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一段落

〈暫別吳魯芹〉 原來是半年前的事。沒想到短短幾個月就與他重會。人生聚散果真難定。

以前看一位作家,愛看個整全。這其實不無難處。作品搜集齊全難,固是其一。遇上一位作家寫的不是全屬上品,難免破壞好印象。愛不釋手當然是好事,但一時找不到這本那本,就有「心掛掛」之慮了。一旦「放下」,開始與另一人神交時,雖重遇「舊」人,再撫書密談恐怕要等了。一等,有時也不知待至何年何日。

跟吳魯芹(1918 – 83)算是有緣吧。不過暫別不足半載,即可再會。而今時今日的我,可以隨時放下這本看那本的,自然不想與他分開太久。現在倒真可以說句再見了。

也真有點巧,《文人相重.台北一月和》無論如何可供作與他「話別」之作。《文人相重》是他生前寫就但沒能讓他看到的書,而《台北一月和》則多「告別」語。我不擬事後去穿鑿些什麼了。本來打算再抄幾段頗應目今大陸面貌景的文字的,也免了。

下面一聯(頁216)是周棄子集李商隱句送給吳魯芹的,且借作煞住本文。

浮世本來多聚散

人生何處不離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