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愛用「之乎者也」來指稱文言文,因為這四個字是古文也即古代漢語的助詞。

「助詞?」原來宋太祖曾拿這四個字來調侃,笑說﹕「之乎者也助得甚事?」原文和白話譯文都可以在百度百科看到。

說起來,不要少看四大之首的「之」字。點止「助得甚事」咁簡單;簡單點,到百度詞典看看好了。

再提一次,要 inform,要 notify,要 show,要 tell,也即要「把事情告訴人,使之知道」的話,要說「告知」。寫作「告之」,就變成「控告他」了。認真大件事。

寫書面語,也即現代漢語,很多情況下都不寫「之」,改作「的」了。

不如又抄書,抄《孟子.告子上》12.7開首的幾句話﹕

孟子曰﹕「五霸者,三王之罪人也;今之諸侯,五霸之罪人也;今之大夫,今之諸侯之罪人也。」

其餘文字,大可到這個網站看看。

上引的幾句話,譯成現代漢語,「之」字都可以變成「的」。關於「的」字,很多人嫌現代漢語太多「的」,句中又「的」,句尾又「的」,似要的起心肝「打的」,去之而後快。看看「今之諸侯之罪人也」,何嘗不是「之」完又「之」,無他,有需要就不嫌多了。

最後,不如再抄一句同是出自這一章的,就是「三不朝,六師移之」。「移之」,很有點這個帶點「粗俗」粵語用詞的味道﹕郁佢。

來訪我的博,點之算了,千祁唔好移之或郁佢呀。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