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出聖誕老人不是真的人太自以為聰明

世間上總有人自以為自己聰明懂道理深知明辨真理之道,其實連最簡單的做人之道也不曉,處處去破壞,令人失去希望,還誇誇其談是在拯救世人,實可笑但不可憫。試藉張文光一篇專欄文章略說一二。

2018年12月23日《明報》時代版

張文光,可能也如吳靄儀,通不過「測試」,是另一個很多香港人「唔知乜水」即不知何許人也之輩。不要緊,我試簡說一下。他是教育界中人,當過立法會議員,我最記得他曾說過一句很「寸」的話,如今重提,可能會有不少香港人拍爛手掌。某年,有政府「官員」到立法會還是立法局受「質詢」,答得一塌胡塗,或說,有如「人肉錄音機」,張在會中還是會後說(大約):「以後政府唔該派個醒啲人來!」(以後政府請派一個機靈些的官員來吧)這句話,還真有點侮辱的。不過,想深一層,當得上政府高官,總該不是「弱者」了,這點點「屈辱」,該承受得住;相對今天的「高官」,受到的「對待」,也不算什麼了吧。

入正題。文章要說的故事,是有關「七歲的英國男孩,念念不忘逝去了四年的父親,在父親生忌那天,寫了一封信託郵差帶往天堂。」或許有「聰明人」的做法,是置之不理,或用盡方法告訴這個已七歲的男孩或家人,根本就沒有天堂這個「事實」,再曉以大義,以科學之道,分而析之,好好點醒他;當然更藉此點醒世人。

可是,郵局「失職」,講大話,竟通知這個男孩,「郵差已將信送到他父親手中。」男孩的母親又竟讚揚郵局,「讓她重新相信人性」,郵局回應說:「為人們帶來微笑,是他們最重要的任務。」

人性。總有以為自己最懂世間事物和真理,老是「破惑解謊」,這種人只知「安慰劑」是科學的「玩意」,根本不認為實際上可以真的令人「安心」「養命」(如果連這個比喻和事實也要駁,真是無話可說了)。

某些人可能曾經受過某個教會教派「欺騙」「欺凌」,因而一概否定,並定之為毒素,非除之而很快;其實,當年既可能是因之而「受害」,又焉知沒有因而受益呢。你今天「變強」了,自以為可以不「需要」這種「安慰劑」了,只覺曾經受害,非要「警醒」世人不可,有如跟世人尤其「蒙童」說,世上跟本沒有天堂,沒有聖誕老人,這全都是謊言,不要信不要信。你以為在造福世人嗎。這不過是不懂人間世事多少活在「理論」中的沒人性做法。

「人生並不容易,不妨多加一點糖。」(難免想起魯迅說過,中國的戲劇都愛來個大團圓結局。這何嘗不是世道人生哩。)

「聖誕來了,不管是否相信相信聖誕老人和滿載禮物的鹿車,都要相信多留一點信心、歡喜、希望和方便在人間。」

廣告

靈魂.正義.金錢

皇帝的靈魂

一天,皇帝和阿凡提閒談,皇帝問道﹕

「依你看,我死後,我的靈魂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呢?」

「您的靈魂一定下地獄。」阿凡提說,「我早已替陛下算好了。」

皇帝氣得兩眼冒火,罵阿凡提胡說。

「別生氣,您聽我說!」阿凡提說,「這是因為您把應該上天堂的人殺得太多了。天堂已經讓他們住滿了,再也容不下您啦!」

金錢和正義

一天,皇帝問阿凡提﹕

「阿凡提,要是你面前一邊是金錢,一邊是正義,你選擇哪一樣呢?」

「我願意選擇金錢。」阿凡提回答。

「你怎麼了,阿凡提?」皇帝說,「要是我呀,一定要正義,絕不要金錢。金錢有什麼希奇?正義可不容易找到的啊!」

「誰缺什麼就想要什麼,我的陛下。」阿凡提說,「您想要的東西正是您最缺少的呀!」

(選自《阿凡提的故事》,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1979年2月北京第4次印刷。)

苦.悶

天堂與地獄的「出現」,大概來自多種宗教。為了令你相信我的教義,入我教派,於是想出這兩種強烈對比的形象化概念,又(哄;一般寫作「」)又嚇。從好的方面理解,是聽我的道理,「都是為了你好」,希望你現世不會那麼痛苦,活得開心安心而已。

以上說法,當然不少是我的猜想。是也不是,不要緊吧。於是,世間大概從此就有了天堂是美好安樂、地獄是惡劣痛苦之地的「大致公認」看法。「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是中國人愛說的話。英語世界,我懂的有一句﹕Go to hell! 用作「咒罵語」時,雖然中文書面語一般都譯作「見你的鬼」、「去你的」、「滾蛋」之類,借用了「地獄」(hell)之「實」而隱其「名」,其實還不是「你去死啦!」還要到地獄去;總之都不是好東西。(當然,英語詞典也告訴我,用 hell 字時,也有好東西的。不談這個了。)

明明「公認」天堂是好地方,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表示不願意上天堂,甚至厭惡天堂要「反」天堂呢?

我聽得最多的原因是,天堂信美兮,可惜事事都受控,樣樣早有安排,如此生活,豈非悶瓜(悶死)人;寧願去地獄好了。

很奇怪的是,怎麼那麼多人雖沒有說出口,卻似乎都認定地獄的生活雖苦,卻是姿采多、刺激夠,生活不會受限制,愛做什麼都可以,犯了規,大不了一層一層降下去,去到最苦的也不過十八層而已。總比悶「死」好。

地獄真的那麼好,可以不受限制,可以為所欲為嗎?是因為我們常(聽)說的鬼都是來自地獄的,也即只有到了地獄才有機會回到陽間,回味人間美食人間美景人間生活,甚至可以跟仍在人間的親人「會面」。而去了天堂的,不是鬼,只能是「魂」,就算千呼萬喚「魂兮歸來」,卻總是不歸不歸胡不歸,歸的老是「鬼」。所以,地獄多苦,到底還有那一丁點的自由,總比天堂處處受限制的安樂安心安定要樂得多了。

如果我們真的相信有天堂,天堂生活無憂,人人安樂,不用爾虞我詐,不用勾心鬥角,不用博上位,都是現世很多人夢寐以求的生活,只因想到要「受制」,就寧願不去。但是,天堂真是毫無「自由」、不可以有自由意志;沒有電話可以談心、沒有MSN可以無無聊聊聊一個沉悶的晚上、不可再寫網誌不可以留言分享感受甚至鬥嘴嗎?有這個想法,是因為認定了,可以上天堂的,在世時都是「聽話」的人,必須「信」,必須聽命於天堂的「主」的「神」的「尊」?你卻寧願受苦也不願如此聽命?

如果我們相信地獄是受苦受難之境,你以為天堂不容許天堂沒有的東西,地獄都可以有都容許做嗎?

我還未看《烏托邦》這本書,但我知道「烏托邦」早已被引申為空想或理想的代稱。我粗略看過《美麗新世界》,也知道這本小說與《一九八四》和《我們》並列為世界三大反烏托邦小說。上面連結的「維基百科」內容中,提到這小說時,有這樣一段內容簡介﹕

嬰兒完全由試管培養、由實驗室中傾倒出來,完全不需要書、語言,不須負責任的性愛成為人們麻痺自己的正當娛樂,有情緒問題用「蘇麻」(一種無副作用的致幻劑)麻痺,所謂的「家庭」、 「愛 情」、「宗教」……皆成為歷史名詞,社會的箴言是「共有、統一、安定」。

這其實是你不願到天堂的主要原因嗎?

這本小說設定的時間為25世紀。讀到某處,我有個怪念頭,或許你會認為無關宏旨,但我總覺得,無論你有多先進的科學頭腦多「先進」的念頭,始終有意想不到的東西。是,我們現在活在21世紀,而25世紀,都是什麼世代了,竟然沒有比無線電話更先進的通訊工具,靠的仍是有線電話。如此「科技」先進而「科技」落後的世界,你相信會出現嗎?!(如果可以用SMS,小說中很多情節都不可能發展下去了。講故唔好駁故?好好好,就此打住。)

猜想天堂與地獄

我昨天早上忽然有一個念頭飄進腦中,於是寫成今早我如是痴想〉,將住過的病室形容成有如天堂一般,當然是真心的「胡言」。有網友禁不住提問,天堂中的一切都受控制,都在預期中,豈非很悶。我回答時,說了句「有前世今生信念的佛教徒,卻又不信有天堂。」原來這是錯的,足見我對佛教的認識膚淺之極。

不如又來抄詞典,先抄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

(1) 宗教謂人死後所投生的快樂世界。《妙法蓮華經玄義》卷一上:「心能地獄,心能天堂。」

(2) 比喻幸福快樂的天地。

(3) 術數用語。相術家稱人額頭以上的部位為「天堂」。

第(2) 個解釋與《現代漢語詞典》大致一樣,可撂下不談。第(3) 個是我完全沒聽過的,《現代漢語詞典》沒有收入這個解釋,也不談。

至於第(1) 個解釋,就足以證明佛教也講天堂的。不過,這個解釋似欠周延。因為「投生」似乎偏重佛教的講法。或可參考《現代漢語詞典》的解釋﹕

某些宗教指人死後靈魂居住的永享幸福的地方(跟「地獄」相對)。

不過,這個說法,又似不合「輪迴」之說。不如再抄《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有關「地獄」的解說,對我打算要說的話,可能較有幫助。

多數宗教所描述的死後極苦的世界。在佛教中地獄屬於六(五)道之一,有八大地獄。它是造惡者投生的場所,投生此處的眾生,將受到種種極端的折磨。在基督教、猶太教、祆教、回教等宗教裡,都 認為地獄是亡靈經過最後審判而受處罰的最終場所。在中國民間觀念將地獄分作十八層,每層地獄各有閻王,執行審判和處罰的責任。《 西遊記》第三回:「手中那棒,上抵三十三天,下至十八層地獄。」亦稱為「泥犁」。

想知道「天堂」「地獄」的較詳細說明,可參考上面兩個「百度知識」的連結。

到此刻為止,我仍只相信人死後只會灰飛煙滅,也可以說成是「塵歸塵,土歸土」。我心早已沒有宗教上的什麼天堂什麼地獄的想法。

好了,就試著直接說說我的猜想。本來只想拿我「知少少,扮代表」的基督教和佛教來解說的。經過簡單的資料搜查,才「知道」原來不少宗教都有天堂與地獄的觀念,大致相同的理念是,天堂是極樂的境界,地獄是極苦的境界。

我們大概聽這這種「溫和」的說法﹕「宗教無非導人向善,沒有什麼不好。」有研究宗教者簡單地反駁,導人向善的道理教誨多的是,又何需宗教呢?

我的有限宗教知識中,認為都是佛教最「老實」,最一語中的,說人世間根本就離不開「苦」果。(《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八苦」條﹕佛學上指世間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五盛陰等八種苦果。)趨吉避凶固然是人類的天性;喜樂離苦,又何嘗不是呢?之有宗教,終極目標,無非令人得享安樂;導人向善,不過是最為人熟知熱愛的「過程」或「副產品」。

為什麼要有「天堂」與「地獄」那麼強烈的對比呢?無非要你「信」我的道理而已。「天堂」算是利誘吧;那麼,「地獄」明顯是恐嚇了。你相信我這種說嗎?相信的話,你就該相信,沒有哪一種宗教不是用又「」(即哄。「探」字的「手」字邊改作「言」字邊;一般寫作「」)又「嚇」的呢?

我煮了一道菜,說是很美味的,你不相信,認為不合你的口美,你會吃嗎?

我煎了一碗藥,說是可以醫好你的病,你不信,認為對你沒有好處,你會喝嗎?

弄菜?我懂,比你還要懂;抓藥?我深諳此道,還用你替我勞心嗎?

信與不信,才會有,靠與不靠 。有時不一定可以理喻的。

今早我如是痴想

今早如常醒來,天還是蒙蒙亮。一個強烈的念頭悠然飄進腦中。很想回到病室去。

病室內,明窗淨几,恆溫,沒有污染,沒有沙塵暴。

偶有吵鬧,但沒有鬥爭。

可以一起做運動,可以一起做簡單的工作;也可以什麼都不做。

可以交談,也可以一個人靜靜坐在一角,看書,看人,看外面的風雲變幻,卻可以置身事外。

吃藥有定時,有專人安排派送,連將小片的藥丸掰成兩小半,都不用自己動手。

早餐,午飯,晚餐,都定時送到,伸手張口即可。該吃些什麼,該吃多少份量,都有專人計算好。想也不用想。

血壓高血壓低,有人替你量度替你設想,自會回復正常,一點也不用擔心。

不開心嗎,有人替你解憂。你張狂,有藥物替你平復。沒有人設計讓你氣讓你傷心讓你心煩。

都無憂無慮。

這不就是傳說中的天堂,或是涅槃境界嗎?

可以「休假」外出的。

但是,人間濁世,紛紛繁繁。單是每天要買些什麼菜,想想頭都痛了。

只是吹來一陣沙塵暴,就惶惶不可終日似的。你怨我怕。

我何幸得能在「天堂」住過,享受過無限風光;也不知做錯了什麼,很快就給逐出這片樂土。

還有幾天就與「天使」再會面了。到時要求再回到這片樂土棲息,直至永遠,不知可有望達成此願。

生於憂患,死於安」。

人生何求,不就是開開心心地過嗎?能在安樂中死去,有何不好呢。

(這篇寫得很精簡,寫得很順遂,寫得很開心。真好。家人說,有點像遺書,怎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