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

今屆的香港特首選舉,竟然令我想起四句詩。這四句詩,我一直以為是「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假使當年身便死,一生真偽有誰知」;但上網搜查,版本原來有好幾個,但以這個似乎較可信,不如先列出我的搜查結果,反正要說的話,就算用任何一個版本,分別都不太大。

先說上引四句,原來出自馮夢龍《警世通言》第四卷〈拗相公飲恨半山堂〉。小說引詩之餘,還有解說,最好細味,因為我想說的話,差堪都在其中矣:

此詩大抵說人品有真有偽,須要惡而知其美,好而知其惡。第一句說周公。那周公,姓姬,名旦,是周文王少子。有聖德,輔其兄武王伐商,定了周家八百年天下。武王病,周公為冊文告天,願以身代。藏其冊於金匱,無人知之。以後武王崩,太子成王年幼,周公抱成王於膝,以朝諸侯。有庶兄管叔、蔡叔將謀不軌,心忌周公,反布散流言,說周公欺侮幼主,不久篡位。成王疑之。周公辭了相位,避居東國,心懷恐懼。一日,天降大風疾雷,擊開金匱,成王見了冊文,方知周公之忠,迎歸相位,誅了管叔、蔡叔,周室危而復安。假如管叔、蔡叔流言方起,說周公有反叛之心,周公一病而亡,金匾之文未開,成王之疑未釋,誰人與他分辨?後世卻下把好人當做惡人?第二句說王莽。王莽字巨君,乃西漢平帝之舅。為人奸詐。自恃椒房寵勢,相國威權,陰有篡漢之意。恐人心不服,乃折節謙恭,尊禮賢士,假行公道,虛張功業。天下郡縣稱莽功德者,共四十八萬七千五百七十二人。莽知人心歸己,乃眈平帝,遷太后,自立為君。改國號曰新,一十八年。直至南陽劉文叔起兵復漢,被誅。假如王莽早死了十八年,卻不是完名全節一個賢宰相,垂之史冊?不把惡人當做好人麼?所以古人說:「日久見人心。」又道:「蓋棺論始定。」不可以一時之譽,斷其為君了;不可以一時之謗,斷其為小人。

另一版本出自金庸的《倚天屠龍記》(「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若使當時便身死,千古忠佞有誰知。」),分別只在最後一句「千古忠佞有誰知」。與白居易原詩(贈君一法決狐疑,不用鑽龜與祝蓍。試玉要燒三日滿,辨材須待七年期。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相比,無論馮夢龍與金庸,若有出入,「錯」也可當成「改」或「作」而已,到底是「小說家之言」啊。這個不多論。

回到特首「選舉」。三人之中,胡國興是否什麼「臥底」或「任務已完成」,大概是最不可能當選的一個。餘下的曾俊華與林鄭月娥,坊間吹噓很似乎特首之位非林鄭莫屬。她「敗選」,未至天下太平,也「理該」少了很多問題;也就是說,莊曾當選,未來五年,別的不說,香港起碼少了很多甚或沒有了所謂的繼續分裂之危。曾俊華說,三人之中,起碼是他和林鄭月娥二人之中,就只有他能令香港不再撕裂;就算不能成事,他大概也不會言退(死而後矣?!)。所以,三人之中,我並不屬意誰,更無選票,可我但願曾俊華當選,而中央又不會不任命他。

如上所說,胡國興可以不理,而林鄭月娥已「被」定型,「梁振英2.0」也好,「撕裂2.0」也好,必然會「被」如此不可,過去四年多的形影已所在多見;有理無理以反為目的的情況,只會「歷史重演」。反而曾俊華,既然有「民主300+」加持,會施展「逆」風的,相信會少得多,起碼有所謂的「蜜月期」。過去,反「建制」或曰反政府的幾乎是所謂的「泛民」,當然,這兩年更多了所謂的「本土派」,若曾俊華果然能平伏這些派別人士,「建制」自然不會反對,就真是「天下歸心」矣。然後……

如何面對中央,即所謂的「阿爺」,這才是特首要面對的事。香港的真正「主流意見」,中央真的一直蒙在鼓裡而不知?到時就靠你了,Like到上額角連眼也睜不開的曾俊華曾特首2.0,到時靠你了。

千萬要當選啊,曾俊華!

*#@~符號世代

漫畫,甚而文章,偶然會看到一串以*#@~諸如此類的符號來表意,一般而言,都不是「好東西」,每每代表粗話;這大概是約定俗成的用法。不過,E世代創造了不少網絡平台,主要作所謂的交流之用,有時除了簡單的圖像,也用上一些鍵盤上的符號。我不知一貫的用法是什麼,也少見在日常的文章中,自是更少理會。不過,近年似乎有人「廢物」利用,將這些符號賦與特別的意義,各別使用,早已沒有什麼「不雅」的含意,真好。

當然,有些用法,就是不知確實的意思,也大概可以猜到。如~,這個比「!」更有「感嘆」意味的等號,我猜想有擴音器的「誇張」作用;*嘛,不就是「註釋」符號嗎。@呢,可說是電郵地址不可或缺的待號;但且慢~,原來在微博已另有用法,不知道,或不致「不知所云」,起碼總有點「遺憾」,至於#,其實是我最想知道讀音和用法的符號。一不做二不休,就上網查找一下,以下是所做「功課」的答案。

先說#。百度百科說是:

1.「#」網路詞,即「橫豎都二」的意思。

2. #在程式設計的學習總經常出現,列如:C#,#define,$(‘#string’)等,其讀音應該為:[ʃa:p]

3. #在社交平台如twitter、qq等,表示回應一個話題、廣播,如在自己的推特上加上#valentines day表示跟這個主題相關的內容。現在qq群中已有廣播話題的功能。

(2)的用法完全不懂,(1)是想也沒想過,自然沒看過,遑論採用。(3)相信是最常用。

至於@,相對較簡單,就是「提到的意思,就相當於與某人相關,@某某某,對方在登錄微博的時候就會顯示一個『提到你』」。以上解釋在這裡找到,不過,其中有關#的用法,只限於微博,略嫌不夠全面,不抄了。要抄,不如抄這個,原來#有八個用法,無妨列下:

  • #:電話機按鍵
  • #:NUMBER(數字)的意思
  • #:五線譜升號
  • #:電腦語言符號
  • #:國際象棋中的將殺
  • #:電子郵箱標記符號
  • #:樓房編號單位
  • #:網路流行詞

原來電郵地址用#代@是很好的「代替品」,以後大可多些採用。(目前市場上有很多採集郵箱位址的軟體,他們是全自動採集,凡是帶@的都被採集過來,然後用郵件群發軟體群發,所以如果你的博客很出名,用@等都會被採集到,然後每天就會收到很多垃圾郵件,而用#標注,不會被採集過去,這樣過濾很多群發郵件軟體,只有真正願意發郵箱給他的人才會把#改為@,提高郵箱信件的品質度。

到~了。我之前的說法,若參考這裡的說法,「正常」如變音、數學等符號不說,所謂「文學符號」已出乎我的意料,在其他方面,簡直是令我「吃驚」:

一般用聊天工具聊天時,中間喜歡加入「~」的這種說話方式,反映聊天者意味不明、曖昧、高興等。此種聊天者多為萌系女生和較為可愛的男生,譬如時下流行的萌妹子、暖男、小鮮肉等等,基本都是屬於此類。

 

觀鳥.鵲巢

%e9%b5%b2%e5%b7%a21

喜歡觀鳥。

回帶。小時候更想養鳥,由雛鳥養起;當然沒有成功。以前,我很少做夢,但十多年前,經常做同一樣的夢,就是捉鳥,其中一個竟然每次如一。每次夢醒之後,固然會奇怪怎麼都會夢到同一情節,而更「惱人」的是,每次都是無果而終。直到有一次,一隻斑鳩飛進家居外的走廊,卻無法循打開的窗飛出去。我開門看到牠時,牠正努力東飛西撲,狀甚疲累徬徨。我試圖捉住牠,好送牠由打開的窗飛走。牠明顯怕被我捉住,更可能早被其他人嚇得不知所措,因而我一出現牠即連跳帶飛沿開了門的樓梯到了下一層。我緊追著牠,就在電梯門前,看到牠靠牆瑟縮著,顯已再無力飛動,無助無望,一望而知。我輕易就用兩掌抱起牠;牠卻一扭動便將幾根尾毛脫掉。我也沒多想,抱著牠,回到上層對著空闊天空的窗,鬆開雙掌,直看到牠飛至沒了蹤影,這才離開。

那次之後,我再沒有做那個捉鳥的夢。這其實,我知,是一種釋放。這以後,我當然沒有養過鳥,更沒想過要養;但依然愛觀鳥。觀鳥,是賞心樂事。不同的鳥,自有不同的啼叫聲,也有不一樣的飛行方式,論姿態之美妙,我一直首選燕子,因其輕盈高低疾飛;相比我也愛看的鷹飛舞姿,燕子就是多了那種跡近貼地而飛的從容優雅。

前些時候,偶然看到更大的鳥,看似只合涉水覓食,卻原來拍翼飛起時,無論直飛或迴旋,尤其在水中降落時,也可以毫不用力,直可用妙曼來形容。要說這都該是「輕易」可見的「動作」,畢竟鳥飛魚游,多難遇上,倒底是「指定動作」,難言稀奇。說起來,能夠看到所謂的生活習性,才最重要。

如何才能看到獨特的習性,於人,有所謂觀人於微;於鳥,何嘗不如此。要舉例,以我近日的經驗,或可以喜鵲為例,從而及於其他鳥類。人心不同,各如其面,鳥只能靠行動。

不如由鵲巢說起。

家居旁邊不遠處,有一棵樹,算是高大,總有兩三層樓高,前些時候,因為某些原因,唉,不提也罷,給「修整」了一下,或兩下三下,總之就是不見了好些粗枝幼枝,和葉。最近,偶然外望,看到其中一枝的高高枝椏上,有好大一團欖狀物。憑經驗,這要嗎是蟻巢,要嗎是鳥巢;最可怕的是,蜂巢。視力有限,只能「確定」不是蜂巢,因為外表不夠色美和「圓」滑。按照「減法」,這大有可能是蟻巢。於是拿出相機,遠拍近拍,再用電腦放大來「細察」,結果「肯定」是鳥巢。

在肯定是鳥巢之後,我更肯定是鵲巢。何以「見」得?最直接的「證據」是,巢夠大。所謂「證據」,也不過是我的自小觀察。會築起如此「巨大」鳥巢的「小」鳥,真是捨喜鵲其誰。不過,也不能不說一個自小即有的「迷思」,就是,喜鵲其實不是什麼大型的鳥;當然,相比於燕子禾花雀白頭翁等等,喜鵲確是略大一點,但怎說也不是大鳥。成語「鵲巢鳩佔」,試將其中的鳩當成是斑鳩的鳩,斑鳩確是比喜鵲大和「圓閠」得多,似乎更該有如此「巨大」的巢。打起官司來,某(斑)鳩說這個巢是牠的,憑直觀,大概很多人都會認為,巢該是鳩的巢,不「可能」佔了「小」鵲的巢。當然,事實並不如此。或許喜鵲的基因只可住「大宅」,最好是「豪宅」;納米房?No way!

%e9%b5%b2%e5%b7%a22

回到現實。肯定是鳥巢了,但何以見得這是鵲巢呢。

話說那一天。我在相鄰天台上,看到一隻喜鵲停在高處,眺望的方向正是那鳥巢,我忙不迭拿出相機,大概有三兩分鐘,那喜鵲只是站著,沒什麼動作,我拍了遠照,再拍近照,無比從容。就在我猶豫著好不好收起相機時,卻見鵲躁動起來,張口尖叫幾聲,然後向前急飛。我知道牠一定飛往那個鳥巢。我急忙轉到可以望到鳥巢的另一面窗前,果然看到牠停在鳥巢下面的枝椏上。我奇怪牠怎麼不是停在巢邊;但很快即看到真相。原來巢邊有一隻形影相仿的鳥。胸毛都是白的,但頭上有冠,羽毛主要是棕色的,尤其突出的是,那一撮紅。啊,紅屎忽。

原來,我一直慣叫的紅屎忽,果然是「俗名」,「正名」或學名是紅耳鵯或高髻觀,據我的「觀察」,與白頭翁都是香港常見的鳥,比喜鵲更常見。

二鳥一上一下站著,沒有互望,仍似在對峙。上演的自不會是鵲巢「鳩」佔。過程如何,我不久即要外出,無緣看到底。結果如何,自是鵲巢沒有被佔,但我也沒能真正看到喜鵲回巢的實況,到底是緣慳。

至於喜鵲的一些習性,我雖有點觀察心得,至此先打住。

%e9%b5%b2%e5%b7%a23

%e9%b5%b2%e5%b7%a24

%e9%b5%b2%e5%b7%a25

 

替.代

2017年2月21日YAHOO!新聞

2017年2月21日YAHOO!新聞

「替」和「代」,一般字典詞書的「簡單」解釋,是「代替」。君莫笑。有如問何謂A?何謂B?答曰,AB是也。用兩個不知何意之字詞合起來解釋兩個不同或可能意思相同的不知字詞,也真難為了編寫字典詞書的人。

什麼是「替」什麼是「代」,有釋作「代替」,有釋作「替代」。不玩了。卻原來,「替代」即「代替」。哈,不如問「代替」究竟是什麼好了。其實很簡單,借用《現代漢語詞典》(第6版)的說法,就是「以甲換乙,起乙的作用」。這個解釋,我認為比網上辭典《萌典》的解釋即「交替、取代」要好。不過,「替」跟「代」也不完全是「以甲換乙,起乙的作用」那麼「簡單」;「替」有時比「代」更有「人情味」。試以曾蔭權「臨老唔過得世」即「衰收尾」做例。

本來我想說,我一直不喜歡曾蔭權,主要因為他太「招積」,非因他十惡不赦,但看到他落得今天的收場,怎說也覺有點不忍。這個,不想多說。但看到如上網絡標題,倒更觸動我的語言「潔廦」,不得不說一下。

說「曾慶淳代父買底褲……」什麼的,看似完全「寫實」,其實壞在一個「代」字。如上所說,「代」有代替即「曾慶淳代替父親買底褲……」實情是,曾慶淳只是替父親買底褲……。有分別嗎。

有。本來買底褲等是父親曾蔭權的「職責」,有如「父職」之類;現在這「職責」要由兒子曾慶淳來做,即以子換父,起到父親的作用,有如所謂的「長兄當(代)父」之類的意思,才該用「代」。是這樣嗎?明顯不是。簡單而言,只是曾蔭權自己不能不可以或無法自己去買底褲零食等等,而由兒子去做。這樣做,是「替」即「由」而不是「代」即「換」之意。

此情此境,有中國人所謂表達「孝義」之意,該用「替」,即「曾慶淳父親買底褲……」,這個有「代」難以取代「替」之「深意」。

地動山移海枯……

香港政府「工務司署地政測量處」繪製「大嶼山及離島」圖(部分),1980

香港政府「工務司署地政測量處」繪製「大嶼山及離島」圖(部分),1980

乘機離開香港,問大部分香港人,說得出甚而只會說要去的機場,在香港境內的,相信離不開赤鱲角機場;可是,無論「維基百科」還是「百度百科」,就算以「赤鱲角機場」搜查,點擊後無不以「香港國際機場」立目,然後在內文不是說「亦稱赤鱲角機場(Chek Lap Kok Airport),是香港現時唯一的民航機場,位於新界大嶼山赤鱲角」,就是說「香港赤鱲角國際機場(ICAO:VHHH;IATA:HKG),位中國香港特别行政區新界大嶼山赤鱲角」,總之,「赤鱲角」才是關鍵詞。曾幾何時,赤鱲角當然不是機場,更是一個小島,我敢說沒有多少人在島上走過。

曾幾何時,呵呵,即係想想當年囉,我在東涌隔水望著赤鱲角(島),想,並問人,那個島有人住嗎,可以上去走走嗎?於是得知,那是個有人居住的島,即不是無人孤島,有街渡即小艇定期前往,可惜我一直沒有上去走過看過。然後,不用多說,那個島就成為了「國際」機場,最高處不是山,而是機場建築;一個本來不甚為人所知的名稱「赤鱲角」,一下子「舉世知名」。

又是那句,曾幾何時,興建這個機場與否,也忘了有沒有經過真.諮詢,但確是經過不少討論或爭論,最記得更曾被形容為(部分)「玫瑰園」工程(包括大欖隧道),浪費。

回帶,到今天依然只是使用在市區即九龍城的啟德機場,香港的「發展」會否「停滯」呢。發展不是硬道理喎,不是很多多「智者」的說「永遠不會錯」的道理嗎?

今天當然不是要「追究」過去的「豪言」「找數」啦;但今時今日又到「三跑」要不要爭個不休。硬說不要的,道理似乎多了點,但主要還是那句「發展不是硬道理」(即「發展大晒呀!)。

條毛,我懂;條鐵,我懂,上面那些,我.真.的.不.懂。

偶翻地圖,舊的,新的,找一部分對比一下,又好像似懂不懂。舊圖,1980版;新圖,2014版。二三年,恍如眨眼間的事;對比,令我,心驚。不知當年罵得最兇的人,是否那些最享受這個因地動山移海枯石爛而來的機場。既然當年罵過,現在還可繼續.罵,時興嘛,喔,罵。呵呵呵。

%e8%b5%a4%ef%bc%92

香港特區政府「地政總署測繪處」繪製「大嶼山及離島」圖(部分),2014

香港特區政府「地政總署測繪處」繪製「大嶼山及鄰近島嶼」圖(部分),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