%80%e9%ba%bc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