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

吳魯芹在《文人相重.台北一月和》中,有一篇寫〈亨利.詹姆斯與R. L. 斯蒂文蓀〉。文中有這樣一段﹕

在這一方面,詹姆斯大約也不甘後人。他同他的哥哥威廉斯.詹姆斯一定說了不少有關斯蒂文蓀的「好話」。威廉是著名的哲學家,在哈佛執教有年。傳說有一次他在波斯頓的電車上,手中拿了一本斯蒂文蓀的《奧托王子》(Prince Otto)是道道地地的英國版,不是美國的盜印版。他的哈佛同事笑他花大價錢還英國版,不知道貪點便宜買賤價的盜印版。威廉.詹姆斯說,買書他也喜歡貪便宜的,不過他不能做對不起他弟弟好友斯蒂文蓀的事。(頁36)

文中關於「盜印版」,還有這樣一個註釋﹕

今日美國常有人嘲笑台灣盜印書籍之事,當年美國盜印出版的書,也是很普遍的。(頁44)

此文寫於1983年,到了今時今日,台灣大概很少或沒有盜印書籍了吧。只不知台灣有沒有人嘲笑大陸的盜版風。

曾幾何時,香港人出外旅行愛大吵大鬧,常常給人嘲笑;今時今日,香港人常常嘲笑大陸人在歐洲在香港「聲大大」,「失禮人」。

曾幾何時,香港人爭先恐後排隊「買樓」,為子女爭名校學位,也成為嘲笑對象,「失禮人」。

今天,香港人看上海世博的「失控人潮」,大嘆國人「落後」,不文明,在世人面前「失禮人」,大肆嘲笑。

其實,在一條所謂「文明與落後」的路上,誰也有開步的階段。跑在前頭的嘲笑後面跟著的。給嘲笑過落後的,忿忿不平。可一旦跑到「文明進步」位置了,就回過頭來,也不甘後人,嘲笑後頭的唯恐不力,早忘了自己曾經歷過什麼況味。

管他千秋萬代,算你是東方人,西方人,南方人,北方人,還是文明人,落後人,大概都走不出這個軌跡吧。

相關文章﹕

(二)〈相 輕.相重.諒解〉

(三)爛尾

(四)吳魯近如是說

(五) 今之視昔,昔之視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