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是「匪語」嗎?

寫了兩篇談修改文章的網文,本來要續談修改別人文章的感受,今天卻忽然想知道「天線得得B」事件的來龍去脈,聽到網台節目【隨口噏一剔過】談這件事的「公關災難」,忍不住岔開一筆。整件事的是非,可謂各說各話,連相關機構的「公開澄清聲明稿」寫得如何,我都無意多說。但節目主持人的其中幾句話,卻令我有不吐不快之感;要談的是「打造」一詞。

不想聽主持全部的話,可留意2:37至2:44幾句話(大約是):

「……研發啦,打造模具呀,呢,知自己衰啦,製造得唔得呀,點解要用啲匪語呢,OK?」

什麼是「匪語」呢?以下是維基百科的解釋:

「喺香港,匪語泛指一啲來自近代中國嘅華語用詞,帶有貶義嘅意思。有啲有本土主義傾向嘅人,會認為香港喺英國統治下,已經慢慢發展出自己嘅香港話,而且擁有強韌嘅生命力。但喺中國對香港影響力日漸增加嘅時候,有啲香港人會留意日常生活唔同場合,用詞係咪被中國影響,對於呢啲來自近代中國嘅華語用詞反感。

不過,有啲人就認為,挑剔人哋係咪用匪語,反而係吹毛求疵。」

簡單地說,所謂「匪語」,就是「來自近代中國的華語用詞」。

至於「打造」是否「匪語」,不多引其他出處了,就看看來自台灣的網上詞典《萌典》怎樣解說和舉例:

「以手工製造。

《三國演義.第一回》:『玄德謝別二客,便命良匠打造雙股劍。』

《初刻拍案驚奇.卷一五》:『他看得金子有十分成數,便一模二樣,暗地裡打造來換了。』」

拜託了,連「打造」是古語也不知不懂,亂噏一通,還「仆街」什麼的去罵人,看來不知衰要仆街的是自己。主持若只說,「用製造得唔得呀」,我可以接受,不會嬲;但刻意另造事端,是何居心,也不用多說了。

廣告

「失蹤」與「失聯」

Desktop8〈「失聯」或是源自台灣的「匪語」〉一文中,我既推測「失聯」一詞很可能源自台灣而非大陸,更認為此詞是否可以接受,該由它的好壞來決定,而非什麼「匪語」不「匪語」。之後在「主場博客」中讀到這篇〈「失聯」之不恰當〉,主要按詞語的好壞來定「失聯」之壞,算是較恰當的討論方式。不過,此文仍有一些可以商榷的地方,試再討論一下。

《國語活用辭典》

《國語活用辭典》

先補充一個或可證明「失聯」不是「匪語」的資料,就是2012年最新第 6 版《現代漢語詞典》仍是只收「失蹤」而無「失聯」,但台灣則早在2008年已有人採用「失聯」作書名(《失聯的飛行員》),就算這兩年「入口轉外銷」,時序上也是大陸借用了台灣的用詞。

再說一次,我至今仍不習慣「失聯」一詞,覺得「失蹤」較順耳。一再表態,話就較易說下去。

改說「失蹤」。這個詞語,相信香港的小一學生都能道出其意,要作句也沒多大難度。然而,真是不查詞典不知道,原來這不是「古已有之」的古語,簡單解釋固然是「失去蹤跡」,卻不是「失去蹤跡」的簡稱。我但覺訝異的是,《辭源》竟然沒有這個詞條。現在通行的《辭源》是修訂本,1915年先以五種版式出版,1931年出版續編,1939年出版合訂本,1958年才開始修訂,「收詞一般止於鴉片戰爭(公元1840年);增補一些比較常見的詞目,並刪去少數不成詞或過於冷僻的詞目。」(見1987年的〈出版說明〉)我們現在常見慣用的「失蹤」顯然是本來沒有而非「被失蹤」。

找另一本較後(中華民國三十六年〔1947〕)編輯發行的《辭海》,倒收入「失蹤」一詞。更覺意外的是,原來這是個法律名詞﹕

法律名詞。自然人去其向來之住所或居所,蹤跡不明而生死無可考者,謂之失蹤。失蹤人經過一定年限後(普通失蹤滿十年後;失蹤人為七十歲以上者,滿五後;失蹤人為遭遇特別災難者,失蹤滿三年後),法院得因利害關係人之請求,為死亡之宣告,即在法律上推定其為死亡也。

真有點複雜。這個解釋,在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已不收了,反而近年最新修訂版的《國語活用辭典》仍有類近而簡單得多的解釋﹕

(一) 失去蹤跡。(二) 〔法〕離去平常的住所而生死不明者,經過一定年限後,法院得為死者之宣告,即在法律上推定其為死亡。

辭淵

《辭淵》

1948年初版的《辭淵》,更簡單﹕「〔法〕不知蹤跡,以致不明生死。」但無論多簡,都涉及生死。這都是我一向沒想過的解釋。

好,不能不提《現代漢語詞典》了﹕「下落不明(多指人)。」如果沒看過以上的解釋,對「(多指人)」一說會頭上冒出千百個問號。

不管「失蹤」說的是「失去蹤跡」還是「下落不明」,用以形容最近的客機消失事件,就我來說,可說清楚簡單易明。不過,若「失蹤」一詞之來,原來有這種「微妙」的法律規限,而且「只」適用於人,則「描述」飛機一時消失或不知蹤跡或不明下落,用「失蹤」似乎不貼切了。

失蹤,不是古語,是事實;失蹤,今時今日已很少甚或在大陸和香港都不會作為法律名詞來使用,也是事實。才出現了幾十年的一個用詞,在我這個「老香港」看來,已恍如天長久的用詞,而且似乎「一直」只有「不知蹤跡」的解釋。老實說,我的臉已紅了又紅。我不知六七十年前若有人用「失蹤」來描述一輛黃包車時,會不會給人笑話不懂中文。

漢英雙語《現代漢語詞典》

漢英雙語《現代漢語詞典》

失蹤,不說別的,無疑已有「約定俗成」的用法;「失聯」嘛,我不敢說。〈「失聯」之不恰當〉的作者 Mayi 說「人流」為「人工流產」簡稱之不可取,簡明而擲地有聲;但說「就講最近新詞『鳩嗚』,查有典出(有線新聞在反佔中遊行隊伍中訪問到那位說來『購物』的四眼女士),讀音更兼容並蓄,用字精到,實為佳作。」未免牽強。「鳩嗚」作為一時「潮語」,當然「精采」,但與「失聯」實難以並論。

還是讓時間和「市場」規律來定論吧。「鳩嗚」也好,「失聯」也好,這些用詞,三兩年「事過境遷」之後,仍有人莫失莫忘不時採用,或有可能「扶正」。就如「的士」,曾幾何時是不可入「文」的香港音譯方言,非寫作「計程車」或「出租車」不可,現在連「打的」都編進詞典中了。還有「品位」「買單」之類呢。真要吃得那麼「清」,世間可能早已沒有多少真正「吃齋」的出家人了。

「失聯」或是源自台灣的「匪語」

「失聯」似乎是這一兩年間流行起來的用詞,若非經文少提起,可真的不知道又成了「匪語」。

先說何謂「匪語」,或可參考這裡這個。簡單而言,「匪語」「就是共產中文」;有何特色,如何「入侵」香港,港人應如何對抗,等等,不一一抄錄了。

文少說,「『失聯』是近年報導才出現的詞語,是否源於大陸則說不準。」他更以台灣的《中國時報》和《BBC中文網》也用上「失聯」一詞,以證此詞未必是「匪語」。文少更查證了「『失聯』一詞有可能是民航術語“Radar Contact Lost”的意譯詞,再由『失去聯絡』縮寫成『失聯』……應是一個民航術語……普通人平日少用是很正常的,不應大驚少怪。」

我忍不住又百度一下,果然有「失聯」一詞,簡說如下﹕

失聯,失去聯繫、失去聯絡的簡稱。原只為台灣地區常用語,最近因為馬航失聯事件,使這個詞成為中國大陸的新名詞。

失聯「原只為台灣常用語,最近因為馬航失聯事件,使這個詞成為中國大陸的新名詞」,原來筅由台灣輸入再「大量」輸出,可信嗎?猜想不會因為「被罵」為「匪語」才「推諉」吧。我遂在台灣Yahoo奇摩找台灣的資料,找到這本二手書﹕《失聯的飛行員》。書的出版日期是﹕2008-10-01。按此推算,早在六年前,台灣早已有人用「失聯」並作為書名。

我不敢說以上兩個「例證」就足以證明「失聯」一詞「原只為台灣的常用語」,但要找更多更早的例子,相信不難,但我暫時不想做了。只想略談一下這個簡略詞和所謂「匪語」的問題。

失去聯繫,簡稱「失聯」,跟「失蹤」來自「失去蹤跡(影)」的簡稱可能「異曲同工」,但目前的「處境」並不相同,因為「失蹤」早已「深入人心」,人人接愛。

老實說,我最初甚而到現在,依然不太習慣「失聯」一語。想來或許有如什麼「電聯」「(伊)貓你」那般,早年也是一時未能「會意」過來,總覺得不易明白且不順耳,最好少用甚而不用為佳;至今,何嘗不是成了日常用語,要是不口說或不在短訊中用「電聯」等詞,別人不笑話,自己也覺累贅了。

假如「失聯」果真源自港人近年深深愛上了的台灣,是「台語」而非「匪語」,反對的人還會堅持不採用嗎?

不理好醜,「『失聯』係『匪語』,唔好摻佢玩」;「原來『失聯』最先來自治灣,咁就摻埋佢玩啦。」到了一個如此「毫不講理」的地步,不是「小學雞」行徑和心態是什麼,只能嘆句可悲,更可能很可怕很危險。

文少說,「即便某些新的意譯詞或用語來自大陸,只要不是辭不達意,難道我們又要抗拒不用乎?一個不理好醜、胡亂排拒外來文化的地方,只會扼殺自身的文化生命力。」我認同。再說,所謂形勢比人強,英語世界也「抗拒」不了他方的語文「入侵」,同文同種,不是你要提倡就可以流行,同理,不是你要抗拒就可以「消滅」。與其「盲目」抗拒,不如「擇善固執」之餘,更可將好的吸收並取而用之,不夠好的改善,真的認為不好的,就由「市場」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