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呂秉權=2766票

2017年3月25日《明報》D5

香港特首選舉不是「普選」,只是小圈子選舉,有許多缺點,一言以蔽之,錯在「提名委員會」不夠廣泛。如果不能將《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改變成「最終達至普選產生的目標」(我只能重複說一次,八九六四前,「幾乎定稿」確是沒有提名委員會的),也只能在提名委員會的「廣泛代表性」落墨。

誰也不能打茅波,簡單地說《基本法》承諾香港人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第二十六條是這樣寫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舉權性和被選舉權。」某些人不知有心還是無意,都愛「省掉」「依法」二字。什麼叫「依法」,最簡單無妨問問,剛在香港出生的嬰孩有這種權利嗎?到十五歲可以參加立法會選舉嗎?三十九歲可以成為特首候選人嗎?為什麼不可以?難道這些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沒有人權嗎?合不合理是另一問題,「依法」就是不可以。

逃避如此簡單的事實,一味要要要,不給就撒賴,然後說政府「強硬」不聽民意,一於反反反,於是撕裂,「罪」哪方,其實明顯不過。也真難為竟然有人,尤其是所謂知識分子律師大狀傳媒記者編輯「領袖」等等,只求「目的」,不理這種事實,更難得有人不追求事實就深信不疑,無理追求到底。別人反駁,就標籤為不是愚民,就是既得利益者。我真想知道,發布這些似是而非或以偏概全而實是歪理當「大道理」的人,究竟居心何在,還有良心嗎?!我一直認為,追求民主,可上窮碧落下黃泉,但不是用自以為不是「語言偽術」的愚民歪理方式來洗腦進行的。尤其那些站在永不會受害的高地或躲在暗處,卻「指揮」別人去做這種「犯法」而用似是而非含糊不清的解說認為就是犧牲也沒問題,究意有沒有良心。

近年不斷由所謂泛民不顧事實而播出的歪理,比比皆是,上述不過是一些。再要找有「代表性」的近例,可以《明報》這篇由資深記者甚或是傳媒教師所寫的專欄文章〈給娥粉:夢醒時份〉來概括。先由最易明白的「689」說起吧。

問一個簡單的問題:「689究竟代表了多少選民呢?」不是一直都愛說長毛梁國雄一人的選票就以幾萬計,比「只有」689票要多不多少倍,代表性或曰認受性要多要強嗎?鄭美姿又翻炒了,說今屆另一位資深傳媒人兼傳媒教師呂秉權,「他是當日高教界選委的票王,2766票當選。認受性比明日勝出的新特首還要高。」我不說,懂獨立思考者可知上述的話可有什麼「獨特」之處嗎?

好,我長氣,我解畫。不問其他,單單一個呂秉權,不是有2766「認受性」的票嗎,不說那也是小圈子的票,單說他的「認受性」,明顯就代表了2766位選民。其他選委呢,例如,立法會議員,不都是有萬萬聲的選民之票嗎,他們沒有「認受性」嗎?他們都只是代別個人嗎?一向自命而又不斷鼓市民學生等等要學習要有獨立思考能力,自己卻說話不管事實和邏輯,為求「目的」,胡說八道,洗盡愚民之腦,還自以為清高,不臉紅嗎,午夜夢迴,不慚愧嗎?

用不正確的方法去愚民來「爭取」民主,只會死得人多,不死人也只會令社會撕裂。你用歪理卻大大聲指摘人家用邪道,這就是所謂民主和正道?難怪已有人不說不說還忍不住要說,民主大晒嗎?

廣告

689這組數字

讀區家麟這篇〈狼瘋〉,有兩點感受較深,一是說梁振英到立法會答問,「如老豆教仔」,這也是我看電視新聞片段的即時感覺,相信「受教」過的人都認為所言非虛。另一是那幾組比較數字,尤其是689 這組,已成了別具意義的「組合」,大概難以再現,已成象徵。不想談梁的「踩場、挑機、手指指、串串貢,意氣風發,如老豆教仔,似君臨天下」,只談那些數字。

既然區家麟拿幾個「受逐」議員獲選的得票數字來作比較,就先將那些數字和他的解說抄錄如下,我沒有核對過那些數據,相信沒有錯﹕

狼算什麼,有數字可以參考。

梁振英             689

梁國雄         48295

陳志全名單 38042

陳偉業名單 44355

只有689,卻不懂謙卑;只一個零頭,就猙獰;一個豆沙飽,就發怒。

為什麼那三人的數字相對那麼大呢?很簡單,梁振英就算得到全票,也只能有1200;這也就是一直為人詬病的「小圈子選舉」的「先天不足」之處。拿這個數字來跟梁國雄等人來比較,是否有點像拿一棵豐收葡萄樹和一棵豐收西瓜樹的結果數量作比較呢。

如果拿全香港選民數字來跟梁國雄的得票數字作對比,他的得票是否「少得可憐」呢?似乎還可以拿來比較的是得票率,而不是實際得票數字。這種「錯誤」實在不該是區家麟這種「級數」的人所能犯上的,如果說他故意混淆視聽,有心搵笨,大概離事實不遠。

其實也不用我多說了。這不過是選舉制度或方式的問題。梁國雄幾次當選,就算得票率是百分百,實際得票數字也跟全港選民數字距離很遠很遠。

香港採用了多種選舉方式,我毫無「研究」,不敢多說;但這些得票數字,真要挑剔從中「找碴」,我這樣一個門外漢也不難做到。

至於以得票百分比作比較,二梁對比,梁國雄較梁振英確是多出很多,難道就可以猙獰可以發怒可以「胡作非為」嗎?(區家麟不是說﹕「我不贊成這樣拉布,大殺傷力武器應在關鍵時刻才用。我也不贊成掟雞蛋掟豆沙飽〔包〕,無新意,浪費食物,罪過。」)

真要說有「罪」,也罪在制度上。先不說特首選舉,單是立法會選舉,何嘗沒有受盡責難的地方,「夠薑」的話,就不要參加這種「有問題」的選舉,先「置身事外」,一直提出改良方式或一直罵,直至制度「完善」或滿意後才參選,否則就不要一邊罵制度不好不公平,一邊又走進去參與參選。

小圈子選舉不好,可以提出來,制度一天沒改,就不要再拿個制度下得出的數字來攻擊「個人」了。梁振英前言不對後語,沒履行選舉時的承諾,找到實據,可以罵;他辦事方式和能力有問題,可以罵,直罵至他下台都是理直氣壯。甚至罵他「手揩指、串串貢」,事實俱在,也無不可。但請不要再那麼「無新意」,不斷舞弄那組數字了。拜託。

數字1數字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