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人啊~

污染3真沒想到,讀心理學書,竟讀出環保議題來。更好,資料不假的話,我借題發揮,就可以更理直氣壯。

先交代一下資料來源。《發展心理學新論》,民國六十一年初版,七十四年初版第九次印行;沒錯,一本四十多年前在台灣出版的心理學著作。那時,「偏安」台灣的中華民國被「逐出」聯合國(1971年)不久;大陸即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還在文革年代。今時今日,舉世說的「中國人」,一定不會以「台灣人」為代表;部分「香港人」更會以「強國」人稱之。

「強國人」之「強」,之「舉世聞名」,主因大概在「富」,尤其因「土豪」之「炫富」而來之「氣焰」。愛屋固然可以及烏,自也會惡烏而及屋。這些令人討厭的因素,在中國大陸境內,見之於網上的評論,其實也不少,佔多少,難以統計和估計,現在也只能放下不表。這篇只以一些數字和事實,表示一點「驚訝」。

先說全球人口,原來在百年之間,增加得很快,用「激增」來形容,可能有點抽象。以下試條列出來:

八千年前--全球人口不超過五百萬;

1850年--增至十億;

1930--僅經過八十年,即增至二十憶;

1930至1970年--不過四十年,已超過三十五億;

(1970年左右有人估計)西曆2000年--增至七十億。

一百六十多年前,全球人口還不及現在中國人口之數。就是到了1970年,以今天中印兩國人口,加起來幾乎就是整個世界了。根據維基百科,到2014年,全球人口已超過七十二億。四十年前的估計,可以說大致不差。再過數十年後又如何,除非有什麼全球大災難,否則人口只會增加,難以減少。

地球,八千年前至今,體積相信沒有變大,那時候全球人口還比今天香港七百多萬人還要少,就算感覺天不大,地怎說也夠大,整個香港九龍新界,由一人「獨霸」,相信也沒有其他人會走出來阻撓。香港成為英國租借地時,今天一個「太古城」就足以讓全港市民「安居」了。百多年間,香港人口,並非「個別」地區化增加;實如全球那般,都在激增。衣食住行,地,沒有膨脹,人卻不斷增加,如何解決住的問題,相信不是靠口號就能成事。至於如何解決,我除了想到將全球的人或一半永久沉沒在深海中,或空運到外太空自生自滅,大概一時也沒有其他良方的了(我畏高,理該最宜「潛水」)。

寫到這一刻,真有點不知如何寫下去的感覺。全球現今的問題,究竟是因為「硬道理」的無止境「發展」而致出現各種各樣的污染,還是因為人類的不斷增長,因而出現避無可避的各種問題,例如過度消耗(地球資源等)、殘殺其他物種甚而人類自相殘殺,等等,令地球變得好像再無前景可言。曾幾何時,英美日等當年富強走過的路,遺禍無窮,窮了大半個世紀的中國要富起來了,卻原來是「重蹈」那些富強國度的「覆轍」:當年的煙霧(Smog),今天的霧霾;當年的「一泓死水」,今天的江河污染。無不是「富強」的詛咒。你早已開始發財立品,到我「覺醒」時,恐怕又有另一波要「富起來」的災難重演了。

歷史,似乎不會喚醒人類;歷史,其實只在不斷重演。看來,演至挪亞方舟再來,才會有天大地大的「好」日子。

原來,沒有歷史,才談得上有最好。

污染1污染2

廣告

人啊人

老實說,我對人類的歷史所知有限,特別是人類的死亡史。中學時,讀中國歷史,對著歷朝歷代一堆堆人名和各種數字,昏頭昏腦,老是記不住,就怕得要命。

戰爭呀,焚書坑儒呀,當然知道死人無數,但都是不願看不會記住的數字而已,如過眼雲煙,毫無意義似的。不過,有了一點年紀有了一點生活有了一點經歷,看人看事看生命,感受已不再一樣了。

淨因法師在〈無常的人生〉(李焯芬、淨因法師著,《安忍精進﹕克服逆境的智慧》,中華書局,2011年3月第1版)中,由汶川大地震說起,回顧了地球的歷史,也回顧了人類的歷史,更列舉了中國幾千年來人禍所帶來人口損失的數字,一個表看盡,明知也不能不覺觸目驚心。

科學家指出,自從四十六億年前地球開始形成時,便按自身的規律運行,經歷了二十七億年的長期演變,地球表面的水域才開始適宜較高等的生物生長。與地球漫長的壽命相比較,地球真正適合生命生存的時間並不長。……(頁173)

人類得以在地球繁衍至今,並非一帆風順,而是與惡劣的生態環境相摶鬥的成果。距今約二萬年前,地球處於冰河時代,地表三分之一為冰塊所覆蓋。可想而知,當時我們的祖先是在多麼嚴峻的環境下求生存。直至約一萬年前,地球表面開始暖化,冰塊逐漸融解,才慢慢形成了目前的地形和氣候,人類文明從此誕生。概略計算地球提供給人類良好的生存環境,至今前後大約只有一萬年的時間,這與地球四十六億年的壽命相比,實在微不足道!(頁175—6)

在中國歷史上,造成總人口嚴重損失的戰爭就有十一次之多(見表二)。

由表二可見,隨著時間的推移,武器的更新與升級,社會動亂中死亡的人數有向上飆升的趨勢。例如,清朝時發生的白蓮教起義和太平天國運動,損失人口數量分別是一億一千萬和七千萬;八年抗戰,中國軍民傷亡人數在三千萬以上,流離失所的超過一億人。另外,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1918)為期四年多,全球有三十一個國家和地區參戰,計有十五億以上的人口捲入戰爭,近一億人口損失,其中大約一千萬士兵陣亡,兩千萬士兵受傷;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1945)為期五年多,造成約七千二百萬人的死亡。(頁177)

「人生究竟有多長?」很多人都問過的問題。佛陀也問過弟子。

弟子甲理所當然地答道﹕「在數十年間。」佛陀不滿意地搖搖頭。弟子乙搶著說﹕「在飯食間。」佛陀還是搖頭。弟子丙若有所感地說﹕「在呼吸間。」佛陀終於點頭稱是。理論上,這是淺顯易懂的道理,但絕大多數的人們無法看透世間萬物無時無刻不在變化的本質,總以為來日方長,絲毫感受不到死亡的威脅。(頁179)

人.人類

看完《龍紋身的女孩》(斯蒂格.格森著,顏湘如譯,人民文學出版社,2010年4月第1版)了。可以說,內容吸引,中文也翻譯得流暢自然。雖然故意留了一條「引人」的尾巴,而結局怎說都有點太理想,但確是很值得看的小說。

小說內容揭出來就沒意思了,但確也有好些頗有意思的片段可以透露,例如以下一段﹕

與此同時,當她低頭看著他睡著的模樣,聽著他的鼾聲時,又覺得自己這輩子從未如此信任另一個人類。她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布隆維斯特絕不會利用對她的了解來傷害她。這不是他的本性。(頁473)

男女關係,在小說中算是不少見,也不敢說「愛情」算不算是主線。以上的描寫,大概看不出什麼。不如再加一句幾乎接著的描寫﹕

她忽然體會到,當你的心膨脹欲裂時,那就是愛。(同上)

最令我感覺有趣的,是一個用詞﹕人類。「自己這輩子從未如此信任另一個人類」。一般而言,這句會寫作「另一個人」,用「人類」相信不是翻譯出了問題。我好奇在原文會用怎樣的字眼,而英文翻譯又如何。

看畢全書,就知道煞有介事地用「人類」而非「人」來形容那種「感覺」,不是沒有原因的。足見作者所花的心思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