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汁原味

在上海印書館除了找到三本《董橋文存》,更大的收穫是撿到這本注音版《說文解字》。

岳麓書社是我喜歡的出版社,在整理和翻印中國古籍方面,做的工夫不比上海古籍或中華書局少,貢獻有些更有過之。這本《說文解字》又是一本「有心」之作。說是採用清朝的刻本影印本,為了保持原貌,明知有訛誤也沒有改動,但做了一些增補。除了在原書每字小篆前加宋體字,在宋體字上加注現代漢語拼音外,更在書末附有筆劃索引和拼音索引。

不要少看這些增補,非但沒有破壞原書的風貌,使用起來,不會令人望而卻步,對專研文字學者固然稱便,對非專業者也因此便利檢查而帶來興味,大有助於推廣這本經典著作的功效。

書前有〈整理前言〉交代這個注音版的特色外,更有華中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張三夕的序,此序固然有精簡的導讀作用,但我還讀出一些「微言大義」來。

張三夕提到出版社何以不出有標點校注的新式橫排本時,讓我們知道,這種計劃確有「用心」,「一是針對新生代讀者,他們基本沒有接觸過豎排繁體線裝書,因此有必要讓他們讀一讀繁體豎排本書;二是保留古籍的『原生態』,……以便讓青年讀者了解中國古書具有什麼樣的形式特徵」。這些理由,粗看似乎沒有什麼重大意義,接下來所說的,才是我們這些局外人不知也無從置喙的實況和原因,很值得關心漢語發展者深思﹕

近來很多有識之士都在反省當代中國母語教育的失誤,其中很突出的一個表徵就是知識分子尤其是高校文史專業畢業生文言文的讀寫能力的全面退化或喪失,已經造成文言文表達的斷層。這顯然不利於中國文化的傳承與弘揚。我們不是簡單提倡復古,也不會企望在現代漢語成人們交往的主要語言形式的今天恢復文言文的「失地」,而是作為一個講漢語寫漢字的中國人,有必要對漢語的第一部字典《說文解字》保持敬意和親近,而保持敬意和親近的態度與方法之一就是經常閱讀和翻檢「原汁原味」的《說文解字》。我們深信,打開這部字典,就能打開漢語文字的廣闊空間。……(頁10)

說起來,這已是2006年初版2009年3刷的版本,我一直沒留意,也許在香港根本不受發行商重視,沒有「廣泛」流通。上海印書館有自己的入書途徑,可能是此書得以在香港出售的原因。

為什麼「不出有標點校注的新式橫排本」,而要出影印的「豎排繁體」本呢?我敢說,前者是簡化字,會令甚至是高校文史專業畢業生「全面退化或喪失」讀寫文言文的能力,更不要說一般非以此為專業的人了。「這顯然不利於中國文化的傳承與弘揚。」

我不敢說已有人在搞文字「復古」運動,但要提高語文能力,多讀「原汁原味」的古籍是方法之一,這是專業學者之言。這原味原味,由引文的字裡行間,不難讀出其中包括「繁體字」在內。我之前提過,以我的印象,大陸似有逐漸恢復使用繁體字的趨勢。最近偶然在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的「漢字簡化方案」條中,讀到下引說法時,更覺我的想法不是痴人空言臆測﹕

中共以漢字「難認、難記、難寫」為由,極力推行文字改革。……此方案推行數十年,但所遭實質困難繁多,以致正體字頗有恢復使用的趨勢。

上述序言最後以一句話作結,雖然我不覺得需要以此引人或唬人,還是引錄下來﹕

最後,讓我們記住剛去世不久的法國哲人德里達在《論文字學.題記》中的一句話﹕

在文字學方面成就超群的人將如日中天。(頁1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