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能.本性.難移

一篇四年多前寫的〈林行止的「蠍子與龜」比喻〉,這兩天又忽然給點得「熱」了起來,忍不住查找一下來源。原來又是來自《信報》,又是與「蠍子與龜」的故事相關,不過這次重述這故事的是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耀廷,有人在留言中加了我的連結,於是引來點擊。

耀廷這篇〈走進歷史迴旋處的中國〉不是學術論文,或可避過不用處處註明出處而受責。文中提到「政治決定卻很多時候並不理性」,說「一個寓言或許能把這政治現實說得更通透」。他說的寓言明顯就是林行止一再「炫耀」的「蠍子與龜」比喻。我點出過,故事顯然「改寫」自伊索寓言「蠍子與青蛙」,我還點出,故事原型有二,但無非與「本性」相關。一不做二不休,我再谷歌一下,更發現一篇借題發揮的文章〈狐狸物語:青蛙和蠍子的故事謬誤〉,作者關麗珊認為有人犯錯後自比蠍子是「本能犯錯,錯者無心」,「肯定錯誤引用故事」。

這次不打算談論耀廷的文章,因為要談的都已談過。但關麗珊的,倒可以略說一下。她說「故事來自電影《哭泣的遊戲》」,明顯是「不讀書」之過。這個故事來自伊索寓言,林行止改寫而視為自己的創作有剽竊之嫌,都不用多說。關麗珊文章重點是「隨後有無數人引用,漸漸變成犯錯藉口」,很有商榷餘地。

關很不滿有人「傷害別人以後,說個故事,然後解釋是本能犯錯,錯者無心。」這個無疑可以痛罵,但這個伊索言要說的不是這層意思。

伊索寓言的英譯,點睛之句是「It’s my nature…」,中譯一般會將nature譯作「本性」。全句直譯是:「這是我的本性啊。」有人甚而譯作「本性難移」(天生或已經養成的性格很難改變)或「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山河的面貌隨年月而有變化,而人的稟賦性格卻根深蒂固。比喻人的本性極難改變)。關麗珊則將這寓言中蠍子的「本性」當作「本能」(instinct)。二者有別,這則伊索寓言要說的,正正就是中國人的老話: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說「生命的本能是求生」,大概沒錯;但「本性」就未必如此。所以說「自比蠍子的人肯定錯誤引用故事的」,未必。但關麗珊因一詞錯讀卻肯定誤解了這則故事的寓意了。

本性2

本性1a本性1b

此驢不同彼驢

唐柳宗元的《三戒.黔之驢》,寫的是寓言,「黔驢技窮」或「黔驢之技」成語即由此而來。同是寫驢,伊索寓言也有一則,但此驢卻比狼還要聰明,可見雖是同一物事,看的人或說利用作故事的人,大可各有發揮,不一定是「人同此心」。

關於「黔驢技窮」,就借用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的說法,要參閱更詳盡的解說,可參考百度百科

從前貴州沒有驢子,有人從外地帶來一頭驢,放在山下餵養。一隻老虎看牠的外表長得很大,起初以為是神,害怕而不敢接近。後來看到這隻驢子除了大聲叫,就只會踢,再也沒有別的本領,就撲上去將牠咬死了。典出唐柳宗元《三戒.黔之驢》。後用以比喻人拙劣的技能已經使完,而終至露出虛弱的本質。如:「他學藝不 精,上臺唱沒兩首歌,就黔驢技窮了。」

至於那則伊索寓言,題目有點長,〈你不是什麼,就別想當什麼〉,其實也是主旨,即「教訓」所在;內文則很短,且抄在下面﹕

一頭驢子在田裡吃草,猛然間看見一頭狼向他撲來,驢子就裝作有一條腳傷了。

狼來到驢子身邊問他的腳出了什麼毛病。

驢子回答說﹕「我的腳上有根刺,你在吃我之前最好先把它拔出來,否則會鯁在你的喉頭。」

狼沒想到這是個圈套,就提起驢子的腿,尋找那根刺。查看的時候,驢子踢了狼的嘴巴,踢壞了滿口牙齒。

狼嗥叫道﹕「我竟然沒有提防!我的父親是教我成為獵手的,我不該一直想當大夫。」

林行止的「蠍子與烏龜」比喻

林行止日前寫〈順利過渡寫上句號   從今而後逐步華化〉,開始即重提他一篇舊文的比喻﹕

回歸快十五年了,出於大部分港人的意外,香港的「核心價值」仍得以保持,果真一切不變;所以如此,用筆者近三十年前的比喻,那是蠍子並沒有「死性不改」不惜「與汝偕亡」螫背牠過河的烏龜(八四年一月十三日)有以致之。

他對那篇舊文的比喻似乎「情有獨鍾」,之後一提再提。我起碼找到這兩篇﹕〈多說無為不管用行動實際卻遭殃〉〈烏龜蠍子平安過河? 〉

不想談他的觀點,只說他的「得意之作」——蠍子與烏龜的比喻。我沒讀過他那篇寫於1984年的原文,不知道他有否提到那個寓言其實有所本。據我所知,故事出自《伊索寓言》,有兩個版本,意念與林行止的並無二致,只是林將被蠍子所螫的動物改為烏龜。先將林的版本錄下﹕

蠍子要過河,苦於不通水性,在岸邊逡巡;忽然見到烏龜在水濱休息,遂上前對烏龜說情,希望烏龜能背牠到對岸去。

烏 龜一見蠍子,早已魂飛魄散,遑論要背牠渡河,當下自然婉轉推辭;蝎子不僅其毒無比,而且聰明透頂,烏龜的反應早在其預料中,因此不慌不忙地請烏龜不必害怕,因為如果蠍子螫烏龜一下,後者固然會葬身河底,前者不擅泳,亦會同歸於盡。蠍子耐心地分析這種利害形勢後,對烏龜真摰地說:『龜兄,你想我會做這種害 人害己的蠢事嗎?』烏龜一想,對啊,蠍子為了本身利益,一定會破例不下毒手的。於是決定做一次「善事」。

烏龜背蠍子過河,最初相安無事,和平共處;可是,不一會,烏龜尾部突然感到一陣劇痛,接著暈頭轉向,知道被蠍子螫了一下,已中劇毒,生命危在旦夕,但牠不明 白蠍子為何不顧本身安危,因為牠們正處河心急流,龜死蠍亡,對誰都沒有好處,於是牠要從蠍子口中知道真相,不然死不瞑目,哪知毒蠍的回答出人意外,牠說: 「龜兄龜兄,難道我不知螫你一下我們就會一同葬身河底嗎?可是,這是我們蠍子的習慣,要改亦改不來啊!」……

再採下英漢對照插圖本《全本伊索寓言》(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2003年 1月1版,2004年3月2刷)的兩個故事原型,以作對照。(想想原作為何選用青蛙和飄蟲兩種較易被螫的動物,而不是有硬殼的烏龜,也是有趣的問題。)

學術上,如此改動別人的創作已是大忌,如果不標明出處,更難免有「剽竊」 (plagiarism)之嫌。網上尋搜,最常見的是林行止這個烏龜版本,真希望他首篇文章引用這個寓言時提過伊索,否則如何辯說,都是廢話。

【 《牛津高階英漢雙解詞典》第四版﹕plagiarize: take (sb else’s ideas, words, etc) and use them as if they were one’s own 剽竊,抄襲(他人的意念、言詞等)。】

改編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教授的一篇專欄文章,引起了小學補充教材的道德教訓小波瀾。我算是表達過一點點想法。看該文時,一時沒想起陳教授提到的故事,其實有原型的,我只覺有點熟,還是由別人點出才恍然來自伊索寓言。

如此一來,我又可以書接上文〈教.學.材〉,再補充一些想法。

小狗下井的故事,明顯改編自〈狐狸與山羊〉。這個故事有兩個版本,網友Chris 都將英文原型列出來了,跟我看過的完全一樣。主角改寫成小狗與小鹿,根據的是版本一。

不妨先回到我前文所說的「創意」問題上。故事既是改編的,明顯沒有創意。作者「創」的,不過是將角色變換。如果說這是香港好些電影及電視劇的拿手好戲,相信雖不中亦不遠矣。我不會一竹篙打盡一船人,但不少人確以為這就是「創意」,可以通過改寫、練習等來達成,未免太簡單,也太看不起「創意」了。我就知道有傳媒高層一直看不起所謂「創意」,只覺得「創作」無需學問更不用做調查工夫之類,純屬天馬行空的「老作」,是輕而易舉之事。特區政府可能也有這樣的領導人,以為「創意」可以靠一點點錢一些課程就可「培養」到。

扯遠了。再說這個小狗故事改編的效果。似乎很多人都集中在道德教育方面。我稍後再說。先直接一點說,這個改編版本非常拙劣。

改編者大概沒有好好了解整個伊索寓言體系中,單是各種動物的「角色扮演」,差不多都給賦與了固定的性格特徵。狐狸應當總是狡猾的,兔子總是膽怯的,獅子總是勇猛的,狠總是殘忍的,公牛總是強壯的,……所以,原故事設想用計騙山羊下井而脫險的,就不會是驢子,也不會是馬,更遑論是「純良的人類朋友」小狗了。

另外,是羊,是山羊,更不會是小山羊。因為狐狸還須借助山羊的角。改編故事選了小鹿。鹿固然有角,但試想一下,小鹿的角能有多長,可助小狗由井中躍出。這些常識,明顯是故事改編者所忽略的。無知而自以為聰明,就得出如此慘不忍睹的「小」故事了。

至於跟著而來的「教訓」,更不難猜到,改編者根本沒去想一下匹配不匹配角色扮演者,只一味照搬原有的,以為很聰明。

不少人都指出過,伊索寓言不是童話。這不單是成人世界的故事,更是很老練成人世界的寫照。善良的道德表現固然有,奸狡的人性之惡也不迴避。這是簡單的概括。可以作兒童讀物嗎?

首先,請不要再自欺欺人或太天真了,所謂的成年人,多接觸一下,就知道,以為「白紙一張」的兒童,只是成人的一廂情願的想法。可能最了解這種情況的,是幼稚園和小學教師,愈老練的教師,愈清楚知道,不是所有兒童都是那麼「純良」的,有時狡詐的程度,比很多成人更甚。原因?不說了。

所以,如此這般的故事和教訓可以讓小孩子看嗎?我認為並無不可。或許這樣說,如果我小時候已看過這樣的故事,可能就少受許多騙和不必要的苦。也不多談這個了。其實,這些故事也可以做所謂的反面教材,因為可供討論的地方更多,更能收啟發之效。當然,怎樣看,如何教,又是另一問題,說來話又長了。就此打住。

相當

伊索寓言中,有一個叫〈兩個罐子〉,網上可以找到一個版本。不長,乾脆抄下來。

一條河流中,漂浮著兩個罐子,一個是泥燒的,另一個是銅造的。

泥罐對銅罐說:「請你離開遠一點,別靠近我身旁;因為只要你輕微地碰觸我一下,我就會被碰碎的,而且我也並不想和你親近。」

同等的人才成好友。

我那套《全本伊索寓言III》(中國對外翻譯公司,2003年1月第1版)譯法大致一樣,但「教訓」是這樣的﹕

實力相當的人才能成密友。(頁181)

這句大約來自英文﹕Equals make the best friends.(頁180)

另一個相近版本是兩罐在河岸上,陶罐仍是小心翼翼地要遠離銅罐。

銅罐大喊﹕「別害怕,朋友,我不會撞你。」但陶罐卻說﹕「要是我離你太近,不論是我碰上你,還是你碰到我,倒霉的都是我。」

故事的教訓是﹕

強者和弱者是不可能做朋友的。(頁183)

是不是有點實力要相當,甚或「門當戶對」的況味呢?

強者和弱者真的難以走在一起(The strong and the weak cannot keep company)?

三冊伊索寓言看完,又要放下了。可能不知某時某刻,忽然靈光一閃,又會拿一個兩個故事來胡吹一番也說不定。也可能,沒幾天就忘得七七八八,人家提起,會啞口無言。

獅子

試看看百度百科如何簡介獅子

獅子(lion)是唯一的一種雌雄兩態的貓科動物,是地球上力量強大的貓科動物之一,獅子生存的環境裡,其他貓科都處於劣勢。漂亮的外形、威武的身姿、王者般的力量和夢幻般的速度完美結合,贏得了「萬獸之王」的美譽。

獅子,在伊索寓言中就有不少故事。

獅子放生了老鼠,後來老鼠果然報恩,教回牠一命,該是最為人熟知的一個故事。另一個是,一隻獅子腳掌上插了刺,一個人替牠拔了出來。那人稍後給捉拿並判了死罪,皇帝要將他餵給一隻獅子。那隻獅子,偏巧就是牠幫忙過的,被捕獲後用來殺死犯人。牠沒有殺死這個幫過牠的恩人,一人一獸成了生死之交,結果雙雙得以獲釋。

這都表現出獅子溫純可愛的一面。

獅子也給一隻小小的蚊打敗過,沾沾自喜的蚊結果給蛛網捉住,還給吃掉。這是另一個故事,獅子不算主角,輸了給小蚊子,看著也不覺什麼。

獅子以強欺小的故事,有時對方可能是狼之類,到底給人有「勝之不武」的感覺。獅子在百獸群中落難了,才最易給人另類的想法。

很多平時受盡獅子欺凌的野獸,趁著牠老了病了,體衰無力,再不能勇猛捕食或打鬥了,於是牙咬腳踢,以報仇雪恨。中國有一句話說,「虎落平陽受犬欺」,如斯潦倒的獅子,相信比受犬欺的虎更不堪。

無論寫獅子老了還是病了,伊索寓言最少兩次寫過野驢知道獅子再無力反抗時,背過身來用蹶子踢獅子的頭面,令獅子覺得受如此低下的野獸侮辱,「讓牠的靈肉俱滅」。其中一個故事的教訓更說﹕「只有懦夫才會侮辱垂死的君王。」

看到這樣的故事,又會有多少人替獅子不值,甚或可憐獅子呢?

其實也不止一個故事說獅子因為年老多病,不能靠力量捕獲獵物,於是裝病騙其他動物來探看牠。結果全都被獅子吞吃了。就只有狐狸發現獅子的詭計,只恭敬地與獅子保持著適宜的距離。這個故事的教訓是﹕「聰明人懂得以他人的不幸為鑒。」

看到這個故事,我們可憐獅子多些,還是覺得牠太奸詐呢?

是,獅子是強大的,萬獸之王啊,不是弱者,慣於欺負其他動物,十足的弱肉強食。我們就算如何打牠罵牠取笑牠,一般情況下,大概不會覺得有負於牠,甚而有時覺得非這樣不足以「教訓」牠,平息一下怒氣怨氣。

這就是人間的心理不衡術。

強人聰明人美人,當然也有難處,但相對於弱小的愚笨的貌陋的,往往佔了更多天生的優勢,有時要受點「委屈」,也該忍忍吧。

比不比;比,比

都愛說﹕人比人,氣死人。是叫人不要比。

又有說﹕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是叫人比較的。

在看伊索寓言,不如又借一個寓言來吹水。故事叫〈野兔與青蛙〉。是不是野兔,是不是青蛙,都不要緊。我們大概在傳媒上看慣了這類故事。

話說野兔覺得自己過於膽怯,常常要過著東躲西藏、擔驚受怕的生活,痛苦萬分,又不知可向誰訴,於是一致決定集體結束生命。牠們聯群結隊跑到湖邊投湖自盡。躺在湖邊的青蛙看到牠們衝來,嚇得紛紛急忙跳進湖中躲藏。

一隻野兔看到這種情景,大聲說道﹕「停下來,別再自尋短見了!事情原來不像看起來那麼糟糕,世上總有些人還比自己更膽小呢。」

日光之下果真無新事。二千多年前早已有人講這種勵志故事了。

不比不比還須比,原來一比之下,似乎再苦也不覺苦了。

真是這樣嗎?偶然看到一個「心理健康」的網站,就是借這個故事作引子的。看看似也無妨,不過仍要小心處理。希望不會「正」能量產生反效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