嘔心會嘔出血來

無論在紙媒或網媒看到有傳媒人形容「嫌煩之極,不堪忍耐」時用「嘔心」一詞時,都有「嘔血」即吐血之慨。惡心或噁心確有嘔吐之意,說「嫌煩之極,不堪忍耐」無疑可以直說想嘔或嘔吐,但不可以說嘔心啊。

今次我懶一點,只列網上《萌典》的解釋。

嘔心:(嘔唸ǒu [粵音毆])嘔出心血。語本《新唐書.卷二○三.文藝傳下.李賀傳》:「(李賀)每旦日出,騎弱馬,從小奚奴,背古錦囊,遇所得,書投囊中。……母使婢探囊中,見所書多,即怒曰:『是兒要嘔出心乃已耳。』」後以嘔心形容構思時勞心苦慮。如:「嘔心鏤骨」、「嘔心瀝血」。

噁心:1. 想吐的感覺。《老殘遊記二編.第四回》:「吃的那一身的羊羶氣,五六尺外,就教人作噁心。」2. 厭惡得無法忍受。如:「看他那副逢迎的嘴臉,真教人噁心!」

惡心:(先不說惡唸è[粵音柯角切]有「邪僻不正的想法、念頭」。這個解法不能與「噁」相通。)

(唸ě xin)1.反胃想吐。《儒林外史.第六回》:「嚴貢生坐在船上,忽然一時頭暈上來,兩眼昏花,口裡作惡心,噦出許多清痰來。」2. 嫌厭之極,不堪忍耐。《儒林外史.第二二回》:「不要惡心!我家也不希罕這樣老爺!」《紅樓夢.第七二回》:「我們王家可那裡來的錢,都是你們賈家賺的!別叫我惡心。

嘔跟噁或惡的音義都不同。或許我們太習慣說「嘔心瀝血」(實際是否真的費盡了心思也難說),連厭煩或不耐到想吐時也說成「嘔」心,卻忘了,該是噁(ok3)心或惡心啊。

另外,有人竟然說「噁心」是繁體或是正字,「惡心」是簡體或筆誤什麼的,真是一派胡語。說惡、噁兩字某些用法可以相通,可以,但彼此從來不是繁簡的關係。

至於《立場新聞》報道民建聯譴責美國時,說「美國嘴臉令人嘔心」,「嘔心」算是直接引述聲明,有錯也只是民建聯的錯,他們毋須沒有責任附加說明該用「噁心」或「惡心」,還是根本不知有錯,我也不想多說了。

《萌典》

《萌典》

《萌典》

可能要嘔血了

2012年2月16日《明報》C2

不久前古德明才寫過談「嘔心」的文章,「取材」自《明報》娛樂版,原來嘔心來嘔心去,有多娛樂都嘔不出「噁(惡)心」來。

古先生大概要嘔血了。

(我也〈嘔.吐〉過)

嘔.吐

昨天午飯之後,胃就脹著,很不舒服,不久即狂嘔狂吐,整個幾乎要癱軟下來,到晚上也不怎麼想吃東西;坐著不是,躺著也不覺適然。忽然間,看四周事物,竟一下子陌生起來,好像都變了樣似的。一時間,腦海中竟然浮泛出好些與嘔與吐相關的詞語和情景出來。

我先是胃有點飽脹,愈來愈厲害之後,下不能瀉,就有「作嘔」的強烈感覺,跟著就真的嘔吐起來。「作嘔」固然會因為想吐而真的吐出來,也會因為對某人某事嫌惡至極,非常討厭,因而惡(噁)心,從而會有作嘔的感覺。如果沒遇過此等人這種事,真是太幸福了。

嘔吐、作嘔當然不好,因為賭氣、鬧彆扭而嘔氣,會傷和氣,甚或傷心傷身,可免則免;最好也不要有受閒氣、悶氣這等嘔氣事件。偶然在氣極之時,有人忽地做出一些無傷大雅的古怪行為,給引得嘔笑起來,倒也無妨。

「惡(噁)心」,與「嘔心」,讀音不同,意義也是很不一樣的。嘔心是嘔出心血,小心不要少了個心字,否則很大件事了。如果我們跟人說,這是我的「嘔心之作」,錯說或錯寫成「惡心之作」,那就,哈哈!另外,我們大概都聽過「嘔心瀝血」,一般都不會真的將心都嘔出來將血都滴盡了那麼「血淋淋」,不過是比喻為費盡心血,用盡心思而已,也可寫作嘔心血的。當然,這個,傷神是必然的了,可能比真的見血更傷身。

嘔完了。再說吐,通常解作使東西從口中出來。如:「吐痰」、「嘔吐」;也解作發出、說出。如:「吐露」、「半吞半吐」、「一吐為快」。形容談話時的態度和措詞,會用「談吐」,例如說談話文雅有條理,就說「談吐有致」,有人談話時興致高昂,生動有趣,就可以用「談吐風生」來形容。

別以為以真誠待人,「吐膽傾心」,毫無保留地講出真心話,就顯得豪氣干雲,遇人不淑,每每是「死都唔知乜事」。小心。

得志時,固然可以「揚眉吐氣」,舒發久鬱之氣了,也可能招妒的。當然,這總比發牢騷或心中有苦痛和不愉快要向人吐苦水好得多,苦水,沒有多少人願意聽的,弄不好,會變成「神憎鬼厭」。也要小心。

今天算是嘔夠吐盡了。但願看的人不致太「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