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了一缸新魚

說新其實也不新了,因為換了總有兩個月,看著看著,幾乎每條都長大了不少,而且早已有兩條離開了。

不如先大略再看看之前的。

紅紅黑黑,都是一日一日看著牠們長大長胖的,其中更有一條我曾經認為是受到欺凌而「遍體鱗傷」的,到底都活過來,且活得不錯,起碼鱗和鰭都大致長回,不再幽幽的,已活動自如。

有一天,要離家兩天,總有點擔心;回來時看到牠們都活躍如常,既放心又開心。沒想到的是,再過了一天,差不多天亮時,還隱約看到牠們沒有異樣。但幾個小時後,起床漱洗前按慣例先看看牠們再餵食時,看到的卻是一堆浮屍。簡直難以置信。水依然清澈,我估計都是死去沒多久的。我初以為是中了毒什麼的,但旁邊卻仍剩一條依然活著,游著,雖沒有平常看到我走近即爭先游到缸邊甚而欲彈水出缸以待餵飼的「生猛」程度,也似乎並不太呆濟。

倒是我呆了好一陣子。將魚一條一條潷出缸時,我有不忍的感覺,我的手無疑是在顫抖。原來每條魚都是「有」重量的,有多重?就是沉-甸-甸,量不出也不想量,到取出最後一條時,有點幾乎一手難扛的感覺。然後,一缸就只剩那麼一條魚了。我感覺上就是曾受欺凌而至遍體鱗傷的那條。

還要養下去嗎。要是整缸魚都死掉,我想我會放棄的。但,還有一條啊;而且可能就是那條曾受虐而好好活下來的一條,怎好讓牠,……唉,不理牠死活……

且先讓牠獨留在缸中。

再買,該買些什麼魚呢。原來,有些很便宜的金魚,原來,呀,是用來餵魚的。原來,之前那缸魚中,有六條,要不是我買下了,早已成了某條魚的食糧。俱往矣,現在也只剩一條了。

我沒再買這種一袋六條的金魚了。再選的,可能有點奇怪,一體紅黑混雜的,連嘴也像是長了鬍子或弄髒了的,紅中有黑。也買了像黑摩利而肚子大大有如懷了孕似的,倒沒想到這種魚個子小小卻兇兇的,不時要咬其他魚的胸尾。不過,兩條小魚,都不知為何,一條又一條相繼死去。

或許,真的是,缸中也是一江湖,自有一套法則,離不開森林定律,或所謂的適者生存天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