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劉成為香港特首的話

葉劉者,葉劉淑儀也。她「恨」做香港特首,路人皆見之餘,她自己也承認了。假如她的「願望」成真,我覺得才是香港大災難之始。

這篇不打算「說理」,就算有些有根有據的事實,也不打算列出來。

老實說,一直以來我都不喜歡葉劉。廿三條一役,她「無奈」離職再去進修,回來之後,首先似乎與傳媒的關係打得不錯,發表不少意見。寫的文章,英文固然不會差,沒想到中文也不賴。當然,內容大都說得上有理有據,認同與否,大家「說理」就可以了。

她有沒有因為「附勢」而說歪理,也大可「討論」甚而直斥其非;最可怕的是,她其實一心向權,最終取得這「最高權力」,後果才真不堪。如果說沒有最差,只有更差,我認為她比梁振英更差。

梁振英被說得如何不堪不濟,我還相信他還有為民之心,尤其「爭權」不是他的主要目標。反觀葉劉,我愈來愈覺得她念念不忘的只是「權」這回事。她分得很清楚「階級有別」。沒記錯的話,她竟然說林鄭月娥當年不過是她的下屬;言下之意很「看不順眼」林鄭現在比她當年離職更高級。還有什麼比做特首這「高位」更能比當年的下屬更有權更「威」呢。

一心只著眼在「權」的人,還能有多大餘暇為國為民以民生為主的事呢。

我大概不會看錯,唯望她永遠當不成香港特首;否則她一旦成為特首,自己完全沒搞作,民間的「反動」力量,當會比這幾年更多更強烈,到時要有寧日,難矣哉。

廣告

權力

《明朝那些事兒.第三部.粉飾太平》(當年明月著,中國友誼出版公司,2009年1月第1版第3刷)用了不少篇幅講嘉靖即位時的故事;多少君臣角力的來龍去脈。於此更足見,所謂天子,也不是為所欲為的。

說來說去,無非講「權力」。也不用多說,只抄這些簡單段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可能現代的很多人會覺得這一幫子人都很無聊,為了幾個字爭來爭去,絲毫沒有必要,是典型的沒事找抽型。

持這種觀點的人並不真正懂得政治,一位偉大的厚黑學政治家曾經用這樣一句話揭開了背後隱藏的所有秘密﹕

觀點鬥爭是假的,方向鬥爭也是假的,只有權力鬥爭才是真的。

他們爭來爭去,只是為了一個目的——權力,幾千年來無數人拼死拼活,折騰來折騰去,說穿了也就是這麼一回事。(頁9)

其實,不要說政治,日常生活,何嘗不是講這個。辦公室更不在話下了。

要做好事,沒權力寸步難行;做起壞事來,更不用多說了。

權力這回事,我只能用兩字形容﹕可怕。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