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偏偏選中我

說起來真要臉紅。一直以來都以為或然率是高深的數學。

這樣以為,只因沒學過,沒接觸,也就無知。

或然率,有作「機率」或「概率」,百度百科說,該寫作「幾率」。因為「有人誤以為『幾率』的含義是指『機會』(英語為opportunity)的多少,進而誤寫成『機率』,數學界就另外取了一个譯名『概率』。如今數學上早已廢止『幾率』。」

不過,我看的《統計,讓數字說話!》(David S. Moore 著,鄭惟厚譯,天下遠見,2009年6月第2版第1刷)一書,還是譯作「機率」的。定義為﹕「一個隨機現象任一結果的機率是﹕在重複很多很多次的情況下,該結果應會出現的比率。」百度這樣說﹕

機率(probability)﹕表示某件事發生的可能性大小的一個量。很自然地把必然發生的事件的概率定為1,把不可能發生的事件的概率定為0,而一般隨機事件的概率是介於0與1之間的一個數。

原來是那麼簡單的事,枉我多年怕了它。現在算是又解開了一個心結。看一本書,有意想不到的得益,又多賺了。

講機率,當然不能不講賭。我當然知道進得賭場,是預了要輸錢的,「理論」何在,現在終於真正知道了。會因而影響我進賭場下注的可能性嗎?大概不會。更不會令我不再買「六合彩」。

書中有這樣的話﹕

賭博設施的經營者根本就不是在賭博。很大數量的客人平均贏的錢很接近期望值。賭場經營者事先就算好了期望值,並且知道長期下來收入會是多少。並不需要給骰子灌鉛或者做牌來保證利潤。賭場只要花精神在提供不貴的娛樂和便宜的交通工具,讓顧客川流不息地進場就行了。(頁314)

我將「秘密」如此公告天下,不會引來殺身之禍的,放心。

進賭場,賭的方式很多,愈是本小利大,贏的機率愈小。買彩券或六合彩嘛,真要贏,計機率,更低。問題是,錢花得不多的話,一般人都抱著買一個「希望」而已。更可況,真要計機率,「正如賓州哈立斯堡的布魯托在一次報紙訪問中所說﹕『我贏到一百萬的機會,要比我賺到一百萬的機會還大。』」(頁316)

大概人同此心的也不少吧。更何況,誰會想到「九一一」事件會出現?而你當時在那兩座大廈或兩架飛機之中的機率又會有多大呢?死前的一刻,大概有人會想﹕「何必偏偏選中我?」

不是總有人中六合彩頭獎嗎?我們可能會反過來說﹕為何中的不是我?

機率,其實是不計算「運氣」這回事的。又或者,正如書中所引大經濟學家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對於長期秩序所做的注解才夠「抵死」,更值得思考﹕「長期來說,我們都會死掉。」作者跟著說﹕

如果你了解機率,在你思考凱因斯的注解時,也許會有些安慰。(頁319)

這也要兩面看。不到死的一刻,誰也不敢說在某種環境下不會遇上某種機率很小的意外;也不能說,不斷買六合彩,沒有中上一次頭獎的可能性。何況,還有一樣東西叫「運氣」,包括好運和衰運,是千算萬算都算不到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