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鳥.鵲巢

%e9%b5%b2%e5%b7%a21

喜歡觀鳥。

回帶。小時候更想養鳥,由雛鳥養起;當然沒有成功。以前,我很少做夢,但十多年前,經常做同一樣的夢,就是捉鳥,其中一個竟然每次如一。每次夢醒之後,固然會奇怪怎麼都會夢到同一情節,而更「惱人」的是,每次都是無果而終。直到有一次,一隻斑鳩飛進家居外的走廊,卻無法循打開的窗飛出去。我開門看到牠時,牠正努力東飛西撲,狀甚疲累徬徨。我試圖捉住牠,好送牠由打開的窗飛走。牠明顯怕被我捉住,更可能早被其他人嚇得不知所措,因而我一出現牠即連跳帶飛沿開了門的樓梯到了下一層。我緊追著牠,就在電梯門前,看到牠靠牆瑟縮著,顯已再無力飛動,無助無望,一望而知。我輕易就用兩掌抱起牠;牠卻一扭動便將幾根尾毛脫掉。我也沒多想,抱著牠,回到上層對著空闊天空的窗,鬆開雙掌,直看到牠飛至沒了蹤影,這才離開。

那次之後,我再沒有做那個捉鳥的夢。這其實,我知,是一種釋放。這以後,我當然沒有養過鳥,更沒想過要養;但依然愛觀鳥。觀鳥,是賞心樂事。不同的鳥,自有不同的啼叫聲,也有不一樣的飛行方式,論姿態之美妙,我一直首選燕子,因其輕盈高低疾飛;相比我也愛看的鷹飛舞姿,燕子就是多了那種跡近貼地而飛的從容優雅。

前些時候,偶然看到更大的鳥,看似只合涉水覓食,卻原來拍翼飛起時,無論直飛或迴旋,尤其在水中降落時,也可以毫不用力,直可用妙曼來形容。要說這都該是「輕易」可見的「動作」,畢竟鳥飛魚游,多難遇上,倒底是「指定動作」,難言稀奇。說起來,能夠看到所謂的生活習性,才最重要。

如何才能看到獨特的習性,於人,有所謂觀人於微;於鳥,何嘗不如此。要舉例,以我近日的經驗,或可以喜鵲為例,從而及於其他鳥類。人心不同,各如其面,鳥只能靠行動。

不如由鵲巢說起。

家居旁邊不遠處,有一棵樹,算是高大,總有兩三層樓高,前些時候,因為某些原因,唉,不提也罷,給「修整」了一下,或兩下三下,總之就是不見了好些粗枝幼枝,和葉。最近,偶然外望,看到其中一枝的高高枝椏上,有好大一團欖狀物。憑經驗,這要嗎是蟻巢,要嗎是鳥巢;最可怕的是,蜂巢。視力有限,只能「確定」不是蜂巢,因為外表不夠色美和「圓」滑。按照「減法」,這大有可能是蟻巢。於是拿出相機,遠拍近拍,再用電腦放大來「細察」,結果「肯定」是鳥巢。

在肯定是鳥巢之後,我更肯定是鵲巢。何以「見」得?最直接的「證據」是,巢夠大。所謂「證據」,也不過是我的自小觀察。會築起如此「巨大」鳥巢的「小」鳥,真是捨喜鵲其誰。不過,也不能不說一個自小即有的「迷思」,就是,喜鵲其實不是什麼大型的鳥;當然,相比於燕子禾花雀白頭翁等等,喜鵲確是略大一點,但怎說也不是大鳥。成語「鵲巢鳩佔」,試將其中的鳩當成是斑鳩的鳩,斑鳩確是比喜鵲大和「圓閠」得多,似乎更該有如此「巨大」的巢。打起官司來,某(斑)鳩說這個巢是牠的,憑直觀,大概很多人都會認為,巢該是鳩的巢,不「可能」佔了「小」鵲的巢。當然,事實並不如此。或許喜鵲的基因只可住「大宅」,最好是「豪宅」;納米房?No way!

%e9%b5%b2%e5%b7%a22

回到現實。肯定是鳥巢了,但何以見得這是鵲巢呢。

話說那一天。我在相鄰天台上,看到一隻喜鵲停在高處,眺望的方向正是那鳥巢,我忙不迭拿出相機,大概有三兩分鐘,那喜鵲只是站著,沒什麼動作,我拍了遠照,再拍近照,無比從容。就在我猶豫著好不好收起相機時,卻見鵲躁動起來,張口尖叫幾聲,然後向前急飛。我知道牠一定飛往那個鳥巢。我急忙轉到可以望到鳥巢的另一面窗前,果然看到牠停在鳥巢下面的枝椏上。我奇怪牠怎麼不是停在巢邊;但很快即看到真相。原來巢邊有一隻形影相仿的鳥。胸毛都是白的,但頭上有冠,羽毛主要是棕色的,尤其突出的是,那一撮紅。啊,紅屎忽。

原來,我一直慣叫的紅屎忽,果然是「俗名」,「正名」或學名是紅耳鵯或高髻觀,據我的「觀察」,與白頭翁都是香港常見的鳥,比喜鵲更常見。

二鳥一上一下站著,沒有互望,仍似在對峙。上演的自不會是鵲巢「鳩」佔。過程如何,我不久即要外出,無緣看到底。結果如何,自是鵲巢沒有被佔,但我也沒能真正看到喜鵲回巢的實況,到底是緣慳。

至於喜鵲的一些習性,我雖有點觀察心得,至此先打住。

%e9%b5%b2%e5%b7%a23

%e9%b5%b2%e5%b7%a24

%e9%b5%b2%e5%b7%a25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