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歌——流浪花

想聽呂方的歌,就聽到這首《流泿花》。找歌詞,有如此發現:作詞:中島美雪    作曲:林振強。幾時林振強成了作曲人。原來不是。

哈哈,聽歌好了,別的不用管。

(不過,也忍不住說,他唱「回來吧 流浪花」的「花」,似乎不是我們慣常說的平聲「花花世界」的「花」音,而是去聲「化不化」的「化」音。也不知我有沒有弄錯。)

(還有還有,「若再不好擁抱到你」,其中的「到」,他唱成「倒」音。到、倒二字,常常有有人寫錯,例如,「我終於打到你」寫成「我終於打倒你」,事態可真不一樣啊。六月十四成再記。)

 

流浪花

作詞:中島美雪    作曲:林振強
流浪花
曲:中島美雪
詞:林振強
編曲:Adrian Chan

從前 常共你 在這間茶座傾傾講講
舊日那一位老夥計 亦笑說你我最相稱對方
紅茶 仍然為我 在散出濃又香的芬芳
但是這刻只我一個 獨坐這裡跌進思憶結的網

讓我癡癡戀多一次吧 恨透苦苦地把你牽掛
回來吧 流浪花 讓我再有意思好嗎
從今世上實在不需要我吧 若再不好擁抱到你
回來吧 狂雨灑 灑不去心中牽掛

紅茶 徐徐漸冷 但暖的 仍是思憶中眼光
舊日那一位老夥計 問我你去了那一處那方
強擠出笑 原來預算做戲 願說謊 無奈不知怎去講
默默乍聽 不理不驚 盡力喝那冷水 遮掩我沮喪

讓我癡癡戀多一次吧 恨透苦苦地把你牽掛
回來吧 流浪花 讓我再有意思好嗎
從今世上實在不需要我吧 若再不好擁抱到你
回來吧 狂雨灑 灑不去心中牽掛

從前 常共你 在這間茶座傾傾講講
舊日那一位老夥計 亦笑說你我最相稱對方
紅茶 仍然為我 在散出濃又香的芬芳
但是這刻只我一個 獨坐這裡跌進思憶結的網

讓我癡癡戀多一次吧 恨透苦苦地把你牽掛
回來吧 流浪花 讓我再有意思好嗎
從今世上實在不需要我吧 若再不好擁抱到你
回來吧 狂雨灑 灑不去心中牽掛
回來吧 狂雨灑 灑不去心中牽掛

 

「累到無力」也要「約定」

說累,粵語我慣用「」字(支力),卻原來有人尤其編詞書的愛寫作「癐」。查有實據,以音義而選字,我仍「義無反顧」一定捨「癐」用「」。 為什麼?我在這裡說了,不再多言。

說累,我倒想起一首歌的歌詞;不是王菲唱的那首粵語同名歌,而是周蕙的《約定》。就將歌詞和作曲作詞者一併錄在下面﹕

約定

作詞:姚若龍
作曲:陳小霞
編曲:陳飛午

遠處的鐘聲迴盪在雨裡 我們在屋簷底下牽手聽
幻想教堂裡頭那場婚禮 是為祝褔我倆而舉行

一路從泥濘走到了美景 習慣在彼此眼中找勇氣
累到無力總會想吻你 才能忘了情路艱辛

你我約定難過的往事不許提 也答應永遠都不讓對方擔心
要做快樂的自己 照顧自己 就算某天一個人孤寂
你我約定一爭吵很快要喊停 也說好沒有秘密彼此很透明
我會好好的愛你 傻傻愛你 不去計較公平不公平

累到無力」就是了。了就想吻我,好甜。

「你我約定難過的往事不許提 也答應永遠都不讓對方擔心」,呵呵呵。

不過,原來是「忘了情路艱辛」。這個「約定」,是否太美好;要守,真可能會「」,至於會不會「癐」至病重,更要看「造化」了。

累或到想死時,聽聽周蕙甜美的歌聲,或可「回氣」也說不定。

各自有夢

I was a little girl alone in my little world who dreamed of a little home for me.
I played pretend between the trees, and fed my house guests bark and leaves, and laughed in my pretty bed of green.

I had a dream
I could fly from the highest swing.
I had a dream.

Long walks in the dark through woods grown behind the park, I asked God who I’m supposed to be.
The stars smiled down on me, God answered in silent reverie.
I said a prayer and fell asleep.

I had a dream
I could fly from the highest tree.
I had a dream.
Oooooooooooooooooo (8x)

Now I’m old and feeling grey. I don’t know what’s left to say about this life I’m willing to leave.
I lived it full and I lived it well, there’s many tales I’ve lived to tell. I’m ready now, I’m ready now, I’m ready now to fly from the highest wing.

I had a dream

Priscilla Ahn

歌.唱.者

那晚在Youtube漫遊,發現了這首歌。聽過,就在「我的最愛」中留著。有時看書看得累累的,就聽一陣,然後去睡。

無論歌聲與人面都吸引我。我得承認。

是稍後的事。原來歌者有一個名字叫「奶茶」。然後又發現,更早更早以前,我已聽過這首歌。同一位歌者,失覺了。

我不是知音人。其實我坦白過,我根本就是音盲。我聽音樂聽歌聽歌劇,覺得好聽就聽,能記住名稱的,很少很少。名稱,包括作曲編曲填詞歌者,等等。

不妨再坦白,如果最初看到聽到的是這個版本,大概不會成為我的最愛。不因歌聲,而是,人面。

在最先看到的版本中,一年多前有人留過言,說台灣已很少這樣清新的女生,有人更直言看一眼就會愛上。

原來,又是原來,太多原來了。原來還有一些關於這位歌者與叫她做「奶茶」者的因緣片段。只看了小部分就不想再看下去了。

還是保留最初的印象好。

舊夢不須記

許是近日一套講夢中夢的電影大賣吧,人人都似活在夢中,自知或不自知。

這天還在夢中。是真的在做夢,不是造夢。乍醒,窗外傳來一句「舊夢不須記」。是誰益街坊,將音量調至那麼大。

沒有播全首歌。半分鐘不到,聲沉音滅。好像專為播給我聽似的。

再也無法入睡,更不用說入夢了。

一室的光,造夢算了。

舊夢不須記
     曲︰黃霑
     詞︰黃霑

     舊夢不須記 逝去種種昨日經已死
     從前人渺 隨夢境失掉
     莫憶風裡淚流怨別離

   *舊事也不須記 事過境遷以後不再提起
     從前情愛 何用多等待
     萬千恩怨讓我盡還你

   #此後人生漫漫長路
     自尋路向天際分飛
     他日與君 倘有未了緣
     始終都會海角重遇你

   +因此舊夢不須記 亦不必苦與悲
     緣來緣去 前事的喜與淚
     在今天裡讓我盡還你

     重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