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劾.知其不可而為之

還在讀《明朝那些事兒》,只因沒有可以記的,就沒再寫有關這套書的札記。

第四部名為《粉飾太平》(中國友誼出版社,2009年1月1 版3刷),卻又是一個活寶嘉靖,再來一個奸臣嚴嵩。現在又寫,只因二事﹕死劾、知其不可而為之。有一個人物我之前毫無印象,名楊繼盛

當年明月這樣寫他﹕

這是一個沒有私仇的人,他的心中只有公憤,即使整他個人,只要有益國家,他也毫無怨言,此即所謂大公無私。(頁153—4)

相對之下,「大私無公的嚴嵩自然是無法理解這種品格」。(頁154)

為了烘托楊繼盛,當年明月先「調侃」了一下明代的彈劾「盛況」﹕

在明代,彈劾可謂是家常便飯,比如你看某人不順眼,可以上書彈劾,和某人有仇,也可以上書彈劾。彈劾的理由也是千奇百怪,比如不講個人衛生、衣服沒穿對、腰帶沒繫好、長相難看也可以彈,總之是只想得到,就能彈劾。

在這種環境下,明代的官員們已經養成了習慣,大凡一個官員幹到三品副部級,如果檔案裡沒有十幾份彈檔,那就是件極不正常的事情。

你彈劾我,我彈劾你,幸福的日子一天天地過,幾十年混下來,一次也沒被彈劾過的,不是人是神。(頁154)

但楊繼盛的彈劾方式不一樣,他採取「死劾」。

而死劾,並非是簡單的文書,它是一種態度,一種決心,彈劾的罪狀是足以置對方死地的罪名,彈劾的對象是足以決定自己生死的人,彈劾結果是九死一生。

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以生命為賭注,冒死上劾,是為死劾。

死劾,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頁154)

結果當然是楊繼盛死。而且是給廷杖後沒得到護理,受盡痛苦之後才給奸計處死。有一段寫他在牢房中,請看守點亮一盞燈在旁照著,讓他自行料理一件事。只是文字,已看得令人毛骨悚然。他是用一片破碎碗片,「聚精會神地刮著腿上的肉,那裡已經感染腐爛了。」沒有止痛藥,「碗片並不鋒利,腐肉也不易割斷,這是令人難以忍受的劇痛,然而楊繼盛沒有發出一點聲音。」(頁160)

明知必敗的仗,也要打;還是單打獨鬥,由始至終都沒求過饒、吭過聲。當年明月說﹕

明知不能成功,明知必死無疑,依然慷慨而行。一般說來這種行為有著很多稱呼,比如愚蠢、不自量力、飛蛾撲火等等,在西方人的眼中,這更是一種不可思議的違反邏輯的行為。

而在中國古老的哲學中,這種行為有著一個恰如其當的名稱﹕

知其不可而為之。

我深信,這正是我們這個偉大民族的魂魄。(頁156)

楊繼盛其實沒有白白犧牲。這是後話。至於「知其不可而為之」是否中國人特有民族氣質,我不敢肯定。但這種「魂魄」是否喪失了呢,倒是我想知道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