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不是真.文字遊戲

上圖的文字改動不是我做的,相信也不是作者自己;動手的,最大可能是編輯。看看原文網站,即知我所言不是沒有根據。

區聞海原名區結成,「為老人醫學及康復醫學專科醫生」,「行醫之餘,以筆名區聞海為《明報》撰寫專欄」。我在《明報》讀他的專欄多年,算是老讀者。他在《明報》停寫多年,但沒有完全停筆,但我很少看《蘋果日報》和《信報》,他之後的文章,我主要都在他的網誌讀到。最近他又為《明報》重新寫專欄,這是其中一篇。他不單將自己的原文放在網誌,也將見報的文章原裝附在網誌上,我只是將改動處標示出來。如果是原作者的修改,理應會將改動過的版本放在網誌上,我因而肯定是編輯所為。

由維基百科的介紹可見,區聞海的著作不少,不單有散文,更有詩作,更不乏專著如《當中醫遇上西醫:歷史與省思》,可謂多才多藝。一位如此「老」(到經驗的)作家,短短幾百字的文章,竟給修改得斑痕處處,真有點「慘不忍睹」,實在忍不住要逐一「修理」這個編輯。

1. 「」是「事先預約」;「」是「約定、訂立」。兩字均可用,為什麼非要改「定」不可。

2. 「我其實有些猶豫」有什麼問題?不可以說「有些」?「其實」二字多餘?《紅樓夢》不是也用了:「其實給他看也倒沒有什麼,但只是嫌他是不是的寫給人看去。」一定要改為「我有剎那猶豫」,是因為作者後面確是說了「在我,剎那的猶豫」,前後要一致要統一?

3. 為什麼要加個「能」字。「說什麼」跟「能說什麼」語意其實有點不同,「能說」有「可以說」「知道說」的意思。作者只用「說什麼」自是「懂得」說什麼,只是不好說而已。至於說,加了能字,跟原來沒有這個字的意思相同也無不可;既然「說什麼」已清楚不過,為什麼要多加一個可能另有含意的字。還有猶豫後面那個冒號(:)也用得正確和用得好,這裡不細說了。

4. 「沙士」改SARS,沒問題。

5. 「那是一個比較authentic 的香港呢」,刪掉「比較」一詞,其實是纂改了作者的原意。作者原意是說,出現SARS前後的香港不一樣,之後是(比)較authentic。如果分辨不出「這篇文章寫得好」跟「這篇文章寫得比較好」,真要好好再學習語文啊。

6. 「政府對醫護的感謝真的比較吝嗇」,編輯大概以為作者覺得不加「真的」,會給人「假的」意思。真固然可與假相對,但「真」和「真的」不一定與「假」相關。形容「他說的話真(的)好」、「他真(的)棒」;反過來,相信不會寫成「他說的話假(的)好」、「他假(的)棒」吧。這裡的「真」是「的確、實在」,不是多餘的詞。當然,寫成「他說的話好」、「他棒」,可以嗎,我會答:可以。分別?不多說了。

7. 「衷心感謝」與「公開感謝」的分別,不用我多說了吧。我只想知道,為什麼要這樣改動。

8. 「高調向前線醫護致謝」與「向前線醫護高調致謝」有何分別?除了被認為一錯一對不改不可之外,實在沒其他理由。但誰對錯,我分不出。

9. 「致謝要三思」跟「致謝須三思」有很大分別,尤其後面接著「吧?」「」,有「請求、拜託」、「應該」、「提醒或命令人做某事」,一般較婉轉。「須」有「一定」之意,語意較強硬。向醫護致謝「須」三思,難道怕人誤會「別有懷抱」?作者明顯吃了死貓。

10. 要說「感謝許多堅守院舍和社區服務的前線社福人員」是以「院舍和社區服務」為先、「前線社福人員」為後,不好,所以要將「許多」放在「前線社福人員」之前,才配合編輯要求作者為文的原意,於是要改為「感謝堅守院舍和社區服務的許多前線社福人員」。這不是纂改原作意思是什麼。若說兩者意思沒有分別,按照什麼語法規範,形容詞不宜與要形容的對象相距太遠,也有纂改原文之意,因為焉知作者沒有一併也向「院舍和社區服務」致謝之意。一句話,何必改。

11. 「我自己有親人」刪掉「我」或「自己」,看似刪的不過是冗詞,其實原句有強調意味,這種意味在全文是很匹配和重要的。

12. 「這幾個月他們做得天昏地暗」,刪掉「他們」可以。至於用「做得」來形容作者的親人「他們」,編輯大概認為未免太平實,不夠「作戰」來得強烈,況且作者在後面也用了「大後方」,理應以此作配合。這種配搭,以作者這種老手,難道會不懂嗎,編輯只是不知作者寫自己和親人的自謙婉轉而已。

13. 「我除了幫手凑孫做大後方」變成「我和妻子幫手凑孫當是大後方」,刪掉「除了」,奇怪;更奇的是,竟然多了「和妻子」,若是作者後來要求編輯補回的,沒問題。「做」有「充當、擔任」之意,很實在,為什麼要改為「當是」那麼沒必要的「自謙」呢。

14. 「醫管局也應該無猶豫地公開感謝前線」,不單副刊作者,醫管局「也」應該感謝前線,這個解作「同樣」的「」字也不應刪掉,這只是普通語文用法,不用多解釋了。

15. 來到最後一個改動,我大可藉此下一斷語,就是編輯完全是「自以為是」。作者原文是「時代坎坷,無論對誰也不要吝嗇言謝,就當是相濡以沫吧。」明顯重點放在「相濡以沫」,編輯改為「時代坎坷,相濡以沫,無論對誰也不要吝嗇言謝吧。」完完全全是編輯強調要感謝他人、特別是醫護之意。

區聞海為什麼要說「在非常時期連感謝也會猶豫的」呢。全文讀不懂,功力不夠,就拜託安安分分,除了明顯的錯別字之類,就不要以為自己是編輯,可以愛怎樣改就任意改動別人的文字,以免好文章變次等了。

【後記:這篇網誌完全錯怪了《明報》編輯,謹致萬二分歉意。我已另寫了〈鄭重道歉〉,說明其事。】

對「真的不是真.文字遊戲」的一則回應

    • 贊成;任職為 編輯,為同事 譯/寫的文稿 做 editing 時,自己立下規矩:文字若有錯則爲之修改,内容資訊(除非確知其誤)及個人文風則不改,或與作者/譯者交談而後定。

  1. 為什麼那麼肯定是編輯所為,不是作家自己事後在網誌增刪?
    我有認識明報的編輯,他們不似會擅改、亂改作家的文章。這種事情最好先向作家或者報館求證,萬一最後一場誤會,徒添笑爾

  2. 引用通告: 鄭重道歉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