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代

2017年2月21日YAHOO!新聞

2017年2月21日YAHOO!新聞

「替」和「代」,一般字典詞書的「簡單」解釋,是「代替」。君莫笑。有如問何謂A?何謂B?答曰,AB是也。用兩個不知何意之字詞合起來解釋兩個不同或可能意思相同的不知字詞,也真難為了編寫字典詞書的人。

什麼是「替」什麼是「代」,有釋作「代替」,有釋作「替代」。不玩了。卻原來,「替代」即「代替」。哈,不如問「代替」究竟是什麼好了。其實很簡單,借用《現代漢語詞典》(第6版)的說法,就是「以甲換乙,起乙的作用」。這個解釋,我認為比網上辭典《萌典》的解釋即「交替、取代」要好。不過,「替」跟「代」也不完全是「以甲換乙,起乙的作用」那麼「簡單」;「替」有時比「代」更有「人情味」。試以曾蔭權「臨老唔過得世」即「衰收尾」做例。

本來我想說,我一直不喜歡曾蔭權,主要因為他太「招積」,非因他十惡不赦,但看到他落得今天的收場,怎說也覺有點不忍。這個,不想多說。但看到如上網絡標題,倒更觸動我的語言「潔廦」,不得不說一下。

說「曾慶淳代父買底褲……」什麼的,看似完全「寫實」,其實壞在一個「代」字。如上所說,「代」有代替即「曾慶淳代替父親買底褲……」實情是,曾慶淳只是替父親買底褲……。有分別嗎。

有。本來買底褲等是父親曾蔭權的「職責」,有如「父職」之類;現在這「職責」要由兒子曾慶淳來做,即以子換父,起到父親的作用,有如所謂的「長兄當(代)父」之類的意思,才該用「代」。是這樣嗎?明顯不是。簡單而言,只是曾蔭權自己不能不可以或無法自己去買底褲零食等等,而由兒子去做。這樣做,是「替」即「由」而不是「代」即「換」之意。

此情此境,有中國人所謂表達「孝義」之意,該用「替」,即「曾慶淳父親買底褲……」,這個有「代」難以取代「替」之「深意」。

珮與佩,陶傑又獻醜了

《萌典》

《萌典》

西九建「故宮」事件,又來一輪「爭拗」;真是難得的一件「寶」。我敢說,再爭吵千年萬年,都不可能有「真正」的是非對錯,我不想談,也實在不懂,自也不敢談,免出醜。不過,難得陶傑借此談「錯別字」,更不忘藉此取笑人,我倒可以拿來取笑他一下。既然「簡單」的一個兩字,尚且可以「出錯」獻醜,「更大」的問題「出錯」,又怎會沒可能呢。

陶傑1月6日在《蘋果日報》的專欄文章〈爭看大白菜〉,一如我一直以來的看法,意見可以基於事實任意發揮,就算有多不贊同,我都可以「接受」,就如說陶傑其實是女子,直到今天我都認為是「錯」的,不可接受。不要跟我說什麼他的「行為」其實跟女人沒分別;但他是男不是女,到今天仍是「事實」就是了。這可能不是太貼切的借喻,或可點出以下想說明的事實。

先看〈爭看大白菜〉幾段話,有一點足以令我失笑:%e4%bd%a9%ef%bc%8e%e7%8f%ae7

武俠小說家梁羽生有一次跟我晚飯,我請教前輩:「梁先生的小說卷首詩,有『明日天涯路遠,問誰留楚珮,弄影中洲?』之句,請問『楚珮』有何特別?為何只是湖南特產?」
梁羽生很博雅地解說,我上了一課。許多年後,我在成都三星堆博物館見到珮、珪、璋、珏,全部是春秋戰國時貴族和祭祀用的玉器種種,由於不是翡翠、金子、勞力士錶和鑽石,所以館子那一角很靜,沒有一點人聲。
梁羽生解說完畢,我臉色略一沉:「中國人是文盲,先生這首詞,在印刷品、在網絡,我見過的,十之有九,都將『珮』字植成『佩』。看見這等錯別字,像一碗湯裏看見蒼蠅,你憤怒嗎?」

這篇大概就是陶傑所說「在印刷品、在網絡,我見過的,十之有九,都將『珮』字植成『佩』」之一的「表表者」。但「佩」真是「珮」的錯別字嗎?

這次我偷懶,不列舉太多字典辭書了。主要以「舊版」《辭海》和《辭源》和台版《國語活用辭典》等為例;無非要說明,「佩」與「珮」相通,不是什麼佩是珮的錯別字。不如先列《辭海》的「珮」字條,很簡短,卻很「爆」:

%e4%bd%a9%ef%bc%8e%e7%8f%ae6

再列《國語活用辭典》的「珮」字條:

%e4%bd%a9%ef%bc%8e%e7%8f%ae3

還列《辭源》「佩」和「珮」字條的相關詞條,本屬多餘,但也無妨「示眾」,以表「佩」非錯別字之「清白」:

%e4%bd%a9%ef%bc%8e%e7%8f%ae4%e4%bd%a9%ef%bc%8e%e7%8f%ae5

老實說,今時今日,這些簡單的「資料」,隨便在網上鍵入相關的字即可找到,若要「確認」,找台灣的《國語辭典》或《萌典》,輕易便可找到可以信任的答案。自以為是,沒所謂,卻還要取笑「天下人」,未免更可笑了。「梁羽生只打了個哈哈,他是蘇東坡一樣的性格,覺得無所謂。」

陶傑啊陶傑,梁羽生當時打的哈哈,其實是笑你連「佩」與「珮」相通也不懂的淺薄啊。「老人家離世八年了」,你依然沒學懂,還拿來取笑人。唉。

%e4%bd%a9%ef%bc%8e%e7%8f%ae1%e4%bd%a9%ef%bc%8e%e7%8f%ae1a

2017年1月6日《蘋果日報》

的還是扚起心肝好

《廣州方言詞典》

《廣州方言詞典》

「的起心肝」,指決心或發奮並且努力去做某事,我一向慣用「的」字,卻原來,有一個字既同音又意義貼切,即「扚」。「表態」該用哪個字前,不如先說「扚」這個字。

我愛查字典,但在一般通用的如《中華新字典》《商務新字典》《朗文中文新詞典》《現代漢語詞典》等字典詞書中,都找不到「扚」這個字,連《辭源》、《國語活用辭典》,甚而網上辭典如《國語辭典》和《萌典》都找不到,說這個字是非常用字該無不可。當然,百度百科百度漢語都輕易找到,更不用說《漢語大字典》了;這個字,無論讀音和解釋,竟有四個,有「的」(dik)音而又有拉、引和掐意的,大概就是成為「扚起心肝」有決意、用心的「正字」由來吧。

%e6%89%9a%e8%b5%b7%e5%bf%83%e8%82%9d1a

《漢語大字典》

《漢語大字典》

好了,要回到「的起心肝」或「的起心肝」這個粵語用詞了。如上所說,我一如「很多人」,都慣用「的」;就算查《簡明香港方言詞典》和《廣州話俗語詞典》,都是用「的」而非「扚」,不過,更「學術」的《廣州方言詞典》卻用「扚」。要我「判斷」,也不能不先再說,「寫」粵語真的不易,說是有音沒字,當然武斷,但很多字又確是難以找到合用或合適的字。就算好些字,字義對了,字音卻似又不合,「熱門」如「尐」,我只能捨而用「啲」(可參考〈「尐」係乜字〉)。至於有給意的「畀」,無論音義,都比「俾」好,但「約定俗成」下,要用「俾」,我也不反對;但要用「比」,音雖同,但義卻難以接受,我只能反對(可參考〈畀俾比.使駛洗〉

回到「的起心肝」,要我選,我覺得用「扚」較好。不過,要「一般人」「扚起心肝」捨「的」用「扚」,除非有一股很強的力量,非要用「扚」不可,否則,一直「的起心肝」的人,由他好了;但要「扚起心肝」的,也不要說什麼「矯枉過正」甚而罵其為錯。

《簡明香港方言詞典》

《簡明香港方言詞典》

《廣州話俗語詞典》

《廣州話俗語詞典》

快落.快上.聖誕快樂

「什麼快落!快上!」

「什麼快上?我說聖誕快樂,有問題嗎?」

「你聽不明白嗎?他常愛搞爛gag的;我也不敢說這個爛不爛。他的『gag意』,快樂,是上落的落,聖誕要快上,不要快快下落啊!」

「真沒聽過!」

「……哈哈!」

以上是真人真事包括三人的真對白。

職場上,誰不愛「快上」,即升職快;快落?開玩笑,誰愛;咪玩啦!

聖誕,為什麼要快樂?

理論上,香港在「回歸」前,可能有幾十年,不但「事頭婆」英女王生日即「王誕」是「公眾假期」,「聖」誕更會有假期;有假又有薪喎,怎會不快樂呢。至於是不是因為「聖」即上帝生日,管他哩。

不過,也可以「常理」推測理解,到底是生日嘛,「常人」即平民百姓,生日都會慶賀,說聲「生日快樂」啦,何況是「聖」是上帝呢。

生日,該快上,還是,快落,喔,快樂,呢。

心照,沒問題;但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心有靈犀的,要開口,說聲「聖誕快樂」,又何妨。

「吂」可以砌出什麼字

《漢語大字典》

《漢語大字典》

梁振英終於一如我所願,不再競逐連任。我如何評價他,不重要,下屆香港特首不再是他才重要;怎說都值得「飲杯」。不過,我真的不想葉劉淑儀是下一任。原因也不想多說。她要參選,如同其他任何人要參選,我喜歡不喜歡,都不可能左右;就算已實行了很多人所謂的「真」普選,我也只能用手上一票投其他人而令她少了一丁點當選的機會。至於她參選與否,我沒有能力更不應左右。這是我對「民主」的其中一項重要認同因素。

以上贅言,雖是多餘,也不能不說。否則,我談葉劉參選所用的「宣言」也好Logo也好,一公布之後,即引來某些「猜測」和訕笑,無疑有曲解、穿鑿甚或「詆毀」的成分。我試就「字」和標點問題,談一些個人的想法。

先說我不懂或曰不在行的「設計」。既要兼顧中文和英文,還要融合成圖,難度相信很高很高。「贏返香港」在上,「win BACK HONG KONG」在下,先中後英,可謂「識時務」。至於「win」的「w」是不是「倒m」或m到,這種「小學雞」式「思維」可以不理,最堪「玩味」還是那個「吂」符。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如我那樣,要分別「贏」和「嬴」二字,會用一個「口訣」:「贏」是「亡口月凡」,「嬴」是「亡口月凡」,分別在其中的「貝」和「女」。輸贏的「贏」,藏「貝」;卻原來,「嬴利」(盈利)的「嬴」也可以藏貝的「贏」代替;不過,輸贏的「贏」卻不可寫作藏「女」的「嬴」啊。

暈了沒有。我有一點點。老實說,贏就是贏,「盈利」,我一定不會寫作「嬴利」,或「贏利」。如此說來,「嬴」,可能已成非常用字,往往只能落得成為,唉,「錯別字」--無妨留意一下,不時有人會將輸贏的「贏」寫作「嬴」。

好了,似乎沒有多少人介意將輸贏的「贏」誤作「嬴」,反而因為葉劉「借」贏而給人借題發揮。「吂」是不是獨立的「字」,以我有限的知識,即時回答,會是:「否」。但既然有人會說,查字典而知真有「吂」字。有人說,葉劉「團隊」連「谷歌」一下也懶做,以致不知「吂」其實是「獨立」的字,更將「亡」字構圖,說成有心亡港什麼的。連客家話「吂」通常有「未及、尚未到」之意都用上,也真難為了「有心人」(我倒好奇,客家話真有文獻記載「吂」這個字的用法如「菜正放落鑊,吂得時熟(菜才剛下鍋,還沒有熟)。」嗎?)。谷歌也好,百度也罷,「舉手之勞」,即知「吂」之義:「表示不肯之声。老年遲鈍。」據《康熙字典》(可參看「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康熙字典.口部.三》吂:《廣韻》莫郞切《集韻》謨郞切,𠀤音茫。《玉篇》使人問,而不肯答曰吂。《廣韻》不知也。《揚子.方言》沅灃之閒,使之而不肯答曰吂。註:今中國語亦然。又《廣韻》《集韻》𠀤莫浪切,音漭。《廣韻》老人不知。○按諸韻書吂字止有平去二音,《正字通》增上聲,誤。
考證:〔《揚子·方言》沅灃之閒,使之而不肯答曰吂。今中國語亦然。〕謹照原文今字上增註字。

我最有興趣的是其中那句「使人問,而不肯答曰吂」的標點運用,有人將之斷句成:「使人問,而不肯答,曰:吂。」如此標點,可以有二義,一是,不肯答,於是說:吂。另一解釋是,不肯答的意思是「吂」(或「吂」的意思是不肯答)。按葉劉較早前對某記者的問題或一直以來的傲慢態度,她的「吂」確有給人是不肯答的意味。但按一般的標點(即「使人問,而不肯答曰吂」),「不肯答」是解釋「吂」之義,即「不知」。

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item/%E5%90%82/9856865?fr=aladdin

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item/%E5%90%82/9856865?fr=aladdin

「吂」不是部首,用「吂」構圖造字,如上所說,最少可以有「贏」「嬴」二字,雖說一般而言,「吂返」什麼什麼,「吂」之下擺放狀似「月頁凡」的符號,總該是「贏」吧。誰料,豈知,我一直強調,寫粵語,其實不易,既用粵語,「返學」固然可以,但要說「贏返」,不如說「贏番」,「約定俗成」啊。

句讀,或標點,有沒有標準,可以寫一千萬字探討;「約成俗成」,更可用五百本書「討論」。要抬槓,可能有九千九百字或四百九十九本書是因反對而反對所作的。「言論自由」,你可奈何誰誰誰什麼呢。

《蘋果日報》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217/19868464

《蘋果日報》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217/19868464

「689」之動輒得咎,有多少純因對人不對事,我不敢說,但印象中所佔不少;葉劉嘛,跟著下來,相信也會因她這個人而非因事而受質疑甚而攻擊。我不喜歡她,曾有過短時間,即在她辭官再去進修之後回來不久,我對她的看法略有改變,但日子一久,還是不喜歡她。不過,我盡量令自己理智一點,對她採用的方式是對事不對人。也所以,看那個參選logo,我不會借「吂」發揮,而致要用到標點朲「曲解」原意。

至於什麼又如何是「贏返香港」,反而可以斟酌。這個,早又已有人談論,我無意加入這個論題,就此打住。

著.着

%e8%91%97%ef%bc%8e%e7%9d%801

「著」與「着」,單看字形,可說毫不相干;其實二字有時可以互換,也即有通用的解釋。不過,論「功能」之大之多,「着」字拍馬也追不上。所以,查字典詞書,一般都說,「着」是「著」的俗體字;也所以,有人解釋,因為「著」字太責任重大和解釋繁多,從而有「着」這個所謂俗字來分擔其「重任」;因此,實毋須硬要說這個詞非要用「著」或「着」不可。但話也得說回來,有些詞語,確是非用「著」不可,如「著作」「著名」「顯著」等,而某些詞語,如「穿著」和「穿着」(穿在身上的衣服),若非有上文下理,或會一時弄不清楚準確意思是什麼,還是分工最好。這裡試將在字典和網絡上找到的資料羅列一下,看看我以上的說法是否有理。

心水清者大概都知道,看網上資料,往往會看到一些缺字或錯碼字,即所謂怪獸字,有時還可大致猜估到是什麼字,最怕是某些關鍵字,無論如何用上文下理來猜想,也難以理出個所以然來,那就要命了。要舉例子,最好莫如「着」字;也幸好這個字較易辨別出來。不過,要在網上《萌典》查找「着」這個字,只好失望了。其實在台版《國語活用辭典》中,也跟舊版《辭海》一樣,只能在「著」字條目中找到「俗作『着』」的解釋,着實不知台灣人是否只知只用「著」而不知或不用「着」。不過,翻看台版書,似又不是一面倒只見「著」而無「着」。

反過來,大陸卻以「着」為先,拿、扯固然是着,着緊、着落也都用着,就是穿、衣、執之後無不是以着成詞。是否偶然,抑或「別有懷抱」,我也不敢猜想,反正你愛用哪個字,有你的自由,我不會緊說非「著」或「着」不可。當然,香港的一些媒體,如《明報》,幾乎都只見穿著、衣著、執著,但又不會捨着而不用,因而會有拿着、扯着和着緊等字詞出現。

還有一個「有趣」的發現,一直以來,我都以為同一個字,因為粵語音多也聲調多(四聲九調),字的讀音每以粵語為多,卻原來,「著」的粵音竟不及國音即漢語拼音為多。

更有的是,查部首,究竟「着」字的部首是「目」還是是什麼。我幾乎以為在《漢語大字典》找不到這個字,卻原來,在《新華新字典》《商務新字典》《朗文中文新詞典》等「小」字典都歸入「目」字部的,在《漢語大字典》竟是「羊」字部。既然《漢語大字典》資料最豐富,我雖一一查找記錄了,其他字典就不在此羅列出來了。按《漢語大字典》所引資料,「着」有「穿」意,早在唐代已出現,可見這個寫法非近百年才有,誰敢說不夠古呢。

%e8%91%97%ef%bc%8e%e7%9d%802

%e8%91%97%ef%bc%8e%e7%9d%802a

《朗文中文新詞典》

《朗文中文新詞典》

舊版《辭海》

舊版《辭海》

%e8%91%97%ef%bc%8e%e7%9d%806%e8%91%97%ef%bc%8e%e7%9d%806a

%e8%91%97%ef%bc%8e%e7%9d%807

《漢語大字典》

《漢語大字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