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有了「父愛」的《現代漢語詞典》

我看了《明報》這篇報道才知道《現代漢語詞典》出了第六版。逛書展時自是倍加留意,幾乎在「最後關頭」才找到。這版給我的「驚喜」比報道所述的還要多。

除了試印本和試用本,一至六版我都有,有時會比較其中的分別,往往有難得的發現。這次更「用心」,「驚喜」更大。

新版詞典都會都該增加新詞和新義,該屬「國際慣例」吧。《現代漢語詞典》一版版下來,所收的詞既增也減,已不是新鮮事物;同樣,無論字詞,也會增加新義和用法。不過,以上報道中所說的一些新詞,其實在第 5 版已有,只是增加了新義。例如「八卦」,早有此詞條,第 6 版只是添了「沒有根據的;荒誕低俗的﹕~新聞 ︳這個說法太~。」這個新義而已。

同是如此加添了新義的,相信不少,我隨手就找到「慚愧」所添的「謙詞,多用於受到別人的稱讚表示不敢當。」新義。能不意外。這個用法,我從小就知道,沒想到國內竟「沒存在」了這麼多年。

按《明報》所說的主編說,「剩男」「剩女」對人不夠尊重,所以未被收錄。這個可以理解。微感意外的,原來「父親節」「母親節」也一直不存在。但最令我不解的是,竟然連「父愛」也是到今年才有。

如果說,詞典也可以探測民風甚而國情,以第六版《現代漢語詞典》的增刪,不難看出大陸已日漸改變,且漸趨開放,不單在思維上,也在諸如接受方言作規範語這方面之上。例如選詞方面,已放膽收入「洗腦」一詞,且在舉例上見出膽識,大可細味﹕

指向人強制灌輸某種思想觀念以改變其原有的思想觀念﹕在活生生的事實面前,一些被邪教洗過腦的人開始醒悟過來。

「無厘頭」,「八卦」,固然是方言的顯例,就是「搞掂」,本來第 5 版才有的「搞定」,也只解作「把事情辦妥;把問題解決好」,我們老廣自是知道其來有自,但第 6 版就大方地補回「搞掂」一詞,釋義為﹕「<方>搞定。原為粵語,傳入北方話地區後多說搞定。」

這都是可喜的改變。

品位雖高,品位卻低

這裡「苦戰」一輪,獲益良多。更忽發聯想,得出一句可作文字遊戲玩玩,輕鬆一下。

如果要將下面這句翻譯成英文,但兩個原來相同的詞(品位)也要用相同的英文字或片語,是否有可能呢?

他品位雖高,品位卻低。

什麼是「品位」呢?上述句子寫成「他品位雖高,品味卻低。」的話,大概翻譯起來就沒有多大難度了。

我之前寫過「品位」,其實對這個詞衍生「品味」之意有點「不滿」的,因為重點在「品味」上,也就沒有岔開一筆說不滿之意了。這次不妨一次過重提一下,還有一個我不喜歡的詞,就是「搞定」。既然是來自粵語的「搞掂」,為什麼不乾脆寫成「搞掂」呢(據說是因為「普通人」讀唔「掂」這個字)。

小牢騷發完,也就算了。

搞唔掂,點算?

「搞掂」是廣東方言,也不知流行了多少年月。近年倒興起了一個新詞「搞定」。我估計是這十年間的事。

1996年7月修訂第3版的《現代漢語詞典》還沒有「搞定」一詞,直至2002年5月修訂第3版(增補本),才在附錄的「新詞新義」中收入這個詞。我手上沒有2002年5月的第4版,應該己收進這個新詞,到2005年6月的第5版,自是名正言順成為內文了。

無論增補本還是第5版,這個詞還是定作「方言」。解作「把事情辦妥;把問題解決好。」同期收入的還有「搞笑」一詞。

「搞定」之出現,明顯來自廣州話「搞掂」,試看「百度百科」就這樣說﹕

「本來是白話專用的,官方吸收後,就變成了搞定。」

「百度百科」如此解釋「搞定」﹕

一種行事效率的肯定方式,表示自身的自信並工作效率的體現,说明能够按要求的完成任務或自我肯定的外在語言激勵。

一種新型的口语,年輕的语言。

既然其來有自,就該按本來面目出現,偏又改成有點不倫不類的「搞定」,卻捨不得給一個「名份」,硬還要定為「方言」。

掂,是估量的意思;但廣州話解作「直、妥、順」。搞掂,就是彎的都弄成直,所謂「掂過轆蔗」,比甘蔗還直,非常順當,怎麼都可以;很形象化的一個詞,卻給搞成鬼五馬六。試問一下,「搞定」是什麼方言,老廣才不會承認是廣東方言。

不信嗎?做得好,弄得妥,問題解決了,固然是「搞掂」。反之又如何?哈哈,就是「搞唔掂」啦;可以說成「搞不定」嗎?

方言既有「搞掂」,一轉而成「搞定」,總該也連著搞掂有相反意思的「搞唔掂」吧?我們安置了「搞唔掂」,你只能說「沒法搞定」,算不算招架不住呢?

不要氣,我沒有瞎搞、胡搞一通,算不上「搞搞震」,只是要露一手,顯示一下廣州話的「實力」而已。

後記﹕《廣州話俗語詞典》同時收有「搞掂」和「搞唔掂」兩詞;《現代漢語詞典》只收「搞定」,沒有「搞不定」。另,「不定」有「不穩定;不安定」和「表示不肯定」的意思。「搞不定」解作「搞不清」、「說不定」才順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