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教育

2012年7月21日《明報》D5

2012年7月21日《明報》D5

我很少寫時事和政治題材,甚至連最熱中的書,也每多在「退熱」之後才寫。原因之前也提過,無妨多說一次。

我得承認,自己對時事、政治和經濟之類,並不熟悉,也不特別留心,不至冷感,也是不願多花時間去探究。意見不是沒有的,往往不會超出多數人的想法,偶然有不同意見,相寫,也怕糾纏在難有(即時)定論的所謂「討論」中。我將討論加上引號,只因看到不少討論,都只是意氣之爭,而且不容有持平之論。

持平,早已給人看成不是滑頭,就是沒主見。當然確有這種和打五十的意見,有時我也看不順眼,自也不願成為其中一分子。跟主流唱反調,受理的話,要面對不同聲音,實非我所能所願應付。我找些就算自言自語也無妨的題材來寫,但求自己過癮就是了。阿Q地說,幸好這裡人流少,就是有反對意見,也多能「體諒」我,溫馨「指正」的多,就是罵,也只是薄責而已。

近日的「洗腦」之說甚囂塵上,本來不是我慣寫的題材,只因太多一面倒的意見,似乎比那本有偏頗成份的《中國模式》更偏頗,忍不住加入說幾句。我固然有自己的經驗和看法,也借助他人的。本來要說的都說過,再無可以補充的了。但讀到2012年7月21日《明報》兩篇專欄文章,難得同版出現不一致的意見(這算是《明報》仍有而深得我心的特色,)又禁不住要再說幾句。

對,又是屈穎妍。她覺得可悲的,我一直都深有同感。再看吳志森的〈恐怖教育〉,到最末一段,大熱天讀來,仍覺得心頭一寒。

屈穎妍說﹕

原來,六四、七一的參與度是界定一個人立場的指標;原來,投票意向就斷定了你是友還是敵。前兩天寫了篇〈何懼洗腦?〉的文章,已有人來信說﹕「你支持 CY,你已經是被腦了……」幾時開始,連 CY 都成了評定一個人的指標。

借古鑑今,人心已開始變得如1967那年那般壁壘分明。

吳志森說﹕

反洗腦國民教育最近風起雲湧,為了下一代,你應該走出來表態。

又一「壁壘分明」的例子。「你應該走出來表態」,這不就是在示範如何強硬洗腦嗎。我相信成人尤其父母更主要是特別關心子女將來的最易也最願意「受洗」。希望他成功。

(補充連結﹕吳志森﹕〈可親可敬的毛澤東〉〈文盲母教誨〉

廣告

現身說法

2012年7月18日《明報》D7

關於「洗腦」,本來要說的話都說了。但之前提過的屈穎妍,在接受《明報》專訪時,講過自己的被洗腦經驗,她大概認為由他人之筆轉述,始終不及自己現身說法,這篇專欄文章,就有更詳細的解說。

我又不厭其煩將全文放在這裡,再無補充了。

再說洗腦

關於「洗腦」,我最初只列了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這個我可以接受解釋﹕

透過系統性的方法,對人進行密集性觀念灌輸,以改變其原有的思想和態度的一連串的手法與過程,稱為「洗腦」。

其後我才瀏覽百度百科維基百科的介紹。百度這樣定義﹕

洗腦本質的含義是:用一切手段將符合自己利益的錯誤虛假的認識與思想去灌輸給他人。區分是否洗腦的關鍵不是灌輸這個過程,而是看灌輸的這種認識與思想是否符合事實真相和科學,灌輸的認識與思想不符合事實真相和科學則為洗腦。

洗腦的第一步總是要先讓人接受灌輸這個動作,然後才能給他人洗腦。很多灌輸都用崇高的目的作為偽裝從而欺騙人們接受這個灌輸動作然後才對人們逐步洗腦。所以抵制洗腦的關鍵是發現這個灌輸的動作並抵制這個動作或者讓灌輸者保證所灌輸的認識與思想必須絕對是符合事實和科學的並接受獨立協力廠商公證。

維基如是說﹕

洗腦,也稱「再教育」,是通過各種手段改變一個或一群人的信仰或行為,多用於政治,宗教以及商業。洗腦與宣傳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洗腦具有強制性,長期性和非對稱性(即阻止被遊說者接觸對立的消息)的特點。此詞含貶意。喻意把人們腦袋裡的記憶清空換入一些新的知識。最常見也最有效的洗腦為政治洗腦。洗腦的一特畸是要你承認之前的思想是錯誤的,必須改變。

另外,洗腦並不一定是一種痛苦的硬式過程,所使用的方法也可以按照洗腦的目的而大同小異。洗腦最容易發生在沒有主見的未成年人身上以及受教育程度較低的人群身上,受教育程度較高但缺乏主見的人也容易被洗腦。

《COBUILD 英漢雙解詞典》的解釋似乎較簡單直接﹕

If you brainwash someone, you force them to believe something, usually something false, by continually telling them or showing them evidence that it is true, and preventing them from about properly or considering other evidence.

更不兜圈的,可看Cambridge Dictionaries Online 的﹕

to make someone believe something by repeatedly telling them that it is true and preventing any other information from reaching them.

由些看來,要「洗腦」成功,必要對方願聽,還要經常聽,並將其他資訊隱藏甚而消滅。《一九八四》對此有細緻的描寫;是很嚇人的政治洗腦。

香港不是個輕易能將所有資訊隱藏或消滅的地方。或曰,學校刻意只向學生提供或講授諸如有偏頗的《中國模式》內容,只是幾歲人仔的小學生,能不乖乖或不知不覺間受洗?正如我提過,要向這些可戲謔為「小魔怪」的小孩「灌輸」得乖乖坐定定才是好學生的觀念已經不易,如何做個好孩子,天天講周周講月月講,要「壞」起來,才不管你之前說過什麼哩。稍長之後,更能自由接觸接收更多資訊,恐怕更難令他們只接受一種觀念而永不改變了。當然,維基提到「受教育程度較高但缺乏主見的人也容易被洗腦」,其實更堪玩味。(可聯想一下層壓式推銷的策略。)

有一天,香港要成為北韓般的鐵幕城市了,我才會憂慮。

至於說,用不少公帑編製出如《中國模式》般的「可能教材」,該不該討論。我認為應該。覺得這樣的手冊沒問題,可以;提出強烈不滿更無不可。惡搞地說,如此這般的一本小冊子,已扮演了「無間道」的角色,抖了出來,讓人多了一個思考的「實例」,就更不易「受洗」了。

洗腦,有咁易?

要不是最近出版了一份所謂《中國模式》的國情教學手冊,相信「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會在今年九月「順利」推行。這些天,「洗腦」之說又給炒得火熱。

這科這本手冊,我所知都甚少,暫時也無意細看。藉著傳媒的報道,以及一些電台節目和論壇意見交流,還是略知一二內容,更令我不期然要盡量迴避這些問題。我只想就自己有限的經驗,說說所謂「洗腦」這回事。

就憑這些有限的經驗和觀察,也不難得出一些可供參考的看法。先簡單說出我的結論,一如題目所言,要洗學生的腦,談何容易。

真有那麼容易,天天講,日日講,時時講,學生就「入腦」,完全「受洗」而相信教師的一套,當教師就舒服得很,大概沒有成績不好的學生,也不會有「不聽話」的學生,香港就只有「好學生」了。

香港不是個鐵幕城市,學校大概也不是一個個黑箱,學生都任由教師擺佈。不說別的,想學生安靜一點專心一點聽書,已經不易,很多時「睬你都傻」。單是「偏頗」地唱好教師自己唱好學校唱好香港,已經不易了,真以為小學生,就算只是一年級,就完全不知周遭發生了什麼事嗎?真要「騙」,能騙多久。

昨天提到由小到大都接受左派「洗腦教育」的屈穎妍,一場「六四事件」,即把「所有左派輸入的價值全部推倒」。陶傑何嘗不是自小就受那種「左傾」的思想教育,怎麼會變成今天的極度反左模樣,真的有如洗過了腦,「重新」做人。他們,都不是少數的一兩個例子而已。

教育局如何能給教師多些時間多點尊嚴放在真正的教學上,少受不必要的干擾,果能多用點「心」去教,就算再多幾份被評為偏頗的「手冊」,相信也不難「應付」,教出令家長令社會甚而令國家滿意的學生來。這個才是我們要多花點時間去探討的更實際問題。

(可參考陶傑如何看洗腦。)

洗腦

2012年7月15日《明報》A2

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洗腦」條如是說﹕

透過系統性的方法,對人進行密集性觀念灌輸,以改變其原有的思想和態度的一連串的手法與過程,稱為「洗腦」。

人畢竟是人,洗腦之說,我一直不以為然。就算讀過《一九八四》,我的想法依然沒變。

不如讀讀《明報》那篇專訪。寫得很不錯。受訪者屈穎妍的經歷,值得深思。

殖民時期的香港,有沒有「洗腦」教育?有些自命為知識分子,尤其自以為「浸過鹹水」的,似乎最有「受洗」的跡象。而且,不時在做上引《國語辭典》所述的工作。

說「洗腦」,我認為這個成語更堪玩味﹕人云亦云

洗腦

家中電腦已用了好些年,愈來愈慢是必然的事,但有時實在太慢,已至有點令人難以容忍,則有點心有不甘。知道要做點什麼,只是苦於不懂電腦,有如對著患有重病的人,也不知可以做些什麼。

想過給人整治一下,甚至重新將視窗安裝,並重組間隔,卻又嫌要將主機抬到修理店不無麻煩。最近更覺上網的速度慢得難以接受,有時甚至不時有半停頓的情況出現,令人氣短。幸好有人願意免費代為更換外置零件之餘,也做了一次全面檢查,先將全機瘦身,再將間隔大小重組,算是做了全面洗腦行動。

不懂就是不懂,原來積存了很多毫無用處的不明軟件,而且很多都是隱藏了的,我實在不知如何處理。給一下子清除之後,即發覺這些似乎在不經意間融匯進來的軟件,所佔空間可不少,這該也是拖慢了電腦運作的原因。再將間隔重組,就不怕稍為下載一點點東西,即有滿座的恐慌。

現在好了,不會一個空間大而無用,另一個則太小而令該存留的東西無處容身,完全失衡而隨時有失靈的可能。

過了好長一段慢吞吞的日子,重溫輕鬆漫步的網上日子,可能人也會精神爽利一點。希望如此。

思考.洗腦

我懶,又抄書。本來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也有「思考」的定義,我嫌過簡,用了百度百科的詳細解釋﹕

指針對某一個或多個對象進行分析、综合、推理、判斷等思維的活動。

分析、综合、推理、判斷,還有,喔,思維。原來思考是那麼複雜的事;實在毋須再加什麼「獨立」「批判」之類字眼了。

再抄《國語辭典》的幾個思考方式的簡單定義﹕

導向思考﹕面對問題尋求解決方法時的思考。因係受問題控制,而有方向性,故稱為「導向思考」。或稱為「邏輯思考」。

逆向思考﹕使用逆序邏輯去推理,即就事情結果追溯原因。如在數學上就答案去推論解析過程,在犯罪偵防上就刑案現場去追究發生的事實等都是運用逆向思考。

創造性思考﹕對問題之思考,不受固定方向與範圍的封限,能以變通、獨特、敏銳的方式,突破已知,妙悟新解。或稱為「擴散性思考」。

老實說,我頗討厭這種定義式的說法;不過,為了偷懶,而又方便說明,只好這樣抄下來。

再拋一本著名的小說,是,《一九八四》。這根本就是講「思考」的小說,「洗腦」的部分最令人怵目驚心。要極權統治,最有效的方法莫如所謂的「洗腦」。只是,人之為人,一大特點,就是懂得思考。懶得思考,聽到什麼信什麼,根本不知洗腦為何事。所以,令人喪失思考能力或懶於思考,就是最佳的洗腦方法。

香港在殖民時期,都愛說政府完全不提倡思考訓練這門上乘武功。不過,不提倡,似乎也沒有怎麼打壓,於是各自修練的人不少。

換了新天,行的,不少依然是殖民時期的教育方式,不提倡思考訓練即為其一。不過,強制填鴨式教育,更變本加厲。

看到好些討論,似乎都奇怪中小學都有所謂的「通識教育」,卻總覺缺了些什麼似的,其實就是「思考訓練」這門不可讓腦部偷懶而致腦退化的功夫。你一思考,腦就難洗了。看看《一九八四》,要洗一個愛思考者的腦,要動用多大的人力物力,以及,腦力,就知道教育局將「思考訓練」這秘方隱去的原因了。

不妨多說幾句。看看香港的大專教育史,就知道曾幾何時,香港中文大學仍是四年制時,第一年的基本科目中,就有類似「邏輯思考」的一科。就是後來改成三年制,仍有不少人慕名上一位明星教授的課。這位教授最為人知的,校內校外都愛教人好好思考。著書立說,還「巧立」了一個似也受人訕笑的名目,「思方學」也。曾有人說,中大的學生跟香港其他大專學生有點不同,可能跟這個有關。這完全是我的猜想,沒調查沒統計數據,作不得準。

餘下的一句話是,受教育署監管的中學甚或專上院校,課程都由教育局操控,大學就不完全獨立。但大學為了「生存」,獨立設計或廢除課程時,仍會按時世多方考量的。這個,我所知有限,不多談了。