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什麼都是也

都.也《頭條日報》這個「又中又英」專欄寫得有趣,是我拿到這份免費報必看的欄目;中譯一般不錯,但也難免有些不好掉以輕心的「錯誤」。例如這篇也犯了不少香港人都有的錯誤,就是都也不分。

關於「都」和「也」的正確用法,寫個兩篇網文,一為〈都.也〉,另一為〈又.都.也〉,不複述內容了。由這篇文和另一訪問稿(這裡出錯的不是網誌作者,而是引述的原文﹕「人人也不知他有靈根自植的意思」),都可看出,這種現象或這股風原來很突出強勁,稍用心即不難發現,不容忽視。說起來,大陸和台灣似乎都沒有這個問題,只有香港才如此,真奇怪。

都,有全部和總括一切的意思,「他們都走了」,跟「他們也走了」的意思其實不一樣。

也,表示同樣的意思。最簡單的例句如,「你去,我也去」,若說你我一起去,就該說,「你和我(或我們)都去」;說「我們也去」,其實有一個前提或隱含的意思,如「他去」,於是「我們也去」。

所以,這篇「又中又英」的譯文,一開始就錯了﹕「許多香港人的英語不好」,該譯作「許多香港人的英語不好」,當然,「都」改成「並」也可以。假如這句之前有「許多香港人的中文不好,英語也不好」,就說得過去,但意思已有別。試再看最末兩句﹕

許多香港人也會明白他的意思。因此我常常說,即使你出錯,也不應被嚇倒(deterred)而不說英語。

第一句那個「也」字一如第一段首句,也用錯了。

或許有人認為這是小題大做或吹毛求疵,就當我太肉緊好了。

百度詞典有「」和「」詞條,都有簡單的解釋,更有中英對照例句,大可咀嚼,即不難細味出個中分別和正確用法。以下各抄數例,以見其概﹕

許多失業的美國人在抓牢這個機會。

Many unemployed Americans have already caught on.

這兩種情況極不可能出現。

Neither outcome is even remotely likely.

我們做的是自己熱愛的事情。

We both do what we love.

他們怕死,怕受傷。

They both fear dying and getting hurt.

它們去了哪裡?

Where does it all go?

公交站和飛機場同樣擠滿了人。

Buses and aircraft are likewise filled to bursting.

它對電力公司有好處。

There are advantages for utilities too.

互聯網應該這樣。

The internet should be that way as well.

這讓我們變得愚蠢,變得悲慘。

This makes us foolish as well as miserable.

都.也2

也門.葉門

《辭海》,頁55

《辭海》,頁58

〈了與瞭.了解與瞭解〉一文中提到,因為查找「了」而知道另一個倒掛的而毫不相關的字,其中一義更是「男子陰」。其實之前翻《漢語大字典》時,會不時發現不少生僻字都與男女生殖器有關。忍不住再百度一下,竟又有頗有趣的新發現。先此聲明,看不慣「不雅」內容者,或要就此打住,否則笑死醜死或嚇死,荒言概不負責。

據舊版《辭海》說,那個倒掛讀「刁」的「了」字,因為不適於楷體,所以借用了鳥字。哈,又是「鳥」。這一筆,先放下不表。不如另說兩個字一個國名。

只因好奇,百度一下,看看可有人談過與生殖器相關的中文字。有,但遠非我想像中那麼豐富;不過倒也有「意外」收穫。

看看這篇,談「且」和「也」。文中提到李敖言之鑿鑿,說「且」字其實是男子的生殖器。「繪形」確是很像,而李敖拿《詩經.褰裳》的「子不我思,豈無他士?狂童之狂也且!」來「胡謅」什麼「你有什麼了不起,你不想本姑娘,本姑娘不愁沒別人想,你神氣什麼,你小子,雞巴啦!」大可不用太認真,反而最有力的「證據」似乎因為「且」為「祖」的古字,於是可引申為「過去人家常供奉的祖宗牌位也是『且』狀,即源於古人對男根的崇拜。」單是以查字典為據,我暫時不認為「且」與男子生殖器相關。

至於「也」字,《說文解字》則力主是女性生殖器。幸好今時今日沒有太多人知道這個字的「本義」,否則我常常用這個字,實難脫色情狂之嫌。

《辭海》,頁55

《辭海》,頁55

說「色情」,這篇提到一個更為「有趣」的故事﹕

中華民國初期把Yemen 這個國家翻譯做「也門」。後來,國民黨元老于右任異議說「也門」就是女人的陰部,怎麼可以把人家的國家叫成「也門」呢?於是,直到現在,台灣還把Yemen 翻譯成「葉門」。想像著把一個國家叫做女人生殖器,也真是一件非常曼妙的事情呢。

老實說,一直以來我都是以「也門」稱呼這個共和國的,倒沒想過妙曼不妙曼,更沒想過竟然會與女人生殖器拉上關係。也跟我一樣習慣了「也門」的,在維基百科只能找到「葉門」詞條時,就不用錯愕了。

《漢語大字典》,頁15

《漢語大字典》,頁50

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

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

《漢語大字典》,頁15

《漢語大字典》,頁15

一點也不

在一篇報紙專欄文章讀到這樣一句﹕「要知道在手提電話、銀包、一堆雜物和人頭中間收拾杯子盤子,像玩馬戲,一點不容易。」本來描寫得很好,卻少了一個字,令句子變得不夠完美,甚而是錯了。

一點不容易,兩點三點容易嗎?我通常會這樣惡搞開玩笑。

沒錯,只因少了一個「也」字;該說「一點〔兒〕也不容易」,「兒」字可免,「也」卻不能少。簡單地說,「一點也不」即「絲毫不」、「絕不」。另舉相近的例子﹕「怎麼也不能」跟「怎麼不能」,根本就是兩回事。那個「也」字,在否定句中既可加強語氣,有時更可調整音節語氣。或可參考百度詞典的簡單解釋英文對應用法

再多說幾句,這種以為愈簡單愈好的寫法,如「無何奈何的是」往往寫成「無何奈何是」,是近年常見的現象。我之前已解釋過,少了一個「的」字,所要表達的是「無可奈何」的定義,而非點出有什麼無可奈何的事,兩者其實分別很大。「無何奈何花落去」,是詩句,甚而某些(新聞)標題也可意會而減省的字。這種特殊用法,可另作討論。

再舉一例。「她是美麗的」可以寫成「她美麗」,都是形容她是美麗的女子;但「她是美麗」,可能一點也不美麗,只是她的名字叫美麗而已。「她是美麗,不是美君,雖然美君美麗兩姊妹都美麗動人」,這樣說該可看出其間的分別了。

都.也

2012年2月10日《明報》A9

香港的傳媒人,經常寫錯別字,該是對字義一知半解所致。近年更有一個怪現象,每每是都、也不分。以上即為常見的錯誤。

先看這一句﹕「你是(香港人),我是(香港人),他也是(香港人),我們是香港人。」有些人往往不用「都」這個有「總括」意思的字,卻用「也」字,意思就很不一樣了。我估計曾蔭權的原話是「我都係同一國土人,……」廣州話寫成白話文,竟就變得不倫不類。

《城邦暴力團》(張大春著,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1月1版1刷)有這麼一段﹕

他抬起另隻手止住我,又思索了半晌才道﹕「 並不一定要搞政治才會招惹到政府裡的人,這一點你一定要搞清楚。反過來講也一樣,政府裡的人搞的也不一定只是政治而已。從我的角度來看,沒有生意做的地方什麼沒有——連政治沒有;有生意作的地方什麼有,才有政治。如果你那個什麼老大哥真是老漕幫光棍的話,倒是有可能害你捲進一筆什麼大生意裡去的——你剛才說什麼菩薩來?」(頁413)

我不敢斷言這是衝著那些都也不分的人而寫。不要小看這段話,用字淺白,但變化多端,而且都很精準。先不說「沒有生意」「有生意」就將兩個通用的字都巧妙地用上了,全段兩見「都」「也」連著使用,可說是有意無意地示範了兩字的用法。

要學好中文,讀這部武俠小說也是不錯的方法。

有網友發現一個怪現象,就是很多人最近(其實已是近幾年的事)都不再寫網誌,大有「你不寫博,我也不寫博」,於是慨嘆「都不博了?」。那個「都」字,就下得精準有力。

莫小看一個「」字,意思多多,單是作「同樣」解,插在文中詩中詞中,自有無窮意趣。

最為人知的,是蔣坦在〈秋燈瑣憶〉所寫與其妻秋芙在芭蕉葉上的唱和。

秋芙所種芭蕉,己葉大成陰,蔭蔽簾幕;秋來風雨滴瀝,枕上聞之,心與俱碎。一日,余戲題斷句葉上云﹕

是誰多事種芭蕉?(What busybody planted this sapling?)

早也瀟瀟,(Morning tapping,)

晚也瀟瀟!(Evening rapping!)

明日見葉上續書數行云﹕

是君心緒太無聊,(It’s you who’s lonesome, fretting!)

種了芭蕉,(Banana getting, )

又怨芭蕉!(Banana regretting!)

特附林語堂的譯筆,也可細賞。

說來,王國維有一首〈采桑子〉詞,兩個「也」字也嫌少,試看﹕

高城鼓動蘭釭灺,睡也還醒,醉也還醒,忽聽孤鴻三兩聲。        人生只似風前絮,歡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連江點點萍。

用蘭膏點的燈已落下很多灰燼,長夜仍難眠,真是睡也醒,連醉也是醒。呀,還是不說下去了,免得傷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