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子是個好東西

曾幾何時,「我的網友」都是一時之亮。也不知是網誌已沒落,還是那些網友太忙太累太什麼什麼,自從這年那年之後,就不太甚而再寫,喔,或無意「經營」網誌,以致實在難得看到好網文。

我算是有點「堅持」的一個,只可惜不才,寫是寫了,總沒有可以令人「眼前為之一亮」之作。至於什麼才是「一亮」之作,我寫不出,倒還可以舉實例說明之。

這篇網文,不長,不到一年還有一篇,時間上真的不算長(哈!);文字,更不長(太短啦,你興許會說。哈!)但,能「好奇,遂觀之。」你會嗎?

果真看了,請不要錯過這句:「腦子是個好東西。」

用腦。思之,味之,喎。哈。

夠串,夠不留情面吧。有點張師太或亦姑奶奶的味道?

%e8%85%a6

恨世一生﹕絕對負能量

我雖然讀過好些魯迅的作品,他的小說散文雜文配圖作品集都有不少,連所謂的《魯迅手稿全集》(文物出版社,1979年10月第1版)也有一套,其實除了詩和小說(和字),並不太喜歡他的作品。

無他,總覺得他太尖酸冷傲,喔,也太蒼涼了。所以,我對他認識不算深的。不過,不深,還是不時重讀到他的某些作品,以及這裡那裡讀到一些評介他和他的作品的文章,因而頗知他的一些故事。自然知道他寫過類似遺囑的東西,也只在別人的引述中讀過三兩條,較完整的,該是傅月庵在《生涯一蠹魚》(上海書店,2009年5月第1版)中所引述的了(頁35)﹕

一、不得因為喪事,收任何人物的一文錢——但老朋友的,不在此例。趕快收殮、埋葬,拉倒。

二、不要做任何關於紀念的事情。

三、忘記我,管自己的生活——倘不,那就真是糊塗蟲。

四、孩子長大,倘無才能,可尋點小事情過活,萬不可去做空頭文學家或美術家。

五、別人應許給你的事物,不可當真。

六、損著別人的牙眼,卻反對報復,主張寬容的人,萬勿和他接近。

雖然自己也有些類近的想法,但讀著讀著,依然覺得那麼尖,也酸。傅月庵說﹕

細細品讀思索,魯迅畢竟是先知,洞徹中國社會與人心,所以恨世一生!(同上)

「恨世一生!」好狠。

一時,但覺寒氣透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