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園村演義

都愛說「人生如戲」。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這樣解釋﹕

人的一生如同一齣戲,其中的情節變化常出人意料。如:「人生如戲,要用心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其實,戲是狀寫人生的。只因個人的人生經歷往往有限,戲會將很多人很多事都集中起來,或在一齣戲一部小說甚或一套電影中演義出來。或許這就是「戲」之每每「不簡單」而「情節變化常出人意料」。

說複雜說常出人意枓,真實人生其實更甚。遠的不說,就拿一直在「演」的菜園村事件來說,就教人目不暇給,甚而眼花繚亂。

說實話,我對這件事沒有由頭到尾細看,很多細節都不知道。但近期似乎已近「劇終」,卻原來「戲肉」才開始,跟著相信還會「高潮迭起」。不多說,只就兩個「情節」來略談,就知道不是一齣簡單的「戲」了。

一個「拉扯推撞」動作,由「畫面」所看,就有不同的解讀「版本」,給人不同的「想像空間」。一個「普通」的工人,原來毫不簡單。不管是否柔道高手,看似只是一般的動作,可能是一招柔道「浮腰」。信不信,都是一個「出人意料」的「情節」。

另一個是號稱香港中文報章「公信力第一」的《明報》,2011年1月25日寫了一篇〈菜園村很特殊,但不應享有特權〉社評,卻給質疑沒有核實各種資料,以致立論有偏頗。可以參考這個。還有這篇

或許劇中一個關鍵人物朱凱迪接受電台訪問的回應,對於了解一些「劇情」發展的來龍去脈,不無幫助。這些都是公開可以聽到看到的。文字紀錄可以看看這個

這個屬於「個人」的看法,也值得參考。不止一篇的,有興趣可以「追看」這部分的演繹。

是,我頭腦實在太簡單,實在想不出這些繁複多變的「情節」來。這中間,有說成是「善惡」「忠奸」等等的對比,簡單地說,就是人性的表現。為理想為生計為前程為主子為別人,千「為」萬「為」,各有「目的」或「目標」。

都是真的啊,都在太陽下鏡頭下「表現」出來的,中間有說都是「真」的,也有說在「演戲」。誰是真誰最真,誰在演誰演得最好,要搞清楚,以我這個「天際鈍胎」來說,一時或永遠都不可能。

唉,我還想寫小說,放在目前的東西尚且看不清參不透,如何能想到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情節或人生意義來呢。罷罷罷。死心好了。

廣告

戲(補充資料)

最近的新疆烏魯木齊舞台,由本土的變亂,變成香港記者先受武警毆打後被誣衊的「是可忍,熟不可忍」事件,引發成另一輪「新聞」焦點。

連日來,我們看到的新聞片斷,都是香港幾名記者被毆,而且很快得到道歉。只是劇情發展,出人意表,什麼「煽動群眾鬧事」及「不負責任炒作」的指控都出來了,OMG!

其實,稍為留意一下,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次事件在香港竟是「一致和諧」,所有政黨都不滿新疆當局的所謂「調查報告」,連港區人大代表,甚至中聯辦,都意見一致。

泛民抗議的,民健聯都同一口徑,而且完全沒有「口窒窒」,我們的首長更是大義凜然啊。

你幾時看過這種情況。香港新聞從業員在內地受冤被屈,還少嗎?回歸前,回歸後,有過如此公開的披露,受過這等「禮遇」嗎?我敢說,六十年來都沒有過。有的話,請用「事實」(找出資料來)說服我。

我不懂政治,真的不懂。但憑常情常識去看這件事,難道不覺得「事有蹊蹺」嗎?

這一次這一招,我敢說,是專用於這次新疆事件的,事態發展如何,後著是什麼,我不懂,說了也是胡猜亂說。不如補一個濫死了的四字詞﹕拭目以待。

這不過是一場「大龍鳳」。希望事件平息之後,香港的新聞從業員,尤其那幾位「出頭露面」的記者,在香港在國內得到的,是(更)公平的對待。

補記﹕9月12日《明報》論壇版有一篇〈左派同情記者    涉中央內部分歧?〉,是「從事中國新聞採訪10多年」的新聞工作者的分析,大可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