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到貼地

孔子固然是有教無類,而且是因材施教,更誨人不倦,所以成為萬世師表。

不過,孔子也不是善男信女,有時罵人很不留情面。不學好的老友會鬧,無大無細急於求成的人會鬧,不守三年之喪的學生更會罵為「不仁」。至於扺鬧唔扺鬧,大可自行判斷。其實這種鬧,是寓教於罵,方式可謂層出不窮。

不如再講一段沒有特定對像的罵人之語。孔子罵人的方式,級數可謂至矣極矣,真夠得上一個「串」字。

要襯托一個人有多高超,我們看武俠小說看得多了,就是先描寫一個武功高強的人,似乎無人能及。可是,另一人出場了,三兩下就將這個人打得落流水,大敗而逃。再來一個,就不用多費唇舌即烘托出強中之強了。

要寫壞的衰的,用低處未算低的方式來寫,似乎少見有人採用。能像孔子用得那麼「抵死」的,更未之見也。

試看《論語.陽貨》17.16,孔子先說﹕「古代的人有三種毛病,現在或許連這些毛病也没有了。」

且莫高興,孔子所說的古人「毛病」,也未必完全是反話而已。狂妄是毛病嗎?孔子說是;矜持(或驕傲自負)呢,也是;愚笨,都是。但古人的狂妄是不拘小節,今人卻是放蕩不羁;古人的驕傲自負帶著威嚴逼人,今人則是乖戾悖理;就算愚笨,古人也是直來直去,今人卻是欺詐耍手段。

一句話,今人果然連「毛病」都沒有了,可惜「衰到貼地」,令人討厭到極點。

孔子真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