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年失憶症

我們有一句老話,說是「三歲定八十」。三歲,有說不是確實歲數,可以擴大至四歲甚而五歲。不過,三這個歲數確與兒童很有關係。以下「事實」摘自《心理學是什麼》(北京大學出版社,2008年11月2版3刷),與記憶有關,我聽說過,我確如所述,但也聽說有人反對,且言之鑿鑿。錄下或可作談資。

x   x   x   x   x   x

大部分幼兒在一歲時都能叫媽媽,兩歲時基本上能說出完整的句子。對於兒童的學習能力、記憶能力,大概沒有人懷疑,但有一點你可能不相信﹕所有人長大後都不記得三歲以前所發生的任何事情,心理學上把這種現象稱為「幼年失憶症」。即使有人說他(她)還記得三歲前的事情,那也是三歲以後別人告訴他(她)的。我們的記憶也常常發生扭曲,特別是在幼年的時候,有時還會將做夢或者從別人那裡聽到的故事當作是真的發生過。

……按理說,幼兒的學習能力是最強的,因為他們對什麼都會感到好奇,記憶力也特別好。為什麼我們記不住三歲以前發生的事情呢?

……關於這個現象,當代心理學界普遍認同的解釋是,人在三歲以前負責長時記憶的大腦還沒有發育完整。(頁210—1)

x   x   x   x   x   x

「幼年失憶症」,好嚇人的名稱。

作者也提到精神分析學派用催眠作研究的「證據」,但認為「很值得懷疑」(因為「催眠狀態下本來就很容易受催眠師的暗示」;作者也說,不能就此一概否定催眠或者精神分分析)。(頁211)

如此說來,三歲以前「強迫」兒童讀這學那,帶兒童四出旅遊目的無非是增進兒童見聞什麼的,是否有用呢?

抑或所謂記不住的「任何事情」,並不包括所有東西,總有些什麼,例如詩句、人物等會貯藏在「記憶深處」,某時某刻會重現呢。但我真的毫無印象,十足的一片空白。

記憶真是有趣的「東西」。原來歷來的「研究」仍屬有限,有些所謂「科學」的研究成果,仍離不開猜估的成份;隨時可能被推翻。

說起來,人生歷練,似乎也可成為心理學研究的一種方法,只可惜都屬「個人體驗」,難以得到「科學」承認。

扯遠了。先打住。

愛.老

張小嫻的網文〈要是我知道再也沒有機會見到你〉,才知道加西亞‧馬奎斯最近因淋巴癌去世。馬奎斯最為人熟知的小說是《愛在瘟疫蔓延時》和《百年孤寂》。幾年前匆促看了一次大陸版的《百年孤寂》,最近買了台灣的譯本,打算重讀,沒想到他已離世。

張小嫻在網文中,引述了馬奎斯臨死前給一位摯友所寫一封信的兩段,是這樣的:

人們總以為當他們漸漸老了,他們會停止去愛。我多麼想告訴他們,這是錯的。人是在停止去愛的那一刻漸漸老去的。

要是我知道再也沒有機會見到你,我會開口告訴你「我愛你」而不是認為你應該知道。

就憑這兩段說話,我就知道馬奎斯的人生歷練該有多深多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