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呂秉權=2766票

2017年3月25日《明報》D5

香港特首選舉不是「普選」,只是小圈子選舉,有許多缺點,一言以蔽之,錯在「提名委員會」不夠廣泛。如果不能將《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改變成「最終達至普選產生的目標」(我只能重複說一次,八九六四前,「幾乎定稿」確是沒有提名委員會的),也只能在提名委員會的「廣泛代表性」落墨。

誰也不能打茅波,簡單地說《基本法》承諾香港人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第二十六條是這樣寫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舉權性和被選舉權。」某些人不知有心還是無意,都愛「省掉」「依法」二字。什麼叫「依法」,最簡單無妨問問,剛在香港出生的嬰孩有這種權利嗎?到十五歲可以參加立法會選舉嗎?三十九歲可以成為特首候選人嗎?為什麼不可以?難道這些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沒有人權嗎?合不合理是另一問題,「依法」就是不可以。

逃避如此簡單的事實,一味要要要,不給就撒賴,然後說政府「強硬」不聽民意,一於反反反,於是撕裂,「罪」哪方,其實明顯不過。也真難為竟然有人,尤其是所謂知識分子律師大狀傳媒記者編輯「領袖」等等,只求「目的」,不理這種事實,更難得有人不追求事實就深信不疑,無理追求到底。別人反駁,就標籤為不是愚民,就是既得利益者。我真想知道,發布這些似是而非或以偏概全而實是歪理當「大道理」的人,究竟居心何在,還有良心嗎?!我一直認為,追求民主,可上窮碧落下黃泉,但不是用自以為不是「語言偽術」的愚民歪理方式來洗腦進行的。尤其那些站在永不會受害的高地或躲在暗處,卻「指揮」別人去做這種「犯法」而用似是而非含糊不清的解說認為就是犧牲也沒問題,究意有沒有良心。

近年不斷由所謂泛民不顧事實而播出的歪理,比比皆是,上述不過是一些。再要找有「代表性」的近例,可以《明報》這篇由資深記者甚或是傳媒教師所寫的專欄文章〈給娥粉:夢醒時份〉來概括。先由最易明白的「689」說起吧。

問一個簡單的問題:「689究竟代表了多少選民呢?」不是一直都愛說長毛梁國雄一人的選票就以幾萬計,比「只有」689票要多不多少倍,代表性或曰認受性要多要強嗎?鄭美姿又翻炒了,說今屆另一位資深傳媒人兼傳媒教師呂秉權,「他是當日高教界選委的票王,2766票當選。認受性比明日勝出的新特首還要高。」我不說,懂獨立思考者可知上述的話可有什麼「獨特」之處嗎?

好,我長氣,我解畫。不問其他,單單一個呂秉權,不是有2766「認受性」的票嗎,不說那也是小圈子的票,單說他的「認受性」,明顯就代表了2766位選民。其他選委呢,例如,立法會議員,不都是有萬萬聲的選民之票嗎,他們沒有「認受性」嗎?他們都只是代別個人嗎?一向自命而又不斷鼓市民學生等等要學習要有獨立思考能力,自己卻說話不管事實和邏輯,為求「目的」,胡說八道,洗盡愚民之腦,還自以為清高,不臉紅嗎,午夜夢迴,不慚愧嗎?

用不正確的方法去愚民來「爭取」民主,只會死得人多,不死人也只會令社會撕裂。你用歪理卻大大聲指摘人家用邪道,這就是所謂民主和正道?難怪已有人不說不說還忍不住要說,民主大晒嗎?

講理.歪理

什麼是「講理」,看似簡單,卻不是人人都懂;尤其有些人愛講歪理甚而蠻不講理。至於什麼是「歪理」,可能有人講得頭頭是道,卻渾然不覺是本無理由卻強行狡辯的強詞奪理還是歪理。

在網上找到一百條所謂歪理名言,有些根本「無理」可言,有些卻又頗有道理,不如抄一些下來,試以理評評,或可知道理是什麼,如何講理,什麼是歪埋。搞不清也不要緊,笑笑就算了。

**雷鋒做了好事不留名,但是每一件事情都記到日記裡面。

**純,屬虛構,亂,是佳人。〔世是同音shì〕

**眾裡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依舊對我不屑一顧。

**念了十幾年書,想起來還是幼稚園比較好混。

**地鐵上的廣告:擠嗎?買輛車吧!計程車上的廣告:堵嗎?坐地鐵吧!

**說金錢是罪惡,都在撈;說美女是禍水,都想要;說高處不勝寒,都在爬;說煙酒傷身體,都不戒;說天堂最美好,都不去!

**你想發財嗎?你想交桃花運嗎?你想當官嗎?你想一夜成名嗎?你想永葆青春嗎?——不要瞎想了,好好學習吧!

**一定要糊塗,不要追求真理……真理是婊子!

**鐵杵能磨成針,但木杵只能磨成牙籤,材料不對,再努力也沒用。

**地理老師:如果地球不轉了,我們的世界將會如何?
   小B同學:就算地球不轉了,我們還是要圍著以習主席為中心的黨中央繼續轉。

**出問題先從自己身上找原因,別一便秘就怪地球沒引力。

**錢可以買房子但買不到家,可以買婚姻但買不到愛情,可以買鐘錶但買不到時間,錢不是一切,反而是痛苦的根源。把你的錢給我,讓我一個人承擔痛苦吧!

**諸葛亮出山前也沒帶過兵啊,你們憑啥要我有工作經驗!!!

**要不是為掙錢,臉要來做什麼……

**你爹娘用那10分鐘來散步多好啊!

**工作好有意思耶!尤其是看著別人工作……

福爾摩斯如是說

還有哪個福爾摩斯,不就是阿瑟.柯南.道爾(Arthur Conan Doyle)筆下的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 。

柯南.道爾寫的第一個福爾摩斯探案故事叫《血字的研究》(A Study in Scarlet,也譯作《暗紅色研究》)。故事中,華生醫生不但介紹了自己,也生動描繪了福爾摩斯這個人。

華生初識福爾摩斯時,試圖列舉福爾摩斯的學識範圍。文學知識——無;哲學知識——無;天文學知識——無;政治學知識——,喔,也不過是「淺薄」;……再列舉下去,福爾摩斯好像什麼都不曉似的。

不過,有一樣令華生O晒嘴的是,福爾摩斯竟然,是竟然,對於哥白尼學說以及太陽系的構成,也全然不解。華生說﹕當此19世紀,一個有知識的人居然不知道地球繞著太陽運行的道理,這件怪事簡直令我難以理解。

你看福爾摩斯怎生解釋呢。

他不耐煩地打斷我的話說:「這與我又有什麼相干?你說咱們是繞著太陽走的,可是,即使咱們繞著月亮走,這對於我或者對於我的工作又有什麼關係呢?」

何出此言?因為﹕

總有一天,當你增加新知識的時候,你就會把以前所熟習的東西忘了。所以最要緊的是,不要讓一些無用的知識把有用的擠出去。

看福爾摩斯,常常要看很多「道理」。當然,還有「推理」啦。看下去,就知道福爾摩斯不是什麼都不懂,反而好像是無所不知,無所不懂。他以上的「道理」,似歪理多一點吧,要說當不得真,又似乎不無道理。

幾好玩。不是嗎。

歪理要即時戮穿

意見可以不同,真是擺事實,各說各的「理」,沒有什麼不可以。可以辯,固然好;不辯,也未嘗不可。但歪理,是不能不理不戮穿的。

不多說了,這篇網文寫得很清晰。只抄其中轉述的一段話,算是我的總結。

對待真理或無理,不妨持開放態度,倒是歪理,它似是而非,因帶有欺騙性,需要即時戮穿,免得助紂為虐,最終害人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