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與溝通

溝通從來不是容易的事,否則也不會有專書和專門課程來探討這門學問。

要達到溝通的目的,能用盡方法,也即施盡渾身解數,務求彼此明白,當然最理想不過。可惜的是,不是任何情況下都能有此理想的環境,適合的機會。於是,每多的是誤會,有時更誤會重重。

都說文字不是很好的溝通或傳意的工具。最易找到證明,就是翻開字典詞書,即知道同一字同一詞,往往有不止一個意思。我用的是這個意思,你想的卻是另一個,雖未致雞同鴨講,有時也會九唔搭八。這是How to Read a Book 一再強調的。可以補救也即補鑊還好,否則唔寫好過寫,愈少用文字表達愈好。

可能是這個原因,所以中國禪宗就有「不立文字」的做法,認為禪法不是經由語言概念來傳授的,不以著述立說為事。有人將這種特質簡單說成是「以心傳心」。如果不嫌我開玩笑,真要有如情人愛侶般有「心心相印」的靈犀能耐才可。

不說不說還須說,不立不立還須立,於是也有認為不當的(見以上百度百科連結)﹕

如《祖庭事苑》卷五〈單傳〉之條云(卍續113·132上)︰「然不立文字,失意者多,往往謂摒去文字,以默坐為禪,斯實吾門之啞羊。爾且萬法紛然,何止文字不立者哉?(中略)豈拘執於一隅。故即文字而文字不可得。文字既爾,餘法亦然。」

所以,也只能「讓文字說話」。我們所知有限,可能只知一字一詞某一二層意思,那就要好好多學多知多接受,不要浪費自己不知的。

有時,甚至有點無可奈何的,也得接受。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品位」一詞,本來不是新詞,卻「忽然」多了一個意思,等同「品味」。我雖然不喜歡這個詞的新意思,講「品味」就不會用「品位」。不過,別人要用,也不會執意只有「官階地位」和「品格及社會地位」之意。

(前文﹕〈 撇.閃〉

廣告

我的意思,你真的知道嗎

多年前,一位高手送了一句英文給我,說如果我能譯成中文,翻譯勉強算是及格了。

我一看,都沒有深字,幾乎要即時脫口而出。

初看,真覺顯淺得可以;盤算著該如何貼切地用中文表達時,心就開始慌了。

拿著膠牌,拿起筆,愈看愈想竟然愈糊塗。

幸好我沒有即時大言不慚。

都說翻譯難。甚至有人說,不同語文根本是不可能互譯的。

其實,想深一層,就是同一種語文,經由他人來傳情達意,也有可能失真;要準確無誤,跡近不可能。

就算一字不漏轉達了,其間的語氣有沒有上落呢?是正話還是反話呢?有時白紙黑字放在眼前,不同的人看到,也會有不同的感受。何況看不到的「心意」,更是猜亦難測也不易。

更有人會讀出作者完全沒有想過的意思來;正是,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誤會於焉重重而生。

真是沒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