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正義的歪理當道

2016年10月17日《明報》D5

2016年10月17日《明報》D5

「國教事件」如火如荼之際,最為人「稱道」或最「煞食」的說法是「洗腦」,又最「難得」的是,附和者不單有「老」傳媒人、傳媒講師教授和傳媒,更有自命深懂邏輯很有獨立思考能力的所謂哲學教授,認為什麼洗腦是輕而易舉的事,邊做塘邊鶴兼剝花生之時,推波助瀾,認為沒有「正義」的破壞,就沒有將來的美好。我不知這是真無知,還是裝傻,之前認為香港這個地方是其厭惡之地,於是不管家人感受而離開,在異地自覺稍有「成就」之後,忽然說很愛香港此地,說什麼做什麼都無非想香港好,就算有人大肆破壞,也可而且應該接受。「難得」的是,其始終留港的家人「踢爆」過其言行。這些,我無非在其網誌中得知而已,希望再查證時不會已消失無蹤。

以上引言不是過場話,但「細微」處實在難以三言兩語可以說清,遑論釐清,所以多說也無謂。但「國教事件」可以,而且不難,因為一切都留痕。很「高興」這天(2016年10月17日)看到資深中學教師陳漢森在《明報》D5版其專欄文章中,談到藉國民教育科來改造學生的思想,就算由「那些投上級所好的黨官、媚共的契仔契女……走入課室施教,用他們的教材去改造學生的思想,也不可能!」難道當年所謂的「洗腦式」國民教育科,一星期一節課就可以?

洗腦?云乎哉!

我不逐一連結當年我如何不直那些洗腦狂言而作的網文,再提起,真是「人都癲」。有良心的,不如自行站出來招供。怕丟臉,以後再狂罵別人什麼「語言偽術」時,撫心自問,自己真是無知扮有識,還是一時如當年的「老懞懂」,不懂當懂再欺蒙真的不懂而又信其學術或資歷「權威」的人,雖有局限,還是認真好好反省的好,誤己而有好飯吃,自我感覺良好,作偽也就算了;最好還是不要再誤人,作孽。

反面.反面教材

2012年8月20日《明報》A18 版有一篇寫〈CY撐麗芸?   CY都唔知〉的花邊新聞。單看題目,實沒興趣知道內容,倒是給小標題「被毓民國教題秒殺」吸引了。

記者或編輯該是李天命的粉絲吧,竟然採用了「秒殺」一詞。這個不多說。但毓民考麗芸的兩條「國民教育題」,「三面紅旗」我雖不覺陌生,卻一直沒有探究實質內容是什麼,就算要我答,也是零分;自然同樣不是愛國(黨?)者。

百度一下,當然輕易就能找到原意。我還是愛翻書,自然不會落空。

《中國報刊新詞語》(李振杰、白玉崑等編,北京﹕華語教學出版社,1987),頁193。

我再一次不專心,還「無意間」看了「反面教材」和「反面教員」詞條。這個「反面」,粵語另有意思,一般作「翻臉」解。觀乎近期甚「惹火」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學手冊》,可算是令人翻臉的「反面」教材。但再百度一下,「反面教材」此詞卻沒有「官方」解釋。1950年代,天翻地覆,出現過不少口號、標語、名詞,到了今天,很多都已不大為人所知。這些,都是歷史,不提不堪提不得不提的,都有;自也有如「三面紅旗」那樣,受到否定,也即受害過的,都能得到我們念念不忘的「平反」。今時今日,如「三面紅旗」這等錯誤思想,大陸該已不再避諱作為檢討教材的了。

無妨看看「反面教材」和「反面教員」的介紹,都引用了毛澤東的話,例如說「壞事可以當作教材,為我們所用」,又說「革命的政黨和人民,總是要反復地經受正反兩方面的教育,經過比較和對照,才能夠鍛煉得成熟起來。」先不要想這是大魔頭的鬼話,這些話其實不無道理。

可惜的是,這都是騙人的話。當年,你相信你就輸了。知道那些年有所謂「引蛇出洞」的史實,就知道這些那些還有更多更有道理的話了,都不過是借作翻臉的「反面」證據。

中國人的歷史,從來就不易讀。近代當代中國史,尤其如此。就憑那麼一丁點課時,憑著「德育與國民教育指引」,令學生「洗腦」也好,「深明大義」也罷,簡直痴人說夢。我這樣說,你認為我「自以為是」也無妨。

中國報刊新詞語》(李振杰、白玉崑等編,北京﹕華語教學出版社,1987),頁51。

中國報刊新詞語》(李振杰、白玉崑等編,北京﹕華語教學出版社,1987),頁52。

《漢英新詞語匯編》A Chinese-English Dictionary of Neologisms(北京﹕北京語言學院出版社,1990),頁115-6。

強詞奪理

2012年8月15日《明報》A32「觀點」版

這次的所謂國民教育爭議,真是很好的教材。有心人無妨將討論的文章編輯起來,擬訂一些問題,讓學生討論一下。

先要做到一點,不偏頗,也即不要只收對某方有利的意見。我沒看左派報紙,不知有沒刊登過反對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文章;有有偏見,猜想不會有。另一方面,我在一兩個頗受重視而專門轉載報刊評論文章的網站,也似乎沒有看到上載贊成推行國民教育的文章。《明報》刊登過這樣的文章,不多,我大致都讀過,不知反對者有多少人讀過。但如此「稀有的」的贊成聲音,卻沒能登錄在上述網站,不能不令我覺得有「偏頗」之弊。所以,我希望有心人在編輯這本這資料集時,不會出現這種偏頗。

我說過,這份指引不是不好,只是太好,好得實在難以用那麼有限的課時,將中小學生完全「洗腦」,成為頂天立地的世界公民,卻因教育局沒指定為教材的《中國模式》出現偏頗,而令《指引》成為十惡不赦似的指引,落得灰頭土臉的難看面貌。我認為主要是「假大空」惹的禍,與人無尤;只是早該在今年之前受責難。

不過,反對推行這份《指引》的人,有些都只看細部,甚而認為有如毒奶粉一般,就算一點一滴,也不能滲入有毒成份,毒害無知受教小孩。用「毒奶粉」作比喻,其實不甚妥貼,但還勉強可以接受。這個不深論。有些人故意將大部分有益的部分隱而不提,實非君子所應為。如果受過這份指引內容如「修身」部分所薰陶,大概不會這樣做。

不過,還有更強詞奪理的,看看上面這篇出自教協理事手筆的文章,就知道討論已到了有點不理性的地步。明確寫了出來的,可以輕輕一句只是「粉飾之詞」就算駁斥了。另外,沒說的,就憑己意猜想,就成了「非常嚇人」的事實似的。我不知道作者是否教師,是否會如此教導學生,可罔顧事實只列但求對己有利的推想作為理據來駁斥對方,果真用這套方式教授如何獨立思考怎樣分辨是非,而學生深信不疑,那就不可不謂危矣。

(附記﹕今天到書店逛了一會,竟然看到兩本有關中國國情的書,手冊式,似乎很著重資料。一本由國內作者所編寫;另一本則由港人所編寫。後者有香港一所大學的歷史教授寫的序,提到一個「美中不足」之處,就是缺了歷史部分。果然是「歷史佬」。想說的是,教師真要教這一科,「中國」部分也不是沒有現成資料可用的。至於這些現成的資料是否有「偏頗」,我沒細看,不敢說。之前是否有人評論過這些「舊」料,該是傳媒發揮「深入調查」的機會了。)

這份指引,唉

考慮再三,還是忍不住要將這些不吐不快的意見整理出來。

先再來引書,有關「假大空」的。

《中國報刊新詞語》(李振杰、白玉崑等編,北京﹕華語教學出版社,1987),頁102。

《漢英新詞語匯編》A Chinese-English Dictionary of Neologisms(北京﹕北京語言學院出版社,1990),頁212。

再來看看近日引起爭議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是否有點「假大空」。全文可以點擊連結查看。我試簡述一下。

查網上資料,這份指引確實經過諮詢,也有過回應。除網上仍可找到的連結資料外,印象中,還有反對意見的,認為不切實際,實毋須獨立成一科。但不知為何,猜想是「新聞性」不足,就沒有引起多大關注。於是指引本身米已成炊。要不是那份《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出台,給人找出「惹火」部分,今年九月,該可順利「試行」上路的了。

批評這份指引的人,最「有力」的證據是《中國模式》既「形容中國共產黨的『民主集中制』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復以「『政黨惡鬥,人民當災』為題,指美國民主、共和兩黨輪流執政,往往因政治理由,影響民生運作。」(參看維基百科的簡介)當然,《指引》中用作審查是否夠愛國的方式也深受詬病。而最令人擔心的是,這份指引有洗腦的意圖。

我一直認為,在現今資訊發達的香港,要將學生有如放在黑箱中操控得不分青紅皂白,從而灌輸只唱好中共的盲目「愛國心」,根本不可能。當然,不是主要回應我,很多人都找來好些「證據」,證明洗腦不單可能甚而是輕易而舉之事。有些供作一哂無不可,根本沒駁斥的必要;有些驟看很有道理,因為理據是經過專家實驗證明,是很有份量的研究結果。但只要回到實際,就知道拿這些「權威研究」出來,只足以證明這份《指引》根本沒可能「發揮」洗腦的功能。

簡述一下這份《指引》的組成,大致分成五個範疇﹕個人、家庭、社群、國家和世界。最受爭議的是「國家」範疇。說起來,我懷疑不少反對者根本不知道這份《指引》的內容是如此「豐富」的。而有些大力反對者,在批評時就算不是完全沒看過這份指引,也是刻意不提其餘四大部分。下面試摘載一些表,該有助了解大概的內容。

我覺得《指引》有點朝著「修齊治平」的路向走,修身、齊家之意,不難讀出,治平改一下,變為「知」,知國知天下,雖不中亦不遠矣。教做人之餘,有沒有教「獨立思考」?有。有沒教「自由、民主、人權、法治」這些普世價值?有。一個公民要有的德性,可說都沒短缺。初看之下,不說嚇了一跳,也有點失笑。如果這份指引真能達成洗腦之效,被洗的人,根本不可能沒有自學和獨立思考能力,分辨是非黑白有何難度。何止愛國,是好國民,更會愛己愛人愛天下,簡直是模範世界公民。我也希望自己再去按此指引受洗,成為堪稱頂天立地的人。

想想,每周只有兩節,不是天天講,時時教,密集式灌輸,要達成「任務」,不是難為了教師苛求了學生是什麼。比較其他科的課時,例如中英數,比這科要多出多少,尚且沒能將大部分學生洗腦,變成中英語文高手數學天才,就憑那麼丁點的課時,就能將同樣一班人的腦洗得只會盲目愛國嗎?請不要開玩笑了。

還有,整個「灌輸」過程,是分年齡分階段分內容的,什麼白紙一張,教師說什麼就相信什麼,一旦相信之後,往後要改變就困難了。看看所謂有問題的「當代中國」部分在哪個階段才「灌輸」吧。高中的學生,受過獨立思考訓練,還是沒有如學民思潮那些骨幹般有分辨對錯的能力?這也無話可說了。

《中國模式》已被「定性」為有偏頗的材料,但評論《指引》時只一味談「當代中國」部分如何不堪多不可接受,因而認為整個指引都有問題,算不算偏頗呢。

不要跟我說,指引不能輕視,教師必須嚴格遵守,但其實隱含了要求學校只著重國家部分,但求學生愛國就成了,其餘可以不按指引要達標,得過且過。

《指引》的內容不好?毒害未來的青少年?看一眼就知道,沒花沒假,實在是太好太理想了。好得正如中了六合彩六千萬元頭獎般,令人開心得睡不著覺。

我的看法是,這份指引就算未至「假大空」,也是華而不實,像虛應故事多於實事求是。可以洗腦?設計這份指引的人,不暗笑,大概也會私心竊喜。太抬舉了。

取消吧,有辱無榮,收效成疑甚而難以收效的課程,又何必要獨立成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