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不痛

馬家輝的長篇小說《龍頭鳳尾》出版已有三年,該是力作吧;好評似乎不少。單是王德輝的「導讀」就很有氣勢,用的題目更是《歷史就是賓周》。王說,「他的港式土話粗話信手拈來,在在證明他是個『接地氣』的作家。」(頁12)我就試略談馬在這篇小說的語文運用。

幾個字來說。「使」和「駛」其實是我以前討論過的。駛唔駛是近年網上很流行的用法,其實「使用」「使費」既是話體文,也是慣用的粵語,就算不懂粵語,讀來也不難明白。不過,「駛錢」總比「洗錢」好。這個不多說了。

更不用多說的「晒」。這個字,網上似已「通用」(其實是完全錯用)為「哂」,但馬家輝到底是「文字人」,無論如何不該錯成「敗哂啲錢」和「故意駛哂」(頁22)。哂音診,意為笑,「哂納」是笑納,不是晒納。晒命更不是哂命。

我一直都說,粵語不易寫,單是用字用詞,不一定有音沒字,用字用詞,紿終未有很權威的統一用法,就算有人做了所謂考證的工作,有時也未必全對,就算真的沒錯,也有人不承認。這個我也不止一次討論過了,不多說了。

再說一個例子,與粵語無關。這個較易,其實也難說。先抄小說中幾句有關痛的描寫。「如挖起層層疊疊的陳年耳屎,很痛,卻亦是痛快。『痛』和『快』常被連在一起,是可以理解的矛盾。」(頁35)挖耳屎來說明痛是否恰當和精準,可以不論。但將痛快中的痛解說為「ache, pain, sorrow」,未免捉錯用神,明顯露底了。一詞多義,外文有,中文也多的是。「痛」就是一例。「痛快」的痛,根本與難受、悲傷,甚而憐愛、憐惜等無關,而是極、盡、徹底即「deeply, thoroughly」。痛快可以是心情舒暢,也是做事爽快,不拖泥帶水。明白了,即知毫無矛盾之處。

玩文字,有時也要多下點工夫的。

萌上《萌典》

漢英雙語《現代漢語詞典》(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頁1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