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面.反面教材

2012年8月20日《明報》A18 版有一篇寫〈CY撐麗芸?   CY都唔知〉的花邊新聞。單看題目,實沒興趣知道內容,倒是給小標題「被毓民國教題秒殺」吸引了。

記者或編輯該是李天命的粉絲吧,竟然採用了「秒殺」一詞。這個不多說。但毓民考麗芸的兩條「國民教育題」,「三面紅旗」我雖不覺陌生,卻一直沒有探究實質內容是什麼,就算要我答,也是零分;自然同樣不是愛國(黨?)者。

百度一下,當然輕易就能找到原意。我還是愛翻書,自然不會落空。

《中國報刊新詞語》(李振杰、白玉崑等編,北京﹕華語教學出版社,1987),頁193。

我再一次不專心,還「無意間」看了「反面教材」和「反面教員」詞條。這個「反面」,粵語另有意思,一般作「翻臉」解。觀乎近期甚「惹火」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學手冊》,可算是令人翻臉的「反面」教材。但再百度一下,「反面教材」此詞卻沒有「官方」解釋。1950年代,天翻地覆,出現過不少口號、標語、名詞,到了今天,很多都已不大為人所知。這些,都是歷史,不提不堪提不得不提的,都有;自也有如「三面紅旗」那樣,受到否定,也即受害過的,都能得到我們念念不忘的「平反」。今時今日,如「三面紅旗」這等錯誤思想,大陸該已不再避諱作為檢討教材的了。

無妨看看「反面教材」和「反面教員」的介紹,都引用了毛澤東的話,例如說「壞事可以當作教材,為我們所用」,又說「革命的政黨和人民,總是要反復地經受正反兩方面的教育,經過比較和對照,才能夠鍛煉得成熟起來。」先不要想這是大魔頭的鬼話,這些話其實不無道理。

可惜的是,這都是騙人的話。當年,你相信你就輸了。知道那些年有所謂「引蛇出洞」的史實,就知道這些那些還有更多更有道理的話了,都不過是借作翻臉的「反面」證據。

中國人的歷史,從來就不易讀。近代當代中國史,尤其如此。就憑那麼一丁點課時,憑著「德育與國民教育指引」,令學生「洗腦」也好,「深明大義」也罷,簡直痴人說夢。我這樣說,你認為我「自以為是」也無妨。

中國報刊新詞語》(李振杰、白玉崑等編,北京﹕華語教學出版社,1987),頁51。

中國報刊新詞語》(李振杰、白玉崑等編,北京﹕華語教學出版社,1987),頁52。

《漢英新詞語匯編》A Chinese-English Dictionary of Neologisms(北京﹕北京語言學院出版社,1990),頁1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