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看完了《不朽》。

這是部插曲很多的小說,或者說,有很多碎片。有主題,似乎沒有重心人物;歌德竟也佔了不少篇幅。或許阿涅絲算是關鍵人物。她死了,會讓我們心有戚戚焉。

有幾個插曲似乎毫不相關,但一下子就歸結到阿涅絲身上。將她視為這本小說的中心人物也未嘗不可。

這部小說給我最大的啟示是,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歌德可以跟海明威走在一起對話,連米蘭.昆德拉都跟自己創造的小說人物握手。其他的生死聚合,又有什麼不可能呢。也只有如此相信,才可將這樣一部小說變得完整可信。

世態人情經歷多,自會了然世事往往沒有所謂荒謬不荒謬。於是,小說也就可以怎樣寫就怎樣寫了。

寫得怎樣才重要。米蘭.昆德拉給我們示範了。

只能心領神會。

又要跟米蘭.昆德拉暫別了。

廣告

機會.遭

你的牙痛成這樣,大有機會蛀牙。

這個人持刀行劫,遭途經的警察拘捕。

他品學兼優,在全校師生面前遭校長品題。

廣告中、視聽文字傳媒裡,如此說這樣寫的例子多的是。

香港人似乎很愛把握機會,以致常常遭人讚賞。

你很可能患上癌症,給人說成「很有機會」患癌;你愛聽到這種「有時間性的有利情况」嗎?

為了避免用「被」字,劫匪就只好(不幸地)「」警察捉拿了。如此受到傳媒讚賞,怪不得有人要鋌而走險,一旦有「機會」「遭殃」,也有媒體說句同情之語。

只可憐好人遭到讚賞,變成「碰到不幸的事」,也不知幸也不幸。

(補記﹕一條「遭」字用得貼切的新聞標題﹕高考作文題遭網民惡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