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知道自己不能病。對,不想病不能病。我一直以來都不敢說,小病是福;何況是不小的病,尤其是稍重的病;更不敢想像什麼大病了。自己的「病歷」,小病不算多,比較起來,可以說有過大病,最「經典」一次,出自醫生之口,不即時做手術的話,恐怕會沒命再耽下去。不過,相比一般認為算不了大病的病,我覺得那次「大病」似乎算不了太嚴重。可能只是事過境遷,多重多大的病,到底捱過了好起來了,就沒什麼了。

最近的一次「小病」,不過是感冒喉痛而已,怎說也不好用「中」其而是「大」或「重」來形容。不過,過程之「慘痛」,卻又難言是小病。這次病,可說破了幾個紀錄。第一個紀錄,是我以較「快」的速度去找醫生。不是因為「區區」的感冒,而是喉嚨痛。難以忍受,雖未至到了極限,「竟然」就去找醫生。可惜的是,為了「方便」可以即時回到工作的地方,找的醫生但求在工作地點附近,竟成為「鑄成大錯」的一著。藥出奇的多,但針對最嚴重的喉痛,卻處以最少最輕的藥。結果是,吃了差不多兩天的藥,感冒喉痛固然沒怎麼好起來,卻換來鼻血直流,差不多半小時才能止住。

第二天不得不去看中醫。共六劑藥,情知第一天要吃兩劑。第二天果然稍見收效。醫生本來給了我三天病假,為了不想太影工作流程,我只放了一天。我不敢說果然放足三假休息,對病情會否更有幫助。但無疑的是,六劑藥吃下來,病情可說大致壓住了,只是喉嚨痛卻未能完全止住。本來應該再看一次中醫,一來中醫館實在太遠了點,藥費也太高,於是再選了之前看過的西醫。兩天藥,再好一點,但依然未能完全康復。再看一次,也只好「屈服」,要吃抗生素。

再來三天,前後差不多兩個星期,才覺有點人生樂趣。不過,再過了一個星期,依然覺得身體虛弱。整個過程,時間之長,算是破了另一紀錄。

還有一個紀錄,是醫療費。可以拿回的很少很少。真是「痛」入心。

真的很怕,很怕再病起來。有點說廢話吧,誰想病誰愛病,更遑論「享受」病。我不會「分享」我的患病和康復過程。我只能希望,能少病,身體健康,成真,已是人生一大福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