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都得?

先抄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有關管夷吾(管仲)的簡介﹕

人名。(?~西元前644)字仲,春秋齊國潁上人。初事公子糾,後事齊桓公為相。通貨積財,富國強兵,尊周室,攘戎狄,九合諸侯,一匡天下,桓公尊為「仲 父」,為法家之祖。諡敬。亦稱為「筦子」、「管仲」、「管子」。

想知多點?可到百度百科。再抄出一段管仲與鮑叔牙之交的文字,從而也可看到他的一些經歷。

管仲之所以能相齊成霸,是與鮑叔牙的知才善薦分不開的。管仲晚年曾感動地說:「我與鮑叔牙經商而多取財利,他不認為我貪心;同鮑叔牙謀事,我把事情辦糟了,他不認為我愚蠢;我三次從陣地上逃跑,他不認為我膽小怕死;我做官被驅逐,他不認為我不肖;我輔佐公子糾敗而被囚忍辱,他不認為我不知羞恥……。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子也!」

好,來到我想說的話了。其實是孔子說過的話。

孔子在《論語》中有四處評價過管仲。第三篇〈八佾〉(3.22)就很不客氣批評他器量小、不知節儉,更不知禮。

其餘三處都在第十四篇〈憲問〉中。第9章說他剝奪了伯氏生活依靠的三百戶采邑,可是伯氏至死也沒有怨恨的話。這裡,孔子用「人也」來形容管仲。有論者認為這個「人」可以是「仁」或「人才」,更可說成「是個人物」,即很有手腕。一字而褒中有貶或貶中有褒。

如果以儒法不兩立來看,以上兩處明顯是貶法的很好例子。

不過,再看〈憲問〉第16、17兩章,就知道孔子有多容納管仲。

先有子路一問,齊桓公殺了公子糾,召忽自殺殉節,但管介卻沒有死,管仲不算仁吧?孔子高度評價管仲之後,子貢再跟進發問,他還要輔助桓公喎,肯定不是仁者啦。

兩問兩答,孔子都稱讚管仲輔助齊桓公不以兵車稱霸諸侯,一匡天下,擊退夷狄,使中國免遭異族統治。他實在夠得上「仁」。仁,是孔子很高的評價啊。

一般認為「忠臣不事二主」是理所當然的事,管仲既不殉主,更是「反骨仔」,如何稱得上「仁」者呢?

好一個孔子,認為所謂「忠」,並不只是忠於一個人,而是以天下蒼生為目標,有論者認為他的目光更為遠大。(可參考峻洲《論語說解》,齊魯書社,2009年9月第8次印刷,頁280、284 – 5;也可參閱這篇網文。)

是孔子懂變通,還是沒有原則呢?放諸今日,我們可以如何評價呢?作為政治或做人的通識材料,思考一下也頗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