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貓吃辣椒

怎樣才能使貓吃辣椒?

少安毋躁,我無意提供虐貓的方法。

故事發生在毛澤東、劉少奇和周恩來之間。大約在1956年間。問題是毛澤東提出來的。

黨的第二號人物劉少奇首先說﹕「那還不容易,你讓人抓住貓,把辣椒塞進貓嘴裡,然後用筷子捅下去。」

對於這種莫斯科式的解決方法,毛驚恐似地擺擺手,「絕不能使用武力……每件事都應當是自覺自願的。」周一直在聽著,毛要求周談談看法。

「先讓貓餓三天,」這位善於走鋼絲的人回答,然後,「把辣椒裹在一片肉裡,如果貓非常餓的話,牠會囫圇吞棗般地全吞下去。」

毛也不贊成周的辦法。「也不能使用欺騙手段——永遠不要愚弄人民。」那麼,毛自己的策略是什麼呢?「這很容易(至少這口氣與劉相同),把辣椒擦在貓的屁股上,當牠感到火辣辣的時候,就會自己去舔掉辣椒,並為能這樣做感到興奮不已。」

故事抄自R. 特里爾的《毛澤東傳》(劉路斯、高慶國等譯,人民出版社,2010年10月第1版,頁308)。作者還說﹕「不管這故事出自何處,毛不喜歡強迫是確實的。他還認為,政治欺騙不能喚起人們的參與熱情。但是,這並沒有影響他為自己的目標而成為一個權力主義者。」(同上)

各出其謀,大概依各人的性格而來。不管毛用的是強迫是欺騙還是什麼名堂,他的這種想法,足以看到他的不擇手段;「並為能這樣做感到興奮不已」,他自己先就興奮不已了。往後的種種「運動」,尤其十年「文革」,就有無數人在他的或引領或設計甚或愚弄下,做出了令人令舔盡辣椒滋味的瘋狂行為,遺禍之大,可說至今未盡消失。

廣告

安慰.欺騙

《統計,讓數字說話!》 (David S. Moore 著,鄭惟厚譯,天下遠見,2009年6月第2版第1刷)的第二章,可算是第一章「樣本」的延續。

談及以實驗來提供好的證據,不難明白。倒是認識了一項新東西。也不是什麼新鮮物事,只是我孤陋寡聞吧了。是安慰劑。

百度一下,「安慰劑(placebo)指不含任何藥理成分的製劑或劑型,外形與真藥相像,如蒸餾水、澱粉片或膠囊等。」

安慰劑的效用,說是來自心理作用,應無不可。當然,也不是一定收效的。一來是這種「劑」,是真的沒有任何藥效,有些病確實需要真的藥理成分才收效。

收效的話,有人說是「善意的謊言」。或許對一些無藥不歡的人,這確是一劑好「藥」。

當然,用安慰劑來作實驗,更是一大發明,因為這種「劑」毫無毒副作用,令試驗者盡量不受任何藥物「傷害」。這種有形實物的「謊言」,比無形的更「實際」,早點知道就好了。

對著哲學家,想(唔)死都幾難

百度百科看到一段失戀者與蘇格拉底的對話。我跟蘇格拉底不熟絡,不知他有沒有跟人作過如此對談。不管如何,忍不住「齊共享」的心態作崇,就全文抄下來吧。

x    x    x    x    x

蘇格拉底:孩子,為什麼悲傷?

失戀者:我失戀了。

蘇格拉底:哦,這很正常。如果失戀了沒有悲傷,戀愛大概也就沒有什麼味道了。可是,年輕人,我怎麼發現你對失戀的投入甚至比你對戀愛的投入還要傾心呢?

失戀者:到手的葡萄給丟了,這份遺憾,這份失落,您非個中人,怎知其中的酸楚啊。

蘇格拉底:丟了就丟了,何不繼續向前走去,鮮美的葡萄還有很多。

失戀者:我要等到海枯石爛,直到她回心轉意向我走來。

蘇格拉底:但這一天也許永遠不會到來。

失戀者:那我就用自殺來表示我的誠心。

蘇格拉底:如果這樣,你不但失去了你的戀人,同時還失去了你自己,你會蒙受雙倍的損失。

失戀者:您說我該怎麼辦?我真的很愛她。

蘇格拉底:真的很愛她?那你當然希望你所愛的人幸福?

失戀者:那是自然。

蘇格拉底:如果她認為離開你是一種幸福呢?

失戀者:不會的!她曾經跟我說,只有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她才感到幸福!

蘇格拉底:那是曾經,是過去,可她現在並不這麼認為。

失戀者:這就是說,她一直在騙我?

蘇格拉底:不,她一直對你很忠誠的了。當她愛你的時候,她和你在一起,現在她不愛你,她就離去了,世界上再也沒有比這更大的忠誠。如果她不再愛你,卻要裝著對你很有感情,甚至跟你結婚、生子,那才是真正的欺騙呢。

失戀者:可是,她現在不愛我了,我卻還苦苦地愛著她,這是多麼不公平啊!

蘇格拉底:的確不公平,我是說你對所愛的那個人不公平。本來,愛她是你的權利,但愛不愛你則 是她的權利,而你想在自己行使權利的時候剝奪別人行使權利的自由,這是何等的不公平!

失戀者:依您的說法,這一切倒成了我的錯?

蘇格拉底:是的,從一開始你就犯錯。如果你能給她帶來幸福,她是不會從你的生活中離開的,要知道,沒有人會逃避幸福。

失戀者:可她連機會都不給我,您說可惡不可惡?

蘇格拉底:當然可惡。好在你現在已經擺脫了這個可惡的人,你應該感到高興,孩子。

失戀者:高興?怎麼可能呢,不過怎麼說,我是被人給拋棄了。

蘇格拉底:時間會撫平你心靈的創傷。

失戀者:但願我也有這一天,可我第一步應該從哪裡做起呢?

蘇格拉底:去感謝那個拋棄你的人,為她祝福。

失戀者:為什麼?

蘇格拉底:因為她給了你忠誠,給了你尋找幸福的新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